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石家庄-邱广的博客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12月18日
棋技:马路高手
职业:文化/娱乐/体育
现居:河北
家乡:吉林
    人生如棋.错走一步,回头已晚.
  个人资料

用户:石家庄-邱广
网名积分:2300
实名积分:167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229842
关注粉丝:8
  好友
暂无好友
  正文
青州棋坛60年(上部) 2014-5-25 17:12:00 类别:杂谈

由于酷爱象棋的原因,常在网上寻找一些关于象棋的文章观赏,好不容易在一个不出名的论坛里找到这篇写象棋志如此精彩的文章,现咯血推荐并整理给和我一样喜欢象棋的朋友们,但愿你也喜欢,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但写真情并实话、任他褒贬与点评 

      青州棋坛60年(1948年—2008年)

                (上部)       

 诗曰:
              棋国沧桑六十年,
             车尘马迹起烽烟。
             收拾散珠聊夸玉,
             轶闻旧事著新篇。
    一·霸王三杰  
    1948年,岁属戊子,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展开全面反攻,5月昌潍大捷,9月攻克济南.作为华东局暨山东省政府驻地的青州,迎来了新时代的曙光,青州棋坛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解放之初,马储珍是青州棋坛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马储珍,原名马忠保,回族,城里人。先经商,后从政,是益都县工商联的首任会长,曾任益都县副县长多年,后升调省民委工作。在马储珍的倡导、支持下,当时的一大批棋手聚集到工商联会馆,象棋活动十分活跃。北关崔锡三、城里赵民祥在众多棋手中脱颖而出,与马储珍一起,并称“霸王三杰”。三人鼎足而立,雄视青州棋坛,鲜有人能与之抗衡。
    1959年9月,为庆祝建国十周年,潍坊举办象棋比赛,青州派出赵民祥、张兴奎两员战将参赛,这是青州棋手第一次参加潍坊棋赛。比赛中赵民祥沉着冷静,表现出色,先手采用转角马,如有机会则穿宫而出;后手则以左马盘河应对中炮过河车,防守反击,力争主动.以不变应万变,力战各路高手,最终取得这次棋赛的第三名。
    张兴奎(1912—2004),回族,东关人,论棋艺比三杰并不逊色,尤擅衔头混战,落子迅速,妙手迭出,可力敌数人而愈战愈勇。但初次参加正式比赛,暴露出走子随手的弱点,成绩不够理想。
    赵民祥(1913—1994),回族,城里人,年轻时就读于山东第四师范,有较深的文化根底,这在老棋手中并不多见。赵民祥在三杰中最年轻,也最为能征善战,他初次参赛就名列三甲,并非偶然,其棋艺活动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
    正是:
               转角穿宫马如龙,
               勒缰河口势亦雄。
               十年磨剑今初试,
               一举博得探花名。
    二·于长顺力压三杰
    正当“霸王三杰”声誉鹊起之时,于长顺从济南归来,打破了三杰的一统天下。于长顺(1908—1970),北关人,年轻时飘泊江湖痴迷象棋,曾得到徐词海、崔方琴等名手的点拨,棋艺大进。五十年代末,年已半百的于长顺,忽生思乡之念,于是落叶归根回到青州。同居北关的崔锡三便成了他首当其冲的对手。崔锡三既为三杰之一,绝非泛泛之辈,解放前在铁路供职多年,曾任张店车务段段长。因其才能出众,曾被当局派往东北管理铁路运输。他的棋艺也是在四海飘泊中练成的。而今与于长顺几番交战,却是连战连败显处下风。
    于长顺的先手棋是用两炮一马强抢中卒,在中路展开强大攻势,力争快速突破;后手棋则采用单提马,以逸待劳,先守后攻.布局虽然简单,但中残功力深厚,能以微弱的优势,置对手于万劫不复之地。于长顺大胜崔锡三后,赵民祥、周文江、张兴奎闻讯而来,或轮番上阵,或联手对敌,均败在于长顺手下。当时还有卖泥人的李胜田、干搬运的丁胜仁二人均善用过宫炮,也都不是于长顺的对手。北关另一棋手陈国升以及在火车站摆棋摊的窦魁华,更比于长顺年轻十几岁,还有更年轻些的城里蒋文亭,虽各有所长,但与于长顺相比棋艺难以相提并论。
    在工商联举办的象棋比赛中,于长顺力压群雄,独占魁首,使三杰的霸气荡然无存,也使后起的年轻棋手有了可学之师。赵民祥等老将暂时受挫,意有未服,反而以更大的热情钻研棋艺,以图再度争锋。对青州棋坛整体水平的提升,于长顺功不可没。
     正是:
                   霸王三杰方坐定,
                   山外有山出奇兵。
                   犹如当年虎牢战,
                   于郎一击皆成空。

