申请VIP会员
加入收藏
首    页 | 象棋博客 | 象棋谱库 | 象棋视频 | 在线直播 | 网络赛场 | 象棋规则 | 象棋论坛
用户名:
密  码:
记住我的密码
  
公告:  
  • 棋坛快讯
  • 棋界动态
  • 赛制棋规
  • 棋人棋事
  • 棋诗棋文
  • 象棋史话
  • 象棋资料
  • 大师档案
  • 最新棋谱
  • 对局评注
  • 象棋讲座
  • 开局战略
  • 中局攻防
  • 残局决战
  • 排局欣赏
  • 百家争鸣
  • 网友评论
  • 论坛新贴
  论坛搜索: 我要投稿
 网络对弈
 在线对弈客户端安装程序
在线对弈 v3.20版
7978KB  
安装帮助 手机测试版
浣溪
  日期: 2014-8-3 17:19:00   到底部 回复  [关闭]

爱心传递,为白血病男童撑起一片天
楼主
 

 

‭   18岁时,田世伟的梦想是考上大学,走出大山;28岁时,残酷的命运击碎了所有的美好——让儿子好好活着,成了他最大的梦想。对于妻子张琼来说,孩子是命,丈夫是天;只要命还在,天没塌,生活就有希望。

                   
              爱心传递,为白血病男童撑起一片天

    天塌了。当儿子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高危”的诊断书摆在眼前时,这对八零后小夫妻的世界被摧毁了。田世伟,这个从深山土家村寨走出来的唯一的大学生,在妻子眼中聪慧、勤勉、无所不能的好丈夫,也瞬间崩溃了——高额的医疗费如一记重锤,在他还没来得及向命运单挑时就已经败下阵来。放弃还是坚持,这是个不需要思索的问题。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拯救孩子的生命,是他们坚定的选择。
‭ 

                          半碗饭‭ ‬一生缘

   7月18日中午,河北省三河市燕郊的一家川菜馆‭。
   即使是很浅的一小碗米饭,张琼也吃不了。不过,这半碗粮食不会被浪费,丈夫田世伟非常娴熟地端起妻子的小碗,把米饭拨到自己的大腕里,就着尖椒豆腐皮,三口两口地吃光了。这个习惯,是从两人刚开始认识时养成的,如今6年过去了,虽然生活有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变故,但是这对小夫妻之间的默契,依然如故‭。
  说起两个人相爱的故事,还就是从饭开始的‭。
  田世伟是土家族人,自小生活在湖北省恩施巴东县龙门头村,村子在大山的深处,穷困而偏远,1997香港回归那年才通电,今年才把木头电线杆换成水泥的‭;‬至今还没有通公路。这里的村民,大多像田世伟的父母一样,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田世伟上面有三个姐姐,除了父亲之外,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所以,他自小就必须干很多体力活。印象最深的是扛沙包:‭“‬那年我还不到10岁哦,扛一趟沙包挣一角钱,要走好远哦‭……”‬田世伟的普通话依然带着点家乡的味道,说起自己的童年,尤其是说到‭“‬好远‭”‬的‭“‬好‭”‬时,拉着长音,眉毛上扬,完全没有‭“‬痛说革命家史‭”或“‬往事不堪回首‭”‬的伤感,反而语气中充满了少年英雄般的自豪‭。
  
  “因为我干活重嘛,所以从小吃的就多。后来考上大学,参加了工作,在公路工程中作监理,每天在工地上吃的是盒饭,一盒根本就不够吃。那时她是工地上的原料检验员,和现在一样瘦小,也就80多斤。我们在工作中认识后,她发现我吃的多,就每次打饭后,先把自己的盒饭拨给我一半。哦,那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孩真好‭。‬”
     张琼是湖北荆州人,毕业于湖南理工学院,是家中的独生女。即使是今天,生育了儿子,历经生活的磨难,整日素面朝天,也依然能看出她的清秀美丽。当年看上穷小子田世伟,主要是因为他‭“‬人好‭”‬。
  “知道他家穷,但没想到那么穷‭。‬”张琼说。第一次到田世伟家,尽管有思想准备,她还是被吓到了。后来她曾跟丈夫开玩笑说:‭“‬你们家那个地方,假如拐骗个女孩子到那里,想跑都跑不了,太偏远了‭……”‬至今,那里的人出远门还必须靠搭乘路过的货车‭。
   在张琼眼里,田世伟除了穷,哪儿都好,如果按照现在时髦的说法,是标准的‭“‬暖男‭”‬:不仅外表阳光俊朗,还特别善解人意,买菜做饭,家里家外,都是田世伟忙活,根本不用张琼操心。而在同事们眼中,他们更是令人艳羡的‭“‬郎才女貌‭”‬、“神仙眷侣‭”‬。

