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sdndsx的博客
  个人资料

用户:sdndsx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2297220
关注粉丝:18
  好友
暂无好友
  正文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郝成  宜春报道

  相比春晚中的刘谦,大师王林的魔术曾拥有更虔诚的观众。他用空盆变蛇、空杯来酒换来的,是官员和商人们的顶礼膜拜,鲜有人怀疑。

  魔幻之外,王林于官场的影响力巅峰,出现在2005年。那之前一年,他依仗弟子、时任宜春市委书记宋晨光,得以在幕后坐镇指挥第五届全国农运会。也是在彼时,一位官员偶尔发现了其蛇与酒的秘密,并在酒桌上成为最早的“揭秘者”。

  揭秘者的命运就此改变,王林大师在威胁之后,借为宋晨光测算举报人的机会,对这位官员进行打击报复。而宋晨光,这位自认被鬼魂附身、常有荒诞行径的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宜春市委书记,甘为道具,为当时的宜春官场呈现了一场令人诧异、影响深远的“演出”。

  王林在涉刑案被查期间病死,宋晨光因贪腐被判死缓。但蛇与酒对当地生态的污染,仍需要通过揭秘、反思来实现修复。

  不久前,一场江西多方参与的听证会上,人们共同还原了事情全过程。

  总统套房里的尖叫

  宜春,“一座叫春的城市”。锦秀山庄,市委、市政府四星级接待基地。

  当高大的“沙漠王子”越野车驶入院内,人们便知道王林大师来了。服务员立即上前,把车上那个特大的箱子抬上楼,放进558总统套房——只要王林在宜春,多数会住进这个总统套间。

  这是2005年,宜春许多人都已知道,一年前,王林为宋晨光在这里坐镇卜卦、观天相、把脉指挥第五届全国农民运动会。时任宜春市委书记宋晨光要求,无论是代表团住哪个房间,还是整体程序怎么进行,大小细节,每个方案,都要送到558房间由王林大师审核过才行。

  宋晨光拜见王林大师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宋晨光拜见王林大师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至此,即使新来的服务员,也深知王林才是宜春最大的人物。宋晨光,更像是一个虔诚的跟班。王林入住后,大家都格外小心,不敢有些许造次。但意外还是突然出现,一天上午,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从558总统套房传来。

  锦秀山庄的几个管理中层迅速赶到:门开着,一名女服务员吓瘫在门外,无法言语,小便失禁。大家走进房内,发现有个大箱子已被打开,里面是一个装着20多条蛇的铁丝笼子,旁边有一个故意做旧的不锈钢大盆、各种玻璃酒杯、白酒等。

  原来,女服务员在打扫558总统套房时,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大箱子里传出,而当天箱子恰好未上锁,于是她好奇地掀开查看,结果,被箱子里的一大堆蛇吓倒。

  此时,恰巧参核部队转业干部、宜春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市政府接待处处长聂小洪听到尖叫,也赶到558套房查看。

  到现场看过后,聂小洪让大家立即回到工作岗位,不要对外面讲起此事。之所以如此,除了想要为官场保留一个“娱乐节目”,或许还有另一重原因——宋晨光是一个非常迷信王林大师的人。

  2002年,宋晨光从省建设厅调到宜春后不久,便精神恍惚,萎靡不振,有时甚至在市委常委会上低头入睡。宋告诉聂小洪,他感觉自己已经“鬼魂附身”,要求他想方设法找一个大师驱鬼。聂经多方打听,在宜春市袁州区三阳镇找到了“驱鬼女大师”吴群英。

  在宋晨光家,50多岁的女大师吴群英手托罗盘,四处查看。随后,吴群英让宋晨光脱去上衣,坐在床上,吴群英用小杯子装米,又用手帕盖住装米的杯子,对着宋晨光头部和胸部转圈,口里念念有词,随后打开手帕,只见杯里的米都竖了起来(应属静电所致——记者注),且中间一道沟壑,便惊呼:“不得了!不得了!”