三、陈天才初访青州
     1961年10月,应李同顺之邀,陈天才第一次来访青州。陈天才(1909—1990),潍坊人,少时师从“山东棋圣”邵次明学棋,成名后以“山东棋痴”自嘲,素有"闪电手"之称,在潍坊乃至山东棋坛,是颇有影响的重要人物。他前后多次访青,给青州棋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当赵民祥、张兴奎出战1959年潍坊棋赛时,并未遭遇陈天才,原来陈做为山东棋手代表,赴京参加第一届全运会去了.陈在比赛中战和了炙手可热的国手杨官璘、孟立国,名噪一时,并应邀出席了人民大会堂的国庆宴会。有此殊遇,陈自然欣喜异常,赴宴请柬他一直珍藏。北京归来,陈天才详细询问了潍坊棋赛的战况,对善用转角马的赵民祥有所耳闻。兼有于长顺曾登门搦战,胜了陈一局,使陈天才萌生了访青较艺的念头.恰在此时接到李同顺的邀请,正中下怀,欣然应邀。
    首战于长顺,陈天才从容自如,弈来得心应手。于长顺慑于陈的威名,先后手均用单提马应对,难以抵挡陈的攻势,连败两局,遂起座不再续弈。陈次战赵民祥却并不轻松,陈虽是有备而来,但首局即被赵民祥的转角马冲得七零八落,左支右绌,中局呈现败势。陈惊出了一身冷汗,节节防守,顽强抵抗,也是赵民祥大优之下,出手稍缓,被陈侥幸逼和。事后,陈曾对一旁观战的李同顺戏曰:“首局幸免一败,真比拣得一百元钱还要幸运!”此后,赵民祥的转角马再也难以发威,被陈连胜数局。陈天才也善用马,摆出的是堂堂之阵屏风马,比之于长顺的单提马和赵民祥的转角马,要胜出一筹。
    李同顺时年22岁,谦恭好学、酷爱象棋,1960年就参加了广州棋艺社的象棋函授班。这次借陈天才访青之机,朝夕请教.陈天才棋艺精湛,堪为师表,对李是倾心相教,使得李同顺眼界大开,棋艺精进,很快便跻身青州高手之列。
     正是:
                   一访青州眼界开,
                   新朋老友喜心怀。
                   莫笑棋痴布衣客,
                   曾赴国宴展奇才。
   
