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闲云野鹤1的博客
  分类棋谱
  个人资料

用户:闲云野鹤1
网名积分:5190
实名积分:321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10424032
关注粉丝:52
  好友
暂无好友
  正文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贾知若)2014年,江苏常熟,新中国第十八位象棋棋王诞生!终局的那一刻,在棋盘上奋战良久的川籍小将郑惟桐抬起头来,与站在不远处的成都棋院院长、象棋大师蒋全胜相视一笑——那一笑,穿越了四川省象棋队30多年黑如铁幕的历史,无比舒心,无比真实。从那时起,四川象棋携新晋棋王郑惟桐之威,成为楚河汉界领域谁也无法忽视的力量。

 

船到桥头自然直,多年以来,蒋全胜一直笃信这一点。他一生未竞的梦想,终于由学生辈的郑惟桐实现,而关于象棋领域里“宽与窄”的话题,他因此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什么是宽?

他失意时,造就了第一个四川象棋女子冠军

 

1981年,蒋全胜以四川省女队教练身份踏上全国个人赛赛场的时候,他的心中写满了失意,因为压力过大导致技术变形,在此前一年的省内选拔赛中,他竟然没能选上……对年轻气盛的蒋全胜来说,这样罕见的情况几乎是无法容忍的。不过柳暗花明的一刻在女子个人赛结束之际到来,他尽心尽力辅佐的川籍女队员林野,居然在强手如林和全国女子一流高手中杀出一片黎明!昂首夺冠,这个梦幻般的结局是1978年成立的四川象棋队最乐于见到的,因为就在1979年,由于在全运会预赛中惨遭淘汰,四川省体委内部甚至有解散象棋队的想法……

 

多年以后,蒋全胜回顾这些时称:“其实当年以林野的实力,基本上无法与代表国内女子最高水平的单霞丽等人相提并论,但是比赛总是有偶然性的,我和她在布局方面的准备又非常充分,加上连胜之后带来的不一样的心气,她终于成功拿到了全国女子冠军!后来四川省体委给我发了一个一等功的勋章,那勋章可能是四川象棋历史上唯一的一个,至今一直珍藏在家里。现在回想起来,我如果没有一年前选拔赛的失意,如果那一次是以四川省男队队员的身份去参加比赛,客观地说,也许就没有这个女子冠军。这件事给我最大的感悟就是,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只要你永不灰心,生活中总有一些惊喜在等着你。”

 

走过瓶颈期的四川象棋队从此改变了“被解散”的尴尬命运,稳定了下来,1987年,蒋全胜、李艾东、甘晓晋和黄有义组成的四川男队在1987年的全运会男团比赛中披荆斩棘,最终获得第六名,摇身成为一支传统强队。

 

•什么是窄?

告别梦想,从职业棋手到棋类管理者

 

在象棋界,成为全国冠军,成为“特大”,是每一位职业棋手共同的梦想。

 

蒋全胜也是这样,少小学棋,天赋极高,奋斗多年,全国个人赛最好名次是第六,却始终无法捅破与超一流棋手那层窗户纸。他与当年纵横棋坛的“司令”胡荣华素来交好,有一次把酒言欢,胡荣华叹道:“全胜你可惜了,如果你生在上海,有我的帮助,我想你一定可以拿到全国冠军!”蒋全胜倍受鼓舞,不过造化弄人,即使他投入了超过常人的努力,却只能与李艾东并称“蜀中双剑”,称霸一方而已。

 

究其缘由,蒋全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水平确实也没到过那一步,更关键的是,我的老师是贾题韬,贾老仙去得早,后来我师兄刘剑青也教过我一段时间,刘老师年龄也比我大很多,也就是说,在我职业生涯棋艺达到个人顶点的时候,并没有教练方面的关键推动力。那个时候也没有人工智能来辅助训练,职业棋手很难突破,很难。所以1998年的时候,我觉得职业棋快要下不动了,已经在考虑:今后退役,是不是去当一个象棋的管理者?”那之后,担任四川省象棋队主教练的蒋全胜又当了六年的棋牌俱乐部主任,那是成都棋院旗下的二级法人单位,六年间,蒋全胜积累了不可多得的棋类管理经验。2012年底,当时的院长谢祖瑞即将卸任,蒋全胜成为主持棋院工作的常务副院长,2013年,他正式履新。