  聂小洪赶忙问:“什么不得了?你别吓领导!”吴群英说:“全是鬼啊!”宋晨光惊问:“什么鬼?”吴群英大师答“都是断头鬼!”宋晨光“啊”的一声,他恍然大悟般回忆起一段往事:对越自卫反击战后,他曾在越南边境一个山洞里见到很多无头尸体。

  吴群英恐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算得如此精准,随口又说“是啊,还有许多外国鬼”,两人一唱一和里,落实了“有鬼”这一判断。随后,吴群英用罗盘测过床铺后,将床的一头移动了七八度,使其不再靠墙,并画了一张鬼符,放在宋的床垫下面。吴群英还在一张白纸上写上“宋晨光”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火烧成灰,令其就冷水喝下。

  吴群英还附赠了一条升官秘籍:“升官一定要破财。”她要宋晨光打造一些金瓜子,围着住处,不得回头,向后抛撒这些金瓜子。在吴群英指导下,完成上述四项举措后,宋晨光宛如换了一个人,精神十足,对聂说:“确实好了许多!”

  身为560万人的地级市宜春市委书记,宋晨光迷信的程度,令人震惊。据宜春市奉新县一位原县委领导回忆:一次,宋晨光乘车从宜春到高安市考察时,途中发生车祸,被撞得头破血流,但他爬下车后,并没有急着拨打高安市领导的电话,或拨打110、120,而是躺在地上拨通了王林大师的电话。

  而王林算出,宋不能就近到高安市医院救助,必须到邻县奉新县才能逢凶化吉。于是,宋晨光舍近求远,跑到距高安几十公里外的奉新县医院抢救。包扎好后,王林赶到,在奉新县委大楼观察发现,附近山上有两个山洞。王林便告诉宋晨光,这两个山洞有邪气,将会吞噬宋晨光的洪福,必须立即堵掉。于是,宋晨光命令该县组织力量堵掉了这两个山洞。

  “蛇与酒”的官场秘密

  蛇与酒的秘密,在女服务员的尖叫之后,开始加速向聂小洪聚集:山庄经理告诉他,王林空盆变蛇过程中,每次负责拿盆来的,都是餐饮部某服务员,是王林的老乡,萍乡人,王林每次给她200元;酒吧里,王林意念搬物、空杯变酒环节也有固定的托……

  众多信息汇聚后,王林的所谓神迹,就再也不是秘密了。在空盆变蛇环节,王林当着众人的面脱去上衣、外裤,只穿裤头,以示自己并未藏任何东西,接着他会假装随便喊一名服务员,去找一个空盆来,但实际这名服务员是被安排的托。

  拿来的,也一定是那个事先用特制隔层装了蛇的盆。王林点燃一张纸放入盆中,趁机按下里面的机关按钮,等蛇掉出,再按按钮令盆底复原,此后便佯装发功,揭盆,蛇出,大师抓蛇乱甩,引围观者惊叫不已。

 变蛇表演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变蛇表演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至于空杯来酒,则必须用5个透明玻璃酒杯,其中一个酒杯装满白酒(必须全满),杯口用特制的薄膜封住,两米外看不出有白酒。然后在展示空杯环节,将杯子向下倒,以示杯中无酒。然后王林用手帕盖住酒杯,并顺势将其中有酒的那个杯子上的薄膜撤掉,倒退几步,发功,揭手帕。把有酒的那个杯子的酒,分到几个杯子里,递给看客品尝,众人纷纷称奇。

  整个过程,除了依赖特制的道具和固定的“托”,操作者的眼疾手快也很重要,而王林过去几十年的表演功底,保证了这一点。也因此,相比于“驱鬼”的吴群英,王林在宋晨光那里,拥有更高的地位。

  宋晨光对王林大师的言听计从,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2004年第五届农运会结束后,王林大师命令酒店人员,在国家领导人走后,其住过的房间不许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要留给宋晨光去住一天,沾沾“大官官气”,以助其早日升官。

  于是,送走国家领导人后,宋晨光匆匆赶回,进入国家领导人入住过的那间套房,24小时未出门。按照王林大师指导,他在房内吃喝拉撒,把首长用过的东西都要用一遍。期间,任何人送任何东西,外边的人不得踏入房门半步,宋也半步不出,双方都开门伸手接送。

  甚至,宋晨光还会把拟报送省里的干部任免名单,拿给王林过目审核。2006年上半年,宜春市委关于调整10个县市区领导班子人员名单,宋晨光就首先呈报王林大师把关。

  王林则匆匆翻看后大惊失色地说,名单上拟任高安市委书记的陈某某,出生为1964年,属龙,你宋晨光书记出生于1952年,也属龙,都是龙,但陈是1964年的龙属于“天龙”,你宋书记是1952年的龙属于“地龙”,让陈某某在你宋书记家乡高安主政,势必“天龙压地龙”,轻则丢官,重则坐牢!