 四·文化宫首演象棋大赛
    1964年,益都县工会文体干事、工人文化宫负责人张华安大力提倡象棋,组织举办了首次正式棋赛。参加比赛的有30多人,众多好手悉数登场,场面十分热烈,是当时规模较大的一次棋赛。比赛先分组进行两盘分先制循环赛,选出12人再进行决赛。决赛时仍采用循环赛,但把两盘分先制改为三盘猜先制,这一改动引起棋手郭克三的不满,并为此退出决赛,使得首次象棋大赛成功之中稍显不足。经过激烈的角逐,结果如下:
    1、周文海   2、李锡田  3、于长顺   4、李同顺    5、赵民祥  6、张忠超
    从名次排列中可以看出,老将于长顺由于种种原因已略显疲态,当年力压群雄,横扫千军之威风已不复存在。周文海、李锡田开始成为棋坛领头羊。而年轻棋手李同顺能占有一席之地,也很好的说明虚心使人进步。
    1965年,文化宫又举办了象棋擂台赛,擂台共设六道雄关,由64年大赛的前六名分兵把守,周文海任主将。结果是兵不血刃,守擂成功。在此期间,乡村的象棋活动也很活跃,涌现出一些象棋高手,如黄楼的王春山、谭坊的张继信、张孟的房德亭、朱良的刘世禹等。
    周文海(1930——1993),北关人,早年走街串巷做小生意,后进电石厂做了一名工人。其家与于长顺、崔锡三相邻,学棋自有便利。周上学不多,但天资聪慧,学能专心。他曾精研《梅花谱》,善用屏风马,其防守固若金汤,颠扑难破。棋艺之外,才艺多多。学京剧,自拉自唱,倒也字正腔圆;练书法,中规中矩,也算悦目赏心。玩花鸟鱼虫,自有技巧;习望闻问切,也有所长。遗憾的是,周文海生性内向,封闭自我,由来知兵非好战,身有绝技不争强,设若一心向棋,其造诣实难限量。
    更为遗憾的是,随之而来的文革使乍露春光的青州棋坛,又面临着雨雪冰霜。象棋比赛被禁止,有些棋手受到冲击。但是,已存在几百年的象棋不会消亡,而转向民间大舞台,演绎出一幕幕喜剧、悲剧、闹剧……
    正是:
                     书画琴棋皆有方,
                     屏风双马威名扬。
                     弈林首演群英会,
                     蟾宫折桂是周郎。
    
五·密电码闹剧
    十年动乱之初,象棋被视为四旧遭到横扫,昔日叱咤风云的棋手纷纷销声匿迹、潜影藏形。偶尔棋友相聚,技痒难捱,也只能关门闭户,悄然而弈。然而偏偏有不合时宜之人,要在这棋坛凋零之时,来一场桔梅盛会,此人是谁?郑母孙光武是也!
    孙光武(1929——1989),东郑村人,他本是小学教员,授课之余,兼好象棋。只因好说真话,便被冠以右派,剥夺教职,下放务农。遭此打击,孙光武对象棋的痴迷不减反增,与黄楼王春山不断对弈,棋艺得以提高,也曾多次到潍坊,当面向陈天才求教。
    1967年5月,文革之风已波及农村。这时孙光武突然心血来潮,棋兴大发,把陈天才请到家中,彻夜奋战。又邀棋中知已,清晨即来,夜深而归。只见两人纹枰对座,众人做壁上之观。时而默然相对,半晌无语;时而复盘论棋,言笑声喧。种种迹象,在红卫兵眼中十分可疑,遂在其门前屋后,暗布岗哨,隔窗窃听,并对出入之人跟踪盘查。孙光武此时还沉缅于楚河汉界之中,经旁人点破,才知大事不好。次日凌晨,匆匆将陈天才送往青州火车站,转道回潍。天明,红卫兵不见孙的踪影,遂对其家进行搜查,搜得油印本《自出洞来无敌手》棋谱一册,这是陈天才送给孙的见面礼,书前还有陈天才的按语,略云此谱乃崂山道人所留,由顾尔协先传之王尚纯,再传之邵次明,后传到陈天才手中,云云。红卫兵不识棋谱,认定这是敌特联络用的密电码,如获至宝。一面限制孙光武的自由,一面向上司汇报,邀功请赏。历经月余,这场闹剧才告收场。红卫兵落了个贻笑大方,而孙光武也是哭笑不得,虚惊了一场。
    正是:
                   发现敌特密电码,
                   揪住头发狠狠打!
                   打完才知揪不住,
                   却是秃头无发抓。 
    
