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sdndsx的博客
  正文

年羹尧悟道出奇兵
 
雍正元年十月,青海罗布藏丹增背叛朝廷,起兵作乱。雍正爷派年羹尧接任抚远大将军,赴青海平叛。年大将军号令数十万之众,开始的时候还趾高气扬,踌躇满志,但清军在明处,罗布藏丹增的叛军在暗处。年羹尧的几十万雄兵,就像拳头打跳蚤,有力使不上。几次拉网行动,都是劳民伤财,无功而返。年羹尧脾气本来就大,现在又多了一个古怪,变得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这不,前几天是喝酒骂人,昨天躺在露天草地上荒腔走板地唱戏,翻来复去总是《四郎探母》的词儿:“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今儿呢,更好了,和那个叫乌云其其格的蒙古女孩,在计议军机大事的帐蓬里下起棋来了!
说是下棋,其实哪是下棋呀,人家乌云其其格基本不会!年大将军脾气够好的,手把手地教。那年头也没交际舞和卡拉OK什么的,只有琴棋书画。四艺中,年羹尧选中了棋作为两人交流娱乐的工具。
象棋的走法,乌云其其格前一阵子倒是学会了。但要和年将军对弈,那还早得很呢。年羹尧明面上是教姑娘下棋,骨子里不过是拿人家寻开心。他摆了个棋势(见图1),诱骗小姑娘说:你拿红棋吧,红棋可以赢啊。你看,你送炮一将(炮三进六),我只能吃掉;你再送炮一将(炮二进六),我还是吃掉。你平车吃我卒(车一平六),不就赢了吗?



乌云其其格信以为真,要了红棋,在图1形势下接走:
炮三进六  车6平7
炮二进六  车7进9!
年羹尧说话不算数,这时突然变卦,没按事前说的平车吃炮,而是反弃车来争先!乌云其其格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为大将军故意送子给自己吃,逗自己开心。笑吟吟地想了想,用娇嫩的小手指点着说:我这有个边相呢,你以为我不敢吃呀!
相一退三  卒3平4!
女孩有心请教他,又爱面子,便自言自语说:我吃不吃呢?年羹尧小声说:吃不得呢。你要吃了这个卒,接下来我后面这个卒可以一直捣下去,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明显的坏笑,暧昧地说:一直捣到你的王宫深处。乌云其其格顿时红了脸,娇羞地举起手,咬着牙说:我打你了?年羹尧假装害怕,连连摇手: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好乖乖饶了我吧。
乌云其其格看了半天,才慢慢走出——
帅六平五  后卒平5!
这步棋走出来,红方就输了。但乌云根本看不出来,她还在一本正经思考。年羹尧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一笑,乌云明白自己上当了,隔着棋盘就扑了上来,压着年羹尧,把棋子往他衣服里塞。
两人闹了半天,年羹尧才拉着她坐好,把棋重新码回图1的样子。“其实,炮三进六这步棋,我是骗你的。”年羹尧老实地承认,“但不完全是拿你开心。这正是这个局的假象,红方先送三路炮,再送二路炮,好像有速胜,其实黑方藏有反杀的妙着冷手。就像你刚才看到的一样。”
“那正确的下法在哪呢?”
年羹尧想逗她说“在棋盘上呀,你自己找吧”,但不想再被她扑上来,他正喝着滚烫的奶茶呢,便实言相告:“正着是走炮二进六打将,三路炮准备来防守。”说着在棋盘上摆了起来——
炮二进六  车6平8
炮三退二
这步棋乌云看不懂,她问:“黑车可以下来打将呀,你不怕吗?”
大将军说:“你进车来打将,我可以退炮。”
“那我卒3平4呢?”
“我帅六平五呀。”大将军从手在棋盘指点着:“现在我有车下底杀棋和平车吃卒杀棋,两条路,你只能防一条。而你的黑棋可没有杀我的棋哟。”
乌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那黑卒不是可以吃炮吗?”
“黑棋不敢吃炮的。”年羹尧指指边路的红车,又指了一下黑4路卒,“红车现在叫着杀呢。”
漂亮女子恍然大悟,可马上又皱起了眉头:“那我走什么呢?”
“是黑方吗?走卒3进1打将。”
乌云想起了什么:“你好像说过,这样的卒子是不能下到底线的,下到底的卒子是最没用的对吗?”
“是的,”年大将军露出开心的笑容,“一般情况下是那样的。但在现在这个特殊情况下,它下到底线,是最有力的攻击。你来看——”
…………  卒3进1
红方不能上帅,只能进来对吗?
帅六平五  卒4平5
这步棋……乌云兴奋地叫道:“我知道,你刚才用过这一招。这是喊杀。”
“这不叫‘喊杀’,是‘要杀’,或者说‘叫杀’。明白吗?”
“就是‘喊杀’嘛,叫和喊不是一个意思吗?”乌云歪着脑袋问他。
年羹尧无奈地点点头,“好吧,你愿意这么叫也行。只要你明白这步棋的意思。”他接着往下摆:
炮三退一  车8平7
炮三平七  车7进7
年羹尧解释说:这步进车是必走之着,以攻代守,争取主动。我们带兵打仗的人,都会这一手。接下来双方的攻防变化是:
相一进三  象5退7
炮七平六  卒5平6
车一退一  车7平9
相三退一
大将军说:你先记到这里,因为这里面的棋,步步都藏有玄机,以后再慢慢消化。棋下到这一步,双方兑了车,局势大大地缓和了。虽然还不能掉以轻心,但和前面相比,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蒙古王一下子送了20位美女给年大将军,乌云其其格不过是其中的一位。年羹尧自从有了她,对别的美女都视而不见了。这其中的原由,就是乌云善解人意。若打自己的喜好上说,她对象棋毫无兴趣,但她却丝毫不露痕迹,既然大将军喜欢,那她也得喜欢。当下乌云装作兴致勃勃的样子说:爷,我来摆一下试试吧。年羹尧果然非常开心,把棋盘转了过来,让她看着方便些。
炮二进六  车6平8
炮三退二  卒3进1
帅六平五  (图2)