  据身边人回忆,宋晨光听完王林的测算后,异常吃惊,大呼“危险!”,当天即采取紧急行动,修改呈报方案,将陈某某拟调往万载县任县委书记。而陈某某则在此后感到莫名其妙:早前组织已经找他谈话,在高安市由市长转任书记,且书记、市长都同时调离其他地方似乎并不符合惯例。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是王林大师导演了此事。

  过往的种种事例,都在提醒聂小洪和其他人,“王林变蛇”绝不仅仅是一个官场的“娱乐项目”——按照俗例,当上级官员严肃的考察、会议结束后,地方官往往抬出王林来,用其紧张刺激的“蛇与酒”表演,来去除上下级之间的距离感,让氛围亲和起来。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不过,王林大师也有出丑的时候,一次有大领导到来,地方官请他现场表演,但因安检太严,无法带入蛇和盆,捣鼓了半天,也没能变不出蛇来。于是,满头大汗的王林说了一句被坊间传为经典的马屁话,匆忙开溜。

  当然,也没有哪位上级领导,会把这种把戏当真,看看足矣。有的地方官,则希望以此给上级留下点印象,并在之后轻松的氛围里,讨要一些政策或补贴之类。总之,这是一个早已成熟的公关手段,看透,但不需要说透。

  但宋晨光,已经在王林的蛇与酒里,太过入戏,这直接导致另一场大戏的到来,这次,已不再是蛇与酒那么简单。

  饭局上的揭秘者

  事实上,在内部发出“封口令”的聂小洪,却在不久后的一场饭局中,不经意间成为一个“揭秘者”,并迅速被王林大师知晓。

  2005年年初的一天,几位客人在观看完王林的“神迹”后,在饭局上啧啧称奇,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认为王林一定是神仙,就算到了未来,其功力也无法用科学解释。聂小洪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哎呀,这就是魔术杂耍嘛。”

  沉浸在神秘世界中的客人们,立即反驳:“王林是大师,是神仙,怎么会是魔术?!”聂小洪则再次强调那是魔术:“如果他算王大师,我也能变,那我就是聂大师了!”结果,客人们没谁相信,激将之下,聂小洪便把全部细节,边讲边模拟了一番,直到客人们恍然大悟:“什么鬼大师嘛”。

  大概酒桌是最快的传播原点,次日,聂小洪便接到王林大师打来的电话。王林劈头盖脸斥责:“你把我的秘密到处去乱讲,到时候我让你好看,走着瞧!”聂一时没反应过来,觉得莫名其妙,就问啥事,王林则说,聂到处揭他的短,讲他骗人。

  通话不长,王林表达了威胁,聂觉得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他至少陪同市委书记宋晨光三次光顾王林的“王府”。王林也经常来找宋帮宋测算前程、频繁找宋批地、讨要项目、推荐干部等。

  王林每次来见宋晨光,有时也都会在聂的办公室闲聊一阵,等待接见。有时候,宋晨光为了替换掉其办公室墙上一些退下来了已经“失势”领导的合影,会叫王林来办公室假装测算一番,然后借机换掉宋与退下来领导的合影照片,换上宋与现任领导合影的照片,才叫符合“风水”!

  有些事,聂小洪猜测,王林不过是揣测了宋晨光的心思后,为其行为“背书”而已。比如说,宋晨光与多人通奸,王林就说他阳气不足,要多采阴补阳,未结婚的效果更佳,因为阳气不足,所以才会鬼魂附身。于是,宋的以权谋色行为,成了驱鬼需要的“以阴补阳”。

  基于这样的认识,聂小洪大大低估了王林的威胁:当一个迷信的市委书记,遇到一个处处神迹的大师,究竟能造出多大的怪异来?