六· 战表喜剧
    1969年初夏,第二招待所大门外,众多路人驻足围观,只见一张战表赫然贴于墙上,红纸黑字分外醒目,上书:“青岛象棋大王洪再林挟技来益,未逢对手,恭请广大象棋爱好者前来招待所西院36号房,以棋会友。”此文一出,惊动全城。老将周文江急忙从东关跑到北关,找于长顺打探消息。这洪再林是何方神圣?有何神通?于长顺虽说是久闯江湖,却也未曾耳闻。众棋友齐聚周文海家中,议论此事。有人提议李锡田迎战,有人主张赵民祥出征,也有人力劝周文海亲自出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周文海倒很沉稳,只说稍安勿躁。不一会只见李学惠、郭克三满面春风而来,报说已经力战三局,打败了洪再林,得胜而回。周文江似信非信,也赶去招待所去会洪再林,才知李、郭二人所言不虚。
    原来洪再林是青岛知青,曾得过少年棋赛的冠军,随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青州,因当时棋赛被禁,耳目闭塞,无缘得识象棋高手。不知青州乃人杰地灵,卧虎藏龙之处,这才闹出一场张榜设擂的小喜剧。洪再林与青州棋手不打不相识,自此朝夕相处,互相切磋,棋艺渐趋成熟,日后成了青州棋坛的一员名将。
    正是:
                 忽闻街头传檄文,
                 惊得满城乱纷纷。
                 主将未抵黄龙府,
                 先锋已回凯旋门。 
    
七·康继安含悲葬老于
    古青州繁华之地北关,商业兴隆,店铺林立,也出了不少象棋高手,如于长顺·崔锡三·周文海俱是一代豪强。说到北关棋手,不能不提到康继安。康继安(1935——1997),不仅是棋迷,又是京剧票友,当年京剧大师方荣翔每来青州演出,都会赠票请他看戏,青州的票友们也总会备酌设宴,与方荣翔把酒言欢。
    于长顺从济南归来定居北关时,正逢生活困难时期,于孑然一身,无儿无女,仅靠政府每月8元钱的救济,生活自是捉襟见肘,难以为继。无奈在北关十字路口卖红薯,烤炉旁摆设棋摊,但有棋客,来者不拒,经常是棋战正酣,红薯已经烤糊。
    康继安和于长顺以棋相识,日久渐成知音,只因这于长顺虽然落魄潦倒,也算不得儒雅斯文,却是博古通今,洞明世事之人。街头说书艺人偶尔离席,于接手便说,不论是七侠五义,还是水浒三国,说来头头是道,娓娓动听,比职业说书人毫不逊色。康继安既是票友,精通戏文,聊起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二人常于茶余饭后彻夜长谈,真是同声相求,同气相应,颇似古时伯牙、子期,高山流水,引为知音。康继安为人豪爽义气,对于长顺多有照应。于有时说到当年在济南警署任职,也曾风光一时,既可结交棋界名流,也能庇护江湖棋客.然今非昔比,真是人生如戏,难言悲欢。
   于长顺晚年患病,生命已到了油尽灯枯之时,众棋友皆去看望。康继安更是尽心尽力,给予照料。于长顺将其后事尽托于康继安。举目而望,家徒四壁,唯有棋具一副,聊做留念。康继安依其所愿,将于长顺葬于事先选好的墓地。于长顺孤寂之身终有所归,泉下有知,也当心慰。
    正是:
                    晚景凄凉叹老于,
                    犹有当年繁华时。
                    人生百岁如梦渺,
                    身后唯余一局棋。