 

在前任院长夯实的基础之上,成为成都棋院掌门人的蒋全胜近年来锐意革新,取得了一系列成绩——郑惟桐成为象棋棋王,并蝉联全国个人赛冠军;党毅飞一飞冲天,2017年初勇夺LG杯世界棋王赛冠军,在围棋领域为四川填补了空白;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如今都有四川队征战于国内顶级联赛,每项棋都后继有人,再者,每年成都棋院举办的各种赛事,参与人数据统计已超百万,所谓全民健身,成都棋院一直走在本土前列。

 

“其实,每一个职业棋手,都会面临着职业之路由宽转窄的时候,棋坛更新换代的速度如此之快,这是自然规律。所以,在这条宽与窄交错的路上,每个人都要提前考虑转型。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个人的转型无疑还比较成功,我举我个人的例子,并不是沾沾自喜,而是想告诉棋界的后来人:当你在职业道路上走到一个很窄很窄无法突破的瓶颈时,不要灰心,那个时候,你需要比别人看得更远,对未来也要有所准备才行。”

 

什么是象棋的宽与窄?

“马炮争雄500年”说起

AI当道,象棋的技术是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

 

对此,蒋全胜的回答是肯定的,越走越宽。“和围棋有所不同,象棋的大局观对人的要求,要稍微低一些,我个人认,人工智能并不能为象棋创造新布局,它只是能发现一些布局精妙处的盲点,然后给人类予难得的技术上的补充。但到了中后盘,随着棋子的减少,随着盘上子力的提高,象棋可以说越下越宽。这个时候就很关键了,也是最考验棋手功力的时候,所以严格说来,残局水平要比对手高,你才能拿下一盘棋。这也是吕钦、赵国荣他们这些老将,至今仍能奋战在象棋一线的秘诀,为什么?因为他们残局水平很高,功力确实非一般棋手可比。”蒋全胜说。

 

有所有的象棋布局中,最“宽”的一例是哪个?对此,蒋全胜认为是“当头炮对屏风马”,因为从业余初学者到职业顶尖高手,都会排出这个布局,而这个布局的分支变化,可以说包罗万象,也可以说迄今没有任何人能够穷尽。“正因为这个布局难以控制,而且有的变化无比凶险,一般的顶级高手并不会贸然使用。我举个例子,2014年郑惟桐在个人赛决赛中冲击王天一的时候,他用的就是这个布局,最后成功地将对手‘装’进来,取得了胜利。现在郑惟桐也是顶级高手了,你看他平时象甲联赛的布局,基本上不会采用‘当头炮对屏风马’,他的战术就是平稳地把棋局拖入中后盘,然后以自己的功力去蚕食对手,解决问题。”蒋全胜如是说。

 

至于人工智能会给未来的象棋带来什么改变?蒋全胜称:“首先,人类的技术会因此有所提高,其次,比赛终归是人和人下,而不是人机大战,所以人类的比赛会越来越精彩,而不会因为人工智能的强大,象棋反而走向没落。最后,在人工智能带来的棋类新时代,我想套用胡荣华老师的一句话来总结,当时有媒体问他‘象棋和围棋,究竟谁更复杂’,这个提问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个套,不过胡老师回答得非常巧妙,他说:都很复杂,反正对于人脑来说,无论围棋还是象棋的变化,都是无穷大。棋类之间,本身并无高下之分,当然我承认从目前来看,棋类中市场价值最高的,确实是围棋。”

阅读(194)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中国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