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孔广锡过宫炮的博客
  分类棋谱
  个人资料

用户:孔广钖过宫炮
网名积分:152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2656976
关注粉丝:15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市级水平
职业:自由职业
现居:广东
家乡:广东
    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转业后长期从事企业管理。
  正文
棋徒老旱烟:第四袋烟:棋吹 2017-9-1 7:10:00 类别:棋文

棋徒老旱烟:第四袋烟:棋吹

2017-08-30作者:棋艺杂志

作者:康胜昔

 人称“棋吹”的孟以走街串巷卖卫生纸为业,每天推着小车,慢慢地迈着四方步。据他自己说,他迈的是“象步”,大师走路都是这样。平时眯缝着小眼像睁不开似的,可一看到认识的棋友,小眼睛马上瞪得溜圆,先从怀里摸出他那个著名的大师证书,在棋友面前扬扬,然后唾沫星子横飞地开吹:“你知道咱市又要比赛象棋了吗?告诉你吧,本大师已提前把冠军证书装进兜里了,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这是国内的小气候和国际的大气候决定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说完便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棋迷,小心翼翼地收起证书,迈着“象步”慢条斯理地离去。

从小学到初中,我和孟一直在同一所学校,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记得小学五年级的一天,老师忽然号召同学们向孟学习,学习他拾金不昧的精神。后来我才知道他原来上交二十元钱,说是半路拾到的。可没到放学,他的家长就找到学校,说那钱是孟从家里拿的,还说出钱的右上角有污迹的特征,老师见家长说得没错,便把钱还给了他。以后的半个月,他走路一直一拐一拐的。

上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孟成天指手画脚,口中念念有词,后来他告诉同学们说,已向异人学了武功,如今已是身怀绝技之人,谁若想拜师抓紧。于是信以为真的我和十多个同学就按照他的要求,跪地向他叩了三个响头,拜他为师了。每天一大早起床上山,按他的吩咐练出拳,蹲马步。

那天,他像平时一样,让我们站成一排。稍息后,他伸开食中二指,向前虚刺几下说:“这招叫‘二龙探珠’,直取对方双目,如何应对?”见我们一脸茫然,便得意洋洋地合起双掌,举到双目之间的鼻梁上方说:“这招叫‘童子拜观音’,专破‘二龙探珠’。”可没等他把话说完,忽然冲出来十多个比我们大的孩子。原来这些坏孩子见我们天天练武,便好奇地藏在附近偷看,见了我们的“功夫”后,心里有底了,便要来收拾我们。不过当时我们没害怕,因为我们有身怀绝技的师父撑腰,便和他们扭打起来,结果我们和师父一样,被揍得屁滚尿流,鬼哭狼嚎。事后,我们也挺损的,硬逼着孟把我们磕的头叩还回来,绝了“师徒”的缘分。后来当他再念叨什么炮二平五、马23的“咒语”时,我们都嗤之以鼻。

 

上初二的第一天,老实了很长时间的孟穿了一件他从没穿过半新不旧的上衣,兴致勃勃地掏出一张奖状对大家说:“我得了咱市象棋少年组冠军,不出四年,我就能当象棋大师了!”我那时还不知道象棋为何物,更不知象棋大师是干什么的,便向他请教。他说:“象棋是智力体育,这是列宁说的,象棋大师嘛,就是和咱大队会计平起平坐的大干部,专门下象棋的。告诉你们吧,当了象棋大师;可以天天喝烧酒,吃猪肉炖粉条子,戴手表、穿的确良!我舅舅就是象棋大师,我穿的这件,就是舅舅给的!”说着他自豪地脱下上衣递给我,接着又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的确良,你试一下,就知道当大师是什么感觉了!”我穿在身上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同的,便脱下来还给他,但还是心怀敬意地朝他点点头,说道:“的确挺凉快的。”

据孟说,他舅舅去年在他家住了半个月,给了他两本书,一本是《橘中秘》,一本是《梅花谱》,并教会了他识谱、打谱。我们这才知道,以前他每天念叨的什么车什么马,不是在装神弄鬼,而是在下苦功背棋谱,不禁对他肃然起敬,甚至为挨揍后逼他叩还头的行为而后悔起来。

孟见我们沉默不语,似乎猜到了我们的心事,趾高气扬地说:“我就是想证明我比你们强,才学了象棋,别看我身体弱,练不成武功,但智力一定要超过你们,对你们以前的行为我既往不咎,有谁想拜我为师,学象棋的请举手!”我们纷纷举起手来,只见孟眼睛一亮,随即一脸坏笑地说:“我这是在逗你们玩,我要争取当大师,有时间还背棋谱呢,哪有工夫理会你们这群世俗小人!”说完背起双手扬长而去。

为了出这口恶气,我也迷恋上了象棋,看了几本棋书,有空就去看高手们过着,一年后居然也小有所成。在我市举办的象棋比赛中,我居然在孟之后得了亚军。这年,我们初中毕业了,我考上了高中,孟因一心悟棋而名落孙山。 第二年,孟代表我市体委,我代表我校,一起参加了地区举办的少年组象棋选拔赛,前三名可参加省赛。不巧的是头一轮我们就遇上了,因我心里惧怕孟,所以我执红棋仗先行之利,一上手就大量兑子,最后用车砍炮,用相去卒,形成仕相全对单车的例和局面。这时只听孟叫声“将”,没等他棋子落枰,我便帅四平五,把露在外面的老帅移回正位,正准备与他言和签字,却见他没有将军,而是吃掉了我的高相,我把帅拿回原处,想应刚才他的那着吃相。此刻孟高叫道:“裁判,他悔棋!”裁判走了过来,问明情况后,批评他棋风不正,但按棋规却判他行棋有效,这盘棋我输了。这以后,因我心情极度郁闷,连输了三盘棋,最后名落孙山。孟利用类似的小动作,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冠军。但因他过多使用盘外着,还是被取消了去省里比赛的资格。一位资深负责人对他如实解释说:“我们地区的棋手和别的地区的棋手比,至少要差两先水平,但我们每次都获得‘体育道德风尚奖’,如果让你参赛,恐怕连这项奖都拿不回来……”
 