八·陈天才再访青州
    1976年,文革之后拨乱反正,解除了对象棋的禁锢,广大棋迷兴高采烈,重返棋坛。这其中李学惠尤为活跃,在他的积极活动下,陈天才再次造访青州。李学惠,时年40岁,曾在海军舰艇服役,退役后在571仓库工作。性豪放,喜结交,好饮酒,不拘小节。品评棋人棋事,虽出言刻薄,却也能一语中的。其家居城里,住房宽敞,院深树高,一时成为棋友聚集之地,青州名手无不涉足其间。当时周文海、李锡田共执棋坛牛耳,周擅长屏风马,李喜用当头炮,二人常在李学惠家中马炮争雄,适成对手。城里棋手卜庆科、王道荣、高振中、李家岚、曹凯元都是李家常客。
    此时潍坊体委也把文革中受到冲击的陈天才请回体育场,辟一棋室,担任专职象棋教练,并已带起了一批青年好手如徐宝光、王成义、丁本寿等。陈天才领导棋坛,誉满齐鲁。青州棋友对陈天才十分仰慕,或可说是十分崇拜。唯周文海不以为然。原来文革之初孙光武送陈天才匆匆转移之时,曾在青州略事逗留,在李锡田家中与周对弈三局,因陈天才归心似箭,状态全无,二人打成平手。在此前后,临淄李冠一也是青州棋坛的座上常客。李是乡村棋手,颇有江湖棋风,但为人朴实无华,在青州口碑甚好。李后手棋不走常见的屏风马或顺炮,常常采用研究有素的鸳鸯炮,龟背炮局,剑走偏锋,屡试不爽。周文海对李冠一的偏锋炮很不适应,多次失利,故认为陈天才的棋艺不在李冠一之上。李同顺则断言李冠一不是陈天才的对手,言下之意,周文海也不是陈的对手。李学惠、郭厚明等一帮象棋发烧友,意欲促陈、周、李三角大战,一睹庐山真面目。当年8月,向陈天才、李冠一同时发出邀请,二人慨然应约,来李学惠家中展开车轮大战。
    陈天才虽已66岁高龄,但精力旺盛,又心无旁骛,棋艺得以尽情发挥,剑锋所指,无人能挡,李冠一虽竭力相争,无奈技不如人,四局战罢,已是丢盔弃甲,溃不成军。青州诸将除熙田混战之中幸胜一局,也是屡战不胜。周文海何等明智,旁观数场,自知不是对手,鼓勇一战,虽使尽浑身解数,极力周旋,终难免一败。众人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对陈天才的精湛技艺无不叹服。陈还透露文革期间中止的象棋比赛将要恢复,计划中的潍坊市第十届运动会上,已把象棋列为正式项目,嘱青州棋友认真备战,争创佳绩,对青州棋坛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正是:
                       山外青山楼外楼,
                       不识庐山属几流?
                       殷勤寄语心切切,
                       应有传人起青州。
    
九· 三出祁山
    
     1979年3月,潍坊市第十届运动会恢复了象棋项目。接到参赛通知,县体委颇费踌蹰。因有十余年未组织象棋比赛,棋坛冷落,棋手飘零,老将状态如何?新秀水平几许?实在心中无数,斟酌再三,决定按1964年大赛的名次组队。但是周文海坚辞不出,于长顺已然过世,最后由当年亚军李锡田和获四、五名的李同顺、赵民祥组成青州队出征。此时赵民祥年过花甲,早已满头白发,昔日小将李同顺也已年届不惑,两鬓染霜。比赛先分组预赛,李同顺、赵民祥均在各自小组顺利出线,唯李锡田在关键之战中,当对方开车捉炮时本想顺势相三进五组成担子炮,攻守两利,无意中先摸到了右士,只得士四进五,让对方白吃一炮,致使局势难以收拾。痛失一局不说,情绪也大受影响,惨遭淘汰无缘决赛。决赛中老将赵民祥的转角马仍有相当杀伤力,战胜了本届冠军李福中和青年好手徐宝光,获得第七,李同顺发挥稳定,获得第八。
    1980年,潍坊棋赛前,考虑到棋手新老交替的现状,召集六名棋手,在文化宫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选拔,结果纪少相胜出,获得赴潍参赛权。开赛时,原拟担任裁判的李同顺改任运动员,也代表青州与纪少相并肩参赛,最终纪、李分获七、八名。
    1982年,在平度举办潍坊六县一市象棋邀请赛,张忠超、李学惠代表青州赴赛,张忠超状态良好,发挥稳定,在与本届冠军,象棋大师代光洁的对局中弈出了较高水平,以绵密的看法,一一化解了代大师咄咄逼人的攻势,深得大师嘉许.可惜在德比之战中,败于同城棋手李学惠,只得到第八名,李学惠获得第七。
    自1979年至1982年,青州六员大将三度出征,三次名列七、八名,未能入围前六,总是不上不下,在中游徘徊,使人心有不甘。青州棋手厉兵秣马,刻苦磨练,期待着有所突破,再度崛起。
    正是:
                      三出祁山战未休,
                       忍看黑发成白头?
                       归来棋友问战绩,
                       七上八下是中游。
     