  宋晨光的迷信行为,其来有自。1989年,宋晨光在任江西省政府办公厅人事处长时,就曾亲自策划了一次“非组织”活动,他向时任省政府领导写“效忠信”,并动员同事们“联署”:“我们给省领导写效忠信,就是一个战壕的人,我们就是兄弟”。

  省领导知晓后,被气得哭笑不得,对其训诫,并认为这种拉帮结派、行为怪异的人,不宜当人事处长,便将他平调到没有人事实权的省法制局任副局长。

 王林旅游照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王林旅游照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另一次,一个晚上,宋晨光抱着一个新买的礼品(当时流行的不锈钢火锅炉子),躲在领导楼下欲要送礼,结果没能等来领导,黑暗中却被领导的邻居误以为是小偷蹲守,随即报警,一时被省府大院传为笑柄。但这些事,似乎未能阻止他进一步迈向怪异。

  到宜春后,宋晨光变得更加直白,比如他从建设厅带去的小弟胡琳,任副市长一直分管城建、城管、规划和国土,“有钱的部门,交给自己兄弟管”,他毫不避讳地告诉同僚。结果,小弟胡琳也因巨额受贿,以及向宋晨光行贿被判刑18年。

  即使没有王林“控制”,作为市委书记的宋晨光,其怪异之举,也早在刚到宜春不久就令整个官场印象深刻。

  大师“算出”举报人

  2005年下半年,即将换届前,宜春很多人都知道,宋晨光的“冲刺目标”是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为此他四处活动。但无论他去省里,还是在北京,都有人提醒他,针对他的举报很多。

  举报常在,但举报人是谁呢?宋晨光拿着全市县级以上领导名单反复分析,猜测,还是没有结果,困扰良久。后经一兄弟提醒后,宋晨光决定求助于王林大师,请大师测算出谁是举报者。

  “举报我的人,是不是你?”宋晨光逼问聂小洪,后者震惊过后,反问道:“怎么会是我呢?!”宋晨光随即讲到,王林大师测算说,举报的人就是你身边的人,而且是当过兵的人,有股煞气。

  按照宋晨光的说法,王林大师测出的这位举报者,与他的办公室距离不超过30米,住的地方不超过100米,描述的基本情况和身高、体重——种种条件分析下,有且只有一人,就是聂小洪。但彼时,聂小洪根本没有举报他。

  “王林大师怎么算得这么精准呢?”宋晨光也有点纳闷,但聂小洪很清楚这个答案,由于揭开了蛇与酒的秘密,王林要报复他——以借刀杀人的方式。

  为了显得神秘,王林故意没有说出举报人的名字,却用多项数据“量身定做”精准指向聂小洪。

  初次否认后不久,在一次赴上高县迎候省领导考察活动中,宋晨光避开众人,在上高县与邻县分宜县交界处的一个加油站厕所门口,堵住聂小洪:“王林大师再次算出是你告我的状”,还说告状信写道“如果宋晨光当了公安厅厅长,就是丁鑫发第二”。(丁鑫发系原江西省公安厅厅长、江西省检察长,2006年因受贿罪被判刑17年。记者注。)

  宋晨光希望聂小洪承认,并称,只要聂小洪给上级写信说这些举报并不属实,即算完事。哭笑不得的聂小洪,除了否认,不知再该说些什么。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图片来自《王林大师写真》

  王林对举报者的测算,是启动这场“官场魔术”的直接原因。而宋晨光作为执行者,其迷信之外,还有着极为霸权的一面,成为这场魔术的执行力保障。

  如此任性,也印证了《财经》报道《宋晨光官场现形记》中那一句宋晨光的名言:“什么是市委?我就是市委,市委就是我!”

  “官场魔术”的惯性

  刚开始,也有好心人曾劝宋晨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仅听王林测算,就如此打击为自己服务的身边人,是否太过出格?宋称:“就是教训教训他,不会搞大。”并称王林大师也认为“不要紧”。

  但这场“官场魔术”随后却不断升级,甚至最后脱离了王林的控制力,也反过来吞噬了宋晨光。

  聂小洪被控制后,他的亲友心里清楚聂没什么问题,更清楚这是王林大师“借刀杀人”。于是,亲友曾多次找宋,最后一次时,亲友希望宋下令放人:“你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明天必须放人,否则,后果自负!”