   工程是流动的,从广东深圳,到新疆哈密,这对年轻的小夫妻几乎形影不离‭。‬“一周最少打四次篮球,下班没事时我就骑上小摩托带着她四处兜风玩耍,晚上和同事们一起打牌下棋‭……‬哈密的西瓜好好吃哦,比哈密瓜还好吃很多,还特别便宜,当地的人经常一麻袋一麻袋地送到工地上,所以虽然当时的生活环境简陋,但是我们两个人能天天在一起,真的好开心好幸福哦‭。‬”田世伟说着,眼睛不时瞄一眼妻子,对往昔的时光很有些留恋和神往‭。
   “假如孩子没病,我们该是多么好的一家人啊‭!”‬张琼幽幽地接了一句,眼中忽然闪现出莹莹的泪光‭。

                        祸从天降‭ ‬白血病让全家陷入绝境

‭     因为田世伟的老家实在偏远简陋,他们的新家就安在了张琼的老家荆州。婚后不久就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取名“田峥嵘”。
  “‭峥嵘小的时候特别聪明漂亮。他一直向往学校,但因身体羸弱,直到去年9月才报读幼儿园。虽然是‬直接上的大班,但他一去就能跟上老师的课,20以内的加减法,都可以心算。虽然身体差,却聪明伶俐,自己能做的事情,都会抢着去做,无论亲友,还是幼儿园的老师、同学,都特别喜欢他‭。‬”说起儿子,田世伟一脸的骄傲。
    因为他们夫妻俩都在外地工作,孩子从小就留在荆州由外婆看管‭。‬2013年年底,张琼正在广东的某工地上,突然接到母亲的急电:孩子高烧不退,万分危急,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两口子心急如焚,请了假连夜赶回荆州老家。从此,小峥嵘开始了与病魔的艰难搏斗,这对幸福的小夫妻也不得不开始面对残酷命运的挑战‭。
    2014年1月17日小峥嵘住进了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2天因病情严重转院至荆州市儿童医院治疗,检查确诊为‭“‬川崎病‭”‬ (一种无菌性的全身性血管疾病‭)‬,并因病情加重于2014年1月24日转至湖北武汉同济医院治疗,治疗过程中因孩子一直贫血,他们多次问过专家教授,都确诊为‭“‬川崎病‭”‬,充了2次丙球病情得不到控制,后有充了3天激素药物,吃了12天口服激素药,病情才有所好转;至2014年1月12日准备出院,但因一直贫血,武汉同济医院肾病心脏免疫科室教授胡秀芬要求给小孩做一个胸前穿刺手术,检查结果确诊为‭“‬粒细胞减少症‭”‬,后经武汉同济医院血液科教授胡芳要求转至血液科进行大脊髓骨穿手术,当天因贫血严重,医生要求当天输血后观察24小时后出院等待检查结果通知,经过24小时忐忑不安、不眠不休的煎熬,他们终于等来了检查结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2型‭”‬!
   两人当时就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于靠工薪吃饭,还要资助双方老人的年轻夫妇来说,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灭顶之灾‭!
    从开始到出院治疗费已经花了6万4千元,医院要求立即住院化疗,因没有足够的钱,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到广东肇庆莲花镇上班。项目部的同事们为他们展开了援助捐款活动,2014年2月22日当天就筹得善款8950元,加之东拼西凑及同学、老乡及社会上好心人士捐助的25000元,他们于2014年2月24日带孩子在广州南方医院治疗,并进一步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高危,急需化疗后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可是高额的医疗费从哪里来?自从小峥嵘确诊白血病以来,他们没有一天睡好觉,千方百计筹集资金。家里的老人也是多方奔走,盼着能多凑点钱,争取不错过最佳的化疗时机‭。特别是当他们听‬权威专家说,这种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并不是绝症,尤其小孩子正处在骨骼发育中,只要及时进行化疗和骨髓移植,完全可以达到临床上的治愈。于是千方百计、不顾一切地凑钱,成了一家人每天的主要任务,但离几十万的治疗费用相比,他们能凑到的也只是杯水车薪。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借的人都借了,面临着依然巨大的医疗缺口,全家人再也无计可施了。

 