十· 洪再林初露峥嵘
     八十年代,文化宫主任王立忠倡导象棋十分有力,青州棋风日盛,棋赛连连。棋赛形式为职工象棋赛或名手调赛,棋手来自厂矿企业、科委局办,由工会确定人员发出调令或邀赛函,单位同意方可参赛。并不是自由参加,乡镇棋手更是无缘比赛。故人数有限,规模较小。1983年4月,文化宫举办象棋名手调赛,经有人提议,15人调赛名单中包括一名乡镇棋手谭坊张玉民,张虽榜上有名,但因故未能赴赛,调赛在14人之间进行。经13轮大循环,产生了前六名棋手:
     1、纪少相  2、洪再林  3、李学惠  4、明焕文     5、张忠超  6、刘建伟
    战绩说明实力,从1980年选拔胜出,到1983年调赛夺冠,纪少相的棋艺才华在这几年得以充分展示。纪是市京剧团首席琴师,其琴技自比周文海、康继安的业余*琴胜出几筹。
    同年9月,潍坊市举办象棋比赛,青州市名手调赛的前两名纪少相、洪再林联袂出征。因潍坊地改市,两级体委交接不畅,致使潍城棋手缺席比赛,这次棋赛的含金量虽然有所降低。但仍然聚集了各县的象棋高手。竞争更加激烈紧张。洪再林久有大志,岂肯放过这难得的机会,比赛中斗志高昂,充分发挥勇猛善战,敢打敢拼的棋风,力压新秀任建军等诸多好手,排在老将司马德之后,名列第二夺得银牌。这是自1959年赵民祥首获铜牌,时隔24年之后,青州棋手再次夺牌,这也是青州棋手在潍坊棋赛中的最好名次。
    洪再林下乡青州,后就工于水泵厂直至退休。回想当年张榜设擂,足显其少年意气锋芒逼人.历经十几年的锤炼磨砺,棋艺日臻成熟,终在青州占有一席之地。他熟知兵书,又不拘泥于棋谱,性喜博杀,敢于险中取胜,即令一流高手,对他的弃子强攻也有所戒惧。
    正是:
                       少年霸气未全消,
                       趁虚而入真英豪。
                       二十四年争雄史,
                       银牌更比铜牌高。
    