走到图2时,乌云记错了走法,她只隐约记得平开卒子叫杀,但忘了是向中间平一步,却走出:
…………  卒4平3
年羹尧一看,呵呵笑了起来:错啦,错啦,哪有往外平卒的!一看就知道是外行。这个卒子当然应该向中线靠嘛。
乌云故意撒娇说:我就向外平嘛,向外平怎么不好啦?
年羹尧最爱看她撒娇的样子,耐心地说:你看,红方老帅在哪里呀?在中间对不对?那么你的卒子过河来干嘛呀?是要攻击老帅嘛。你现在向外平,不是越走越远了嘛。说到这里年羹尧忽然愣住了!他眼睛死死盯着棋盘,他无意中突然发现一路隐蔽的杀法——
黑卒4平3后,红方还是得走炮三退一,车8平7和炮三平七交换后,黑方就不必车7进7啦,直接走车7进4到河口,要求车7平5杀棋,红只能车一平五守住,则车7平4黑方立胜!原谱中看似当然的卒4平5,却是坏棋!
“太不可思议了!”年羹尧直勾勾地盯着乌云其其格,“天哪,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乌云哪,你这是教我不按常理行棋呀!对,只有打破常规,出其不意,才能出奇制胜!”
乌云其其格完全被他弄糊涂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随手乱走的一步棋,怎么会让大将军如此激动,如此兴奋。但不管它们了,只要大将军高兴就好。
那一夜,年羹尧独自一人对着棋盘苦思冥想。他打了一辈子仗,还是头一次对着棋盘来考虑作战计划。其实,棋盘在他的脑海里,早就成了塞外广袤的战场。
清军在年羹尧的指挥下,故布疑阵,打破常规,以一连串反常的行动,逼迫罗布藏丹增露出了马脚。原来罗采取的战术是清军不动我不动,清军一动,我便向其尾部运动,跟随其后。所以在以前的大规模清剿行动中,年羹尧总是找不到叛军的踪迹。现在年羹尧突然打破常规,在战场上走出了想不到的棋步,罗布藏丹增的步调一下子被打乱了,虽然极力腾挪,终于还是露出了踪迹,年羹尧使出早就埋伏的预备队,四面包围,一举将其悉数歼灭。

 

阅读(535)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