受此挫折后,盂老实了很多,下棋不再指手画脚了,准备第二年再拿个冠军,然后去省里比赛,圆上大师梦。可到了第二年,市里少年组却不让他参赛了,因为他已超龄,结果在成人组里他只得了第八名,这样他的“四年之内必当大师”的誓言便成了空话。

后来,他在矿务局下属的一家商店当了售货员,虽然每天都坚持钻研象棋,但在历次比赛中,成绩都不是很理想。一晃几年过去了,孟娶了妻子,一胎给他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妻子奶水不足,两个儿子光吃奶粉,每月就花去他一百多元,而他和妻子的月薪加在一块还不到二百元。无奈之下,他只好利用业余时间给人家干点零活挣点小钱,但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也没扔掉象棋。他常对妻子说:“等我当上了象棋大师,咱家就有钱了。”后来单位破产,孟的工龄被买断,他只好用买断工龄的钱买了一辆推车,走街串巷卖点杂货,干好了一天也就能挣二十多块钱,为了生活,市里的很多比赛他都无法参加。

日子像水一样流过,一转眼孩子长大了,妻子也能腾出手来打工挣钱了,加上他家几间老房子因动迁被占用得到的补偿费,手里宽松了一些,于是他在沉默了十多年之后,于这年“五一”再度出山,参加了市里举办的象棋赛。市里那些高手见他多年没有参赛,对他不以为然,没想到孟成了一匹黑马,一举夺得成人组冠军。夺冠后的他又开始眉飞色舞地开吹:“市冠军距地区冠军、省冠军,国冠军只三两步,我当大师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就这样他得了“棋吹”这个绰号。紧接着,他又参加了地区比赛,可是冠军被董春华夺去,24名也被本市其他棋手获得,孟只得了第五名。

为鼓励棋手参与象棋活动,朝阳棋协秘书长,棋界名流杨振海和棋协其它领导经过研究决定,凡在本地区夺得三次冠军者,可获得由地区体协颁发的“象棋大师”证书。当杨振海在赛后宣布这一决定时,孟忘记了此次输棋的不快,嘴角上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冷笑……

 

本市棋协主席程义贤德高望重,每年都能拉到三次赞助,在“五一”、“十一”和元旦搞象棋比赛。上次“五一”赛后,“十一”赛又快到了,赛前孟用半年卖杂货的收入,挨个找到比他象棋水平高的人,千方百计地把人家请到家里吃饭,饭后再送上一条好烟,然后提出希望人家让他一盘棋的事。在小城,能有把握赢他的人也不过几个人,这几个人或因他如此盛情款待而碍于情画,或感于他对棋艺的执著,尽管心里别扭,也勉强同意放他一马,就这样孟又拿了一次冠军。

在元旦比赛前,他又想故技重演,可大伙有了上次的教训,请谁吃饭谁也不去。孟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对那几个厉害的对手说:“这样吧,咱们在比赛中遇上,无论谁执先手,先假装走上二十来步,然后握手言和,这样谁也不吃亏……”毕竟这几个人曾经吃过拿过孟的,不免有嘴软手软之感,便硬着头皮答应了。

这次比赛,孟该赢的棋全赢了,该和的棋他还胜了,原来那几个高手因为和他比赛时心不在焉,只是随便走走,只等着到了时间就和棋。可孟则全神贯注,着着凶狠,欲置对手于死地。但对手们因为有约在先,并不介意,约莫到了时间才说:“咱们该和了。”这时孟却一反常态地说:“我这棋大优,谁和你和?”对手小声说:“咱们不是有约定吗?”孟马上翻脸说道:“谁和你有约了,有谁做证?”结果这一次他又夺得了冠军。

刚宣布完比赛结果,盂便兴冲冲地找到程义贤,对他说:“朝阳棋协说过,得三次冠军可得大师称号,我已得了三次,该评我当咱市象棋大师了吧!”因为本市还没这个先例,再加上程主席对他的行为也有所耳闻,便没好气地说:“我们没这个规距,好好下棋得了,扯这用不着的有啥用!”孟一听此言,只感到万念俱灰,一下子瘫坐在地…… 这次比赛后,他得了一场病,据他家邻近小诊所的那个江湖游医说,他将活不过今年。棋友们去看他时,他奄奄一息地说:“我这辈子就想当大师,才在比赛中干了那么多丢人的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要当大师,看来只能等来世了。”

棋友们不忍心看到这一幕,于是找到程义贤,求他想办法给孟办个有点追认味道的大师证,好让他死也瞑目。程主席也是通情达理之人,马上四处托人,拉关系,制作了一个印刷精美,封面烫金,内有市体委、棋协盖章的大师证书,并亲自送到孟家。当孟看到证书时,无神的双眼一下子放出光彩,已经好几天没进水米的他当晚就要吃饭,吃完便呼呼睡着了。家人们以为这是他临终前的回光返照,在床前足足守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孟呼地从床上坐起来,对妻子说:“快去做饭啊,吃完我还要去卖货,我如今已是象棋大师了,更要好好地活下去!

就在我即将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窗外又传来孟高亢嘹亮的吆喝声:“批发卫生纸!”我站起身,看见他正迈着“象步”慢慢地向我这边走来……
 

 


阅读(1109)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中国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