十一·谭坊邀请赛
    1983年文化宫举办象棋调赛时,邀赛名单上除名噪一时的青州名手外,还有一位唯一的乡镇棋手谭坊张玉民。在明焕文的引领下,张与青州名手早已交手且相熟,但从未参加过正式比赛,很想尝一尝棋赛的滋味。接到调赛通知,很感荣幸而又欣喜,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不巧时逢农村分田到户,未能参加此调赛,很是遗憾。转眼到了年底农闲时节,张玉民棋兴大发,于是遍撒请贴,要在家中搞一场象棋邀请赛。应邀参赛的有潍坊陈天才,平度代光洁,以及青州、昌乐、临朐诸多好手。
    代光洁(1930——2004),平度古岘人,青岛锅炉厂职工,他虽比陈天才年轻21岁,却也算同门师兄弟。代光洁是山东棋圣邵次明的关门弟子,邵在青岛有四大高足“迟锡三、方孝臻、纽义正、代光洁”,代是最年轻的一位。代光洁参加了前三届全国象棋赛,并在1958年获得全国第十一名,荣膺象棋大师称号。
    在谭坊邀请赛上,陈、代自然是技高一筹,分获冠亚军,因二人不肯挫东道主的锐气,均与张玉民弈和,张获得季军,四至六名是洪再林、李学惠、于治安。参加比赛的还有郑母孙光武、冀步元,与陈天才谈起当年密电码闹剧,莫不啼笑皆非。不少谭坊棋手也来参赛或观战,无不为陈、代的高超棋艺所折服。邀请赛带起了一股象棋热,一个多月后,谭坊第一届象棋赛就在派出所所长兰怀顺及陈天曾等人的主持下顺利举办,象棋在谭坊不断升温,盛行不衰,张玉民也误入棋途,一发而不可收。张少时曾受益于老一辈棋手韩学义的指点,韩解放前曾在傅作义手下当兵,身受京城棋风的熏陶。同于长顺一样,韩学义也是孤家寡人,孑然一身,但解放后韩学义在运输公司有一份工作,衣食无忧。韩的棋路刁钻,变化怪异,但未参加过青州正式比赛。晚年常与李锡田对弈,一次战至深夜,韩有椅不坐,蹲立于椅上,忽然中风昏厥,倒于桌下.李锡田大惊失色,幸亏送救及时,化险为夷.韩学义从此不再下棋,而是沉缅于武术健身,得以长寿。
    正是:
                       误入棋途错认真,
                       笑煞旁观袖手人,
                       抛却尘世无穷乐,
                       唯有玉壶照冰心。

十二·征战“沂蒙杯”
    1984年8月,潍坊市象棋赛在射击场进行,比赛设成年和青年两组,青州派出了张忠超,洪再林和青年刘建伟参赛,张玉民经陈天才推荐,赴会担任裁判。开赛之前,张忠超突患牙疼,与领队李锡田相商,改由张玉民替赛,此举也许是有意给张玉民一次锻炼的机会。比赛结果,张玉民获第七名,洪再林获第十名,刘建伟获青年组第四名。
    同年11月,临沂举办“沂蒙杯”象棋团体邀请赛,原拟邀潍坊参赛,因种种原因,潍坊难以组队,遂改邀青州队加盟。于是李锡田任领队,陈天才为教练,率张玉民、洪再林、张忠超、李同顺四名队员,开赴临沂。比赛中青州诸将团结拼搏,下出了较高水平。最后一轮遭遇济南队。济南队实力雄厚,积分领先,已提前一轮锁定冠军,青州队不畏强敌,敢打敢拼,为荣誉而战,张忠超战胜刘春恒,张玉民战胜吴学炎,其余两名战和戚其功、李中超,从而以6:2大胜济南,引起全场轰动,在最后一刻把这次邀请赛推向高潮。青州队在第三轮还以4:4战平了赵文山领衔王立鹤加盟的亚军,临沂队也属不易。可惜在对阵江苏新沂队时,大意失荆州,以1:7大败,最终名列团体第四. 张忠超在这次比赛中发挥出色,坐镇第三台八战七胜,与第一台六胜二和的李军并列个人积分榜首,为青州立下首功。张忠超,东关人,回族,为人谦和,锋芒藏而不露,棋风严谨,造诣精深,运子布阵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胸有甲兵,攻如水银泄地,守如铁壁铜墙,功力少有人比。
    正是:
                       挥师南下征沂蒙,
                       胸中自有百万兵,
                       平蛮孔明多妙计,
                       连战连捷夺七城。
    