                    ‭网络SOS:救救孩子!                      
‭   
  
    今年3月份以来,各大网站的论坛、微博、微信、各种QQ群中,大密度地出现了一则求助信息:一个叫田峥嵘的5岁男孩,患了白血病,医生说只要坚持治疗,痊愈的希望非常大,但孩子的父母无法筹集到巨额的医药费和治疗费,于是他们在网上呼吁:救救孩子‭!
   起初并没什么反响,甚至他们被一些群主当成是骗子直接拉黑踢出。网友的评论也是五花八门,质疑大于同情。但是这对年轻的父母依然执拗地、不分白天晚上地大量发帖,言辞恳切地寻求帮助。虽然附上了医院的诊断证明、身份证明及单位证明,但是相信他们,愿意伸出援手的人依然寥寥‭——‬也许是如今人们见识的各种求救信息太多了,尤其是网上更是鱼龙混杂;也许是他们最初的求助过于理性,而没有像其他不幸的人那样悲痛欲绝、声泪俱下,没有像街边的乞讨者一样卑躬屈膝,没有尊严,所以给人一种‭“‬有枣没枣三杆子‭”‬、“愿者上钩‭”‬的猜疑。可是渐渐地,就开始有人到医院去核实真伪,陆续有人到家中看望‭……‬起初的捐助像角落里的蛛网,悄然开始,无声地蔓延,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很多人在网上和自己的QQ群里帮助传递小峥嵘的信息,各方爱心人士也纷纷伸出援手,还有人精心设计了帮助小峥嵘的倡议书。
     靠着广东同事、同学、老乡和网友们的帮助,从3月到6月,他们就筹得了20多万元的捐款,这样保证了小峥嵘在南方医院的治疗,并幸运地配型成功。今年7月,他们经人推荐来到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的道培医院准备进行骨髓移植。这是一家著名的诊断和治疗血液系统疾病及恶性肿瘤的专科医院。据这里的专家反复认真的会诊,又确定了新的救治方案,就是不进行骨髓移植,而是采取持续化疗的方法,也是可以的。正为手术费和排斥费而担心的田世伟夫妇选择了这种保守而省钱的治疗方案‭。
   他们从广州来到河北治疗后,得到了燕郊当地‭“‬爱心妈妈团‭”‬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的帮助,有无数的人在自己的QQ群或微信中转发救助小峥嵘的倡议,仅在河北的半个月就收到捐款7万余元,加上之前的几个月,目前他们获得的捐助金额达到了近40万元‭。
   “我们好感动,河北人特别是燕郊人对我们太好了‭!‬我们不顾一切地在网上大量发帖,寻求帮助,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因为这可能是孩子活下去的最后希望了‭。‬”张琼说。

  7月18日下午,记者在道培医院见到了小峥嵘。他比照片上的样子更漂亮、更可爱,大大的眼睛,虎头虎脑的,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只是脸色有点苍白。小家伙在床上不停地翻腾着,柔软的小腿轻轻一甩就到了脖子后面。他旁若无人地玩着,对于生人的造访和问候显然已经习惯了。一会儿护士拿着针管过来,往他胳膊里注入化疗的药物,他安安静静一声不吭地配合着,与穿刺等撕心裂肺的疼痛相比,这个流程对于他来说,显的太轻松了‭。
  “他平时什么都不说,但其实心里什么都知道。在来河北的路上,孩子忽然问:妈妈,他们能治好我吗‭?当时‬我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他只是个5岁的孩子呀,却已经看到了死亡的阴影。孩子越是懂事,我们越是心碎。我们也曾给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寄过资料,但答复是:这种事太多了,我们帮不过来。人家说的也有道理,但对于我们来说,孩子就是唯一,就是全部啊‭!”

                 

