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sdndsx的博客
  个人资料

用户:sdndsx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2032419
关注粉丝:16
  好友
暂无好友
  正文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中层、中年与中产? 2019-4-16 7:15:00 类别:杂谈

文|智本社

“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机会。”

“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马先生

这话若被德国老马(马克思)听闻,棺材板都压不住。他定会用152年前那部皇皇巨著批判马先生:“小马,你是不劳而获的资本家,靠压榨工人剩余价值成为首富。”

马先生亦觉得委屈和不服,“我很幸运,我没有后悔12*12,我从没有改变自己这一点。”

跟老马同穿一条裤子的老恩(恩格斯),也会加入批判:“凭啥你拿得比工人多?”

老马去世的第二年,奥地利的小庞(庞巴维克)出了一本《资本与利息》,说:“资本家没有压榨工人,资本家的利息收入来自利润,源于跨期调节。”

后来,俄国小布(布哈林)指着庞老师骂:“你这是‘食利者政治经济学’。”

小庞成为老庞后,教出了一个学生叫小熊(熊彼特)。小熊一辈子都想像另一位老马(马歇尔,马家人才济济)一样搞折中主义,他区分了资本家和企业家,试图调和争论。小熊觉得,“小马不是资本家,而是企业家,小马‘不后悔12*12’是难得的企业家精神。”

此时,老庞的一个徒孙小哈(哈耶克)跳出,“滚,你这个背叛师门的东西。”

马先生只能发个微博,引用“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以平息这场百年争论,避免事态扩大化。

《资本和利息》PK《资本论》,这一架吵了一个半世纪有余,映射到当下便是头条上的“996”、肾撑不住的中年以及无可奈何的中产。

若你正值职业“中年”,又处于中层,还是中产,那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