  “我不怕你,你们掌握的,不就是掌握了我搞了几个女人嘛,小小的作风问题能打倒我宋晨光?”当着多个下属的面,宋晨光竟口不择言,语出惊人。

  至此,宋晨光、王林针对聂小洪的打击报复正式升级。

  聂的下属、时任宜春宾馆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叶化连在家打开煤气自杀身亡。事后有官场人士分析认为:如果不是有人自杀,宋春光可能真的“不会搞大”。恰是因为开头就死了证人,宋晨光只能硬着头皮搞下去,否则,也无法向死者家属交代。

  知情人称,叶在遗书中特别写道,对不起聂小洪秘书长。

  但彼时,聂的亲友一度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前往王林大师在萍乡的“王府”,质问王林大师凭什么“乱算”,并希望说服王林大师,帮宋书记“重算”一次,改变测算结果,或者请宋晨光下令叫停。

 王林大师位于萍乡的“王府”   图片来自网络 王林大师位于萍乡的“王府”   图片来自网络

  但在那座养着高大狼狗,停放多辆豪车,不断有名人、美女、高官出入的深宅大院里,王林说自己无能为力,他创造的这场魔术,已经不再由他控制。

  病榻上揭示真相的庭长

  这期间,聂的家属接到宜春中级法院庭长潘冬华电话,要他们前往某某医院。病榻上,身患重病的潘冬华庭长把一份《审查报告》递给了聂的战友,并告诉他们:中院曾另组合议庭,审查聂案,《审查报告》即结论。

  潘冬华称,在宋晨光的压力下,“我们没法,没法纠错啊,你们赶快拿着这个《审查报告》到省里、到北京上告、上诉去吧。”

  这份材料,源自省高院指令宜春中院审查。宜春中院立案庭长李某某,冒着被宋晨光打击报复的危险,对聂案进行了全面审查,审查结果是:“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欠妥,合议庭一致意见:立案再审”。

 12年前,2007年的《审查报告》最后一页揭示:查明三个方面的程序违法,并建议立案再审。 图片来自网络 12年前,2007年的《审查报告》最后一页揭示:查明三个方面的程序违法,并建议立案再审。 图片来自网络

  但潘冬华庭长告诉聂的战友,在院里研究时,迫于宋晨光的干扰和阻挠,没有采纳立案庭、合议庭的一致意见,反而决定不予再审纠错,这个《审查报告》被要求全部收回,并严明“纪律”:不许将《审查报告》一个字泄露出去,否则严肃处理!

  就在回收《审查报告》时,潘冬华冒险将《审查报告》藏在其他资料之下,有幸留下了一份。直至病重时,才将真相告诉聂的战友。拿到这份审查报告后,聂的战友立即将该报告交给最高检、省检和全国人大代表,请求核查这个案件。

  在申诉材料中,聂小洪的律师将此案每一笔错误的认定,都详细列出,并用证据等指出其荒诞不经之处。但仍旧压力重重。

  该案相关人员证实,为了阻止给聂小洪平反,宋晨光以副省级领导身份,亲自找到再审法院有关领导干涉办案,更3次找到直接办案法官。

  “一个副省级领导,为了阻止法院纠错,竟然3次去找一个普通法官‘求情’,干扰办案,这真是全国少有。”知情人称,宋晨光被查后,曾亲口承认安排人员对聂进行诬陷,其实“没人举报聂小洪”。

  这些内容,记录在宋晨光的交代材料中。为此,聂小洪申诉代理律师在2018年提出书面申请报告,请求检察机关依法调取这些重要证据材料。

  在宜春当地,潘庭长、李庭长和他们的合议庭只是这场“官场魔术”中公开的对抗者,事实上,更多人则用举报信,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7万元“贿案”构成

  那么,聂小洪当乡镇长、乡镇党委书记5年,当县级的市委副秘书长、处长、宾馆党委书记兼总经理10年,这15年间,聂小洪究竟有多大的经济问题呢?

  《等深线》记者查看江西高院再审判决书发现:其万言“判决书”总共罗列了聂小洪个人总计7万多元所谓的“贪污受贿”问题,其中:3笔所谓“受贿”共1.8万元,4笔所谓“贪污”共5.2万多元。

  “这7笔共计7万多元所谓的贪污受贿,纯属子虚乌有、蓄意陷害。”聂小洪的代理律师称。

  2018年,三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最高检、最高法建议对聂小洪申诉案进行复查,再审纠错。由此,这起由王林大师测算出、宋晨光亲自指挥制造的怪案启动了全面复查程序。

  事实上,更早之前,著名律师钱列阳、汤忠赞即为聂小洪作无罪辩护。并曾当庭指出,一份所谓记载受贿数额的月历牌,实际系伪造陷害。该伪证被当庭揭穿后,相应指控旋即被拿掉。