十三·陈天才设擂花卉楼
    1985年2月,少年李强、王伟强应邀参加谭坊镇第二届象棋赛,分获三、年当时还是初中学生,但已显示了不凡的象棋天赋。同年9月在威海举行的山东省少年象棋赛上,两人分获冠军和第五名。
   4月,时值清明,春风料峭,乍暖还寒,尚不到赏花时节,青州花卉楼却熙熙攘攘,人涌如潮,原来是潍坊陈天才携王成义、李强前来摆设象棋擂台,与青州棋友再次相会。这次活动是由李学惠赞助并出面邀请的。青州诸将轮番上阵,各显神通,李锡田攻擂之战,观众如堵,尤为引人注目。二人相识多年,知根知底,棋艺上陈天才高出一筹,但李锡田凭借先行之利,弈来毫不手软,炮当头,车过河,步步紧逼,出手似有千钧力;陈天才面对强大攻势,从容应对,屏风马,挺三卒,见招拆招,四两偏能拨千斤。观众之中不乏内行棋迷,两眼紧盯棋盘,无不为双方的奇思妙想拍手叫绝。也有游客是象棋门外汉,看不懂棋中门道,却也被热烈的场面所吸引,只见李锡田身高体壮,气宇轩昂,陈天才古稀老翁,气定神闲。一个是金刚怒目,一个是菩萨低眉,一个是大刀阔斧,一个是绵里藏针。再看棋盘之上,经过大量兑子,李锡田虽未失先,却已成必和之势。陈天才以76高岁龄,力战群雄,保持不败,观众无不叹为观止。殊不知在1979年3月陈天才以古稀之身参加山东省象棋集训队访问河北,曾连续战和特级大师李来群和刘殿忠,深得棋界好评。香港媒体对此事曾有专题报道.
    8月,文化宫举办“体育月象棋赛”,共15人参加,前六名是:
   1、明焕文  2、张忠超  3、洪再林  4、李同顺    5、刘建伟  6、武立军
   正是:
                           老翁设擂花卉楼,
                           古稀也曾战李刘。
                           任你走马又换将,
                           我自不败逍遥游。 
    
十四·张玉民一年跳三级
    1986年2月,文化宫举办职工象棋赛,同时为参加潍坊市第十二届运动会进行选拔,有30多人参加,是规模较大的一次棋赛。比赛先分三个小组预赛,每组前四名参加决赛,小组赛中即爆出冷门,老将李锡田布局中套,被李学惠照搬《梅花泉》中弃马反先的套路,后手击败了李锡田。李遭此败局,引发连锁反应,竟未能进入小组前四,惨遭淘汰。所幸其子李云胜在另一小组过关斩将,顺利出线,进入十二强。决赛在12人中进行大循环,比赛结果:
    1、张玉民  2、明焕文  3、洪再林  4、李学惠

  5、张忠超  6、李同顺
    决赛最后一轮,张玉民与张春林对阵,中局时一着误算,陷入被动,危机四伏,棋呈败势。但张春林临门一脚不够坚决,被张玉民顽强抵抗,苦苦坚持,形成炮士相全难胜单士象的残局,依赖这盘来之不易的和局,张玉民得以与明焕文同为七胜四和,但小分略高,获得冠军,明屈居亚军。
    4月,寿光棋手马献礼、张继清联袂来青,在文化宫与青州棋友切磋交流,为潍坊棋赛热身。
    5月,张玉民代表青州参加潍坊第十二届运动会象棋赛,同去的还有青年棋手杨广文,比赛有潍坊市各系统及各县市的四十多名棋手参加,先分四个小组预赛,张玉民以小组头名进入决赛。决赛的争夺更加激烈,比分接近,前四名积分相同,少年李强凭借小分优势荣登榜首,张玉民小分略低名列第四,但也取得了代表潍坊参加省赛的资格。
    8月,山东省第十三届运动会象棋比赛在平度举行,张玉民坐镇潍坊三台参加了团体赛最终潍坊获团体第四名。
    张玉民是第一个夺得青州冠军的乡镇棋手,也是第一个代表潍坊参加省赛的青州棋手,一年之中完成了他的三级跳。此后,文化宫举办棋赛时,降低了门槛,敞开了大门,越来越多的乡镇、基层棋手踊跃参赛,棋坛呈现如火如荼的好局面。
     正是:
                        登坛拜将梦已稀,
                        聊向楚河洗征衣。
                        小小棋盘大战场,
                        号炮一声跃三级。

阅读(2154)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