                    只要去走,就会有路
 
   “各位爱心人士,您们好,我叫张琼。这几个月,仿佛过得很漫长,在天昏地暗中度过。每次看着别的孩子在跑,在玩耍,在笑,都会想起峥嵘,在无限美丽的童年中却只能在医院里度过,反复的打针,吃药,输血,穿刺成为了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他也许还不太明白,还不太懂。可是现实是那么的残酷,他没有生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而且父母为了生存,让他成了留守儿童。这几年在外面漂泊,在心里永存的是对他的愧疚。每次想到这里我眼泪就会哗啦啦的往下流。搞不明白人为什么活着,活着要承受那么多的悲痛。每次看见那双天真的眼睛和无邪的笑容,还有时跟我讲:‭‘‬妈妈你别哭,慢慢的治就会好‭’‬。虽然很痛楚,却是一份慰藉。是啊,我们还年轻,得坚强些,撑起他的蓝天。更何况,白血病不是绝症。现在的最佳治疗时期就是这一年,挺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这几个月来,经济已经入不敷出了,凭我们自己的能力,已经无力在承担巨额看病的费用了,搞不懂白血病为什么没有纳入国家救助的大病里,那么多无助的人,还有那么多可怜的孩子。怎么办呢?我要救我的孩子,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啊……于是每天晚上我成了散播小广告的妈妈,只是我的广告带着一个孩子生命的希望‭。‬ 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向社会发出求助。希望您们这些好心人,能资助我鼓励我,让我从死神那里把峥嵘抢回来,我爱他,我们这个家不能没有他,我在此叩谢大家了‭。‬”
    这是一封张琼的求助信。,
   这个外表柔弱、平时说话永远和风细雨的年轻母亲,被命运裹挟着不得不变得胆大而坚强。她每天在网络上更新微博,在各个可能被关注的网站发求助信息,微信,QQ,同行群,同乡群,公益群,微公益,可以尝试的都尝试了,甚至“工程试验检测群”这样的业务讨论群,她也发了。知道希望渺茫,但她依然每天如故,因为如果什么不做,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工程检测群”的群主叫“二刚”,是个工程师。7月22日记者在网上采访了这位被张琼称为“大师哥”的群主。据“二刚”讲,那天张琼忽然在群里发了这样的求助信,大家都认为是骗子——这里又不是慈善机构。“二刚”开始也不信,因为毕竟现在骗子实在是太多了。后来,他尝试着往张琼的单位打了电话,核实了信息,才开始动员群里的人帮助他。
  虽然有人质疑这种在网上狂轰滥炸式的求助方式,但实际上,这对不幸的夫妻从没有中止过通过官方和正规慈善机构寻求帮助的努力,只是收效甚微。他们曾下载了二十多页的各种慈善机构和爱心救助组织及各种公益基金的资料,四处发放申请,比如有一项专门针对白血病患儿的基金,但是要排队申请,拿到那几万元的补贴,要等一年以后了,而孩子的病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恶化,会非常危险。他们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加入到了救助小峥嵘的队伍。虽然还有缺口,但已经募集到的资金已经让这对年轻的夫妇长出了一口气:起码孩子目前可以得到及时的治疗了,至于以后持续不断的高昂费用,再想办法吧。在张琼的家里,记者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小本子,上面详细记录了捐款者的姓名、时间、数额,在这些数据的最前面,有这样一行字:‭“‬只要去走,就会有路‭。‬”
   目睹孩子一次次治疗的痛苦,面对未来无法预见的庞大开支,已经辞去工作全身心照顾孩子的田世伟夫妇也有过非常沮丧和失落的时候,但是从未想到过放弃‭。
  “曾经有人劝过我,说不然就算了,你们这么年轻,再生一个嘛。可是,怎么可以‭!‬孩子还有救,只是钱的问题,如果我们就这样把他放弃了,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田世伟说,他从小就是个特别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因为不想像父辈们一样土里刨食,靠天吃饭,不想一辈子蜷缩在大山深处,连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都不知道,所以他才定下宏愿:考上大学,走出大山,成就一番事业‭!‬他如愿以偿了,从西南交通大学毕业后,他又找到满意的工作,当然,最令他感到满意和自豪的是,娶了张琼这样秀外慧中的好女人‭。
   如今,他立下了一个对他来说更加重要和伟大的理想:让孩子好好地活下去‭!
   他说,人生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有时没有别的办法,面对它,努力寻求解决的办法,也许是唯一的出路。他至今仍念念不忘勤劳的父亲:当年家里穷,为了供他上学,父亲既是村里的兽医,又兼着屠夫的职能‭——‬每年春节前,父亲要帮别人杀200头猪,这样就能挣到2000元钱。他讲这番话时,亦是充满了自豪,在他眼里,掌握着牲畜生杀大权的父亲就是当地的能人、强者,因为他用自己的方式找到了解决困难的办法。也许是骨子里渗透着土家父亲的勤劳、毅力和顽强,这个年轻人在人生的灾难面前才会显示出如此的冷静和智慧。除了在网上呼救,积极筹备治疗费用,家里的生活开支亦是节俭之至:田世伟那头看起来还蛮时尚的头发造型,亦是出自老婆大人的手笔;为了照顾孩子,张琼的母亲也从老家来到燕郊,孩子在住院期间,他们每天的饭菜都是自己在家做好,带到医院,从不在医院买,亦是为了省钱。如今的田世伟,这个当年土家村寨唯一走出来的大学生,对未来没有更高的规划,救活儿子,就是他今生最大的梦想‭。
  田世伟对记者感慨:通过孩子的病,他对于生死有了新的认识‭;‬通过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他的心灵亦受到感染和洗涤。因为经历了苦痛和无助,才更加知道雪中送炭的珍贵。为了感恩,为了以实际行动回报社会,田世伟夫妇及他们两家共13名亲属签署了死后捐献器官的协议‭。‬他们说,以后亦会积极参与各种公益活动,尽力去帮助别人,回馈社会,因为帮助别人其实就是帮助自己‭。
‭   他说,如果孩子治好了,他想回到老家恩施,不仅因为那里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还因为那里闭塞和落后,他们这些文化人也许还有用武之地。
 
  ‭“有信心吗?”记者问。
   田世伟用力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微笑而坚定地说:‭“‬有‭!”
‭  话音未落,旁边的张琼已是泪流满面。(记者张杰  李静  高宏然)
 
‭  
‭      来源: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cri)河北频道




最前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最末页  /0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管理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中国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50018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