  而12年前的2007年2月,四位著名的法律权威专家,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中心原主任樊崇义,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原副主任张泗汉,清华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张旺楷,北京大学法学院刑事诉讼学教授陈瑞华,在北京论证并联合署名认为:无法认定聂的行为构成“贪污罪”,也无法认定聂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作为退役军人,聂小洪所在参核部队的数百名退伍军人代表,曾联合署名写信,举报宋晨光打击报复,呼吁有关部门深入调查该案。

  根据最新提交的证据,所谓的受贿1.8万元,有9份新证据,以视频、照片、人证等,证明聂小洪没有受贿时间,不在受贿现场,没有受贿事实。

  至于所谓“贪污”5.2万元,新增的2份由政府机关出具文件及新搜集的24份案卷证据,证明并不存在所谓“贪污”的事实。

  记者了解到,聂小洪申诉案或迎来转机。不久前,由有关部门组织十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法律专家、著名学者、检察官、法官,就聂小洪申诉案举行听证会,期间更有人大代表、专家委员认为:宋晨光作为市委书记,如此动用公权力栽赃构陷,“围剿”每天为其服务的身边工作人员,令人发指。

  “蛇与酒”阴影

  2012年4月,宋晨光案在山东泰安市中级法院开庭后,人们才得知,除王林外,北京还有一位姜姓人士,在宋晨光的人生中扮演过大师,这直接牵涉一笔200万元的贿赂问题。

  姜大师系北京某公司副总经理,据传能量惊人。宋晨光结识后,即希望由姜大师活动,为其争取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之职。他要求一位在宜春樟树市搞房地产开发的老板,将200万元的两张银行卡送予姜大师,以用于在京城活动所需,并告诉姜大师:“可随意支配”。姜大师则告诉他,200万元已经捐给某大领导家族,用于大领导修家谱之用。

  提拔为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后,因并非副省长,宋晨光感到不满,先是打电话要求退钱,后又亲自带领亲友前往北京,堵住姜大师讨要说法。姜大师则称,你现在已经是副省级,也算是兑现了承诺,再说举报你的人那么多,运作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宋晨光怒斥姜大师,认为即使没有任何活动,他也能当到省政协副主席。

  争吵再三,姜大师将200万元的银行卡中剩余的30多万元退还给宋晨光。不过,相关部门最终查明,为某大领导“修家谱”之事子虚乌有,已花掉的160多万元实际被姜大师用于自己装修房子购买材料等。当然,相比于王林,这位姜大师连魔术都不会变,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这也是宋晨光敢于找他退钱的重要原因。

  宋晨光被查于2010年7月,整整三年后,2013年7月,曾经操控他于掌心的大师王林,才被媒体曝光。王林曾一度在电话中威胁报道他骗人的《新京报》记者,要用气功隔空戳死记者。又两年,2015年7月,王林因涉嫌绑架杀人被警方带走。2017年2月10日,王林因病,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林死前5年,宋晨光领取了死刑判决书。2012年4月27日,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宋晨光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宜春依旧。闲暇时,人们仍然会谈起10多年前那些荒诞事,有人叹息有人忧!或许这个560多万人口的设区市会大不一样;也有人点数宋晨光各个情妇的去向;王林那些真真假假的传说……

  官场的人,则总会提起聂小洪,这位宜春市第一个公开选拔出,并曾连续10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的县级干部,是如何卷入这场官场魔术,以及他至今仍在申诉的种种经历。

  跨过漫长的时间,再回望这一切,荒诞中似乎又有清晰轨迹可循:快速发迹、迅速膨胀、瞬间倒台的宋晨光,曾有着种种怪异之举,但领导不是心理咨询师,仅斥责了事,这也让他在迷信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遇见另一位官场魔术大师王林,一场前所未有的污染开始蔓延。

  “揭秘才能反思,污染就要修复。官场生态,无外乎法纪、人心。贪腐分子主政,势必有清正者反抗,并因此遭受打击。所以清除余毒,不仅仅应该是去除错误思想,更应该是扶正、纠正过去遭到打击、压制甚至报复的人和人心。”聂小洪的申诉代理人陈律师说。

  申诉10多年后,陈律师认为,“蛇与酒”的魅影,应该会彻底消散。

阅读(120)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