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sdndsx的博客
  正文

金銮殿御厨镇番使


  康熙五十大寿前夕,番邦派遣了特使,送来贺礼。康熙也以礼相待,“净鞭三下响,文武两班齐,”大殿上郑重召见,赠了回礼。没想到正事办完后,那番使从怀里取出一幅黄绫,言道:“敝邦虽小,亦仰慕中华文化。某曾跟随家父,学得几着象棋。各位高居朝堂,必是上国名士,敢请指点一二?”说罢抖开黄绫,众人看时,是一局残棋。(见图1)


太监接过,呈与康熙看了。当下遍传群臣,谁知竟无一人挺身而出。群臣中,会下棋的倒不缺,但今天这盘棋,事关国体,责任重大。俗话说:“没有金刚钻,莫揽磁器活。”是以人人缄口,个个摇头。
张廷玉张相爷老成谋国,见机行事奏道:“棋虽小道,但不专心致志,不能穷其奥妙。虽是游戏,却非智者不能为。诸臣工每日为国事操劳,替皇上分忧,焉有闲暇走车斗马?圣上可宣旨,召京师象棋高手进宫。”
那番使听了,不等康熙开言,抢先笑道:“某在敝国,也是朝臣。下棋不过偶一为之,只想以棋会友,切磋一下而已。张相爷何必小题大作,惊动北京城的高手呢?”
张廷玉一时语塞。只见八王爷胤祀跨前一步,躬身说:“儿臣保举一人,可与番使对弈——四王爷胤禛自幼酷爱象弈,定当不辱使命。”说罢回头对四哥一笑。
 
原来这八爷素与四爷不睦,老八这是想出四哥的洋相。胤禛连忙出班奏道:“儿臣这些年忙于政务,疏了棋艺,还是请皇阿玛择贤用能,另选他人。”
没想到“八爷党”的老九、老十和老十四,一个接一个跳了出来,都说四哥谦虚,何必深藏不露?今日正当为国献艺,请皇上降旨云云。
康熙知道这帮儿子借沟出水,但这件差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派了别人自己也不放心,便说:“圣人云:‘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有博弈者乎?’今有番邦使者,献上棋局,欲求指点,着四阿哥胤禛酌情办理。”
别小看这两句话,康熙爷是既给了老八他们面子,又给老四留了余地,那番使虽懂中国话,但也听不出什么来。说话间那黄绫已交到四爷手中,这可让他为了难。
胤禛不是不知此局,他认识。正因为认识,所以不敢接。为什么?这个残局早在少年读书时就和十三弟摆过,但二十多年过去了,其中的变化虽没忘光,但记得的不到十之二三。眼下十三弟和太子均遭囚禁,内外不通,再说现搬救兵也来不及呀!
四爷走出大殿,吩咐卫士出去告诉本府家丁,速速回府取棋。暗中密嘱:让他们把这个拿给朱先生看,我这里急等回话。说着悄悄把黄绫塞到卫士手里。原来四爷假借取棋,命家丁拿着棋图去请教府里的老师朱先生。朱先生是四爷专从江浙一带请来的饱学之士,眼下教授着弘时、弘历(即后来的乾隆帝)和弘昼他们几个。朱先生懂象棋这是肯定的,可他知不知道这个局?难说。四爷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侥幸了,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法子呢?
这边四王爷正自烦恼,那厢走出了“八爷党”,原来已经散朝。老八的死党九爷胤禟,阴阳怪气地说:“四哥,何必舍近求远哪,这么大个皇宫,找不出副象棋?还巴巴的叫人回家取去!不会是回家拿棋谱吧?现背也来不及呀,哈哈……”
老十说:“这就叫‘平时不烧香,临死抱佛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老八用扇子指点着侍卫:“你们几个,快去找副棋来。那边几个,过来过来,你们把桌椅摆好,四爷要和外国使臣下棋呢。大家动作快点,这么多王爷大臣这等着呢!”
那侍卫中,有明事的,有不明事的。按说四王爷是领侍卫内大臣兼着内务府总管,这拨侍卫是四爷管着。但八爷的话又不能不听,不能明驳。不明事的屁颠屁颠张罗去了,明事的呢,那侍卫中有个小头目就是这么一位,当下对八爷陪笑说:“奴才们那里倒是有棋,可粗陋不堪,实在拿不出手。四爷派人回府取棋,必是上好的珍品。”
九爷抬手一扇子敲在侍卫头上:“八爷你也敢顶了是不是?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滚!”那侍卫头目唯唯诺诺,躬身而退。他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一定要说这么几句话,他是说给四爷听的。
四爷当下正要发作,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压一压老八他们的气焰,却见殿前执事的太监说:“四爷莫怪小的多嘴,御膳房有个小厨师有副上好的棋,和田玉的子儿,花梨木的盘儿。不过他可从来不舍得拿出来,那是他的传家宝。”
“那好啊!”老十四耳朵尖,听了马上说:“快别干站着啦,取去呀!”
四爷真是啼笑皆非,有苦难言。只得说:“把那姓刘的厨子一块叫来……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八爷他们几个听了暗自好笑,心说四哥啊四哥,你可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哪,厨子你也敢用?倒是张廷玉,一心为公,顾着朝廷脸面,散朝后以相爷的身份,请番使到待漏院喝茶,谈论些异域风情、民俗风光什么的。
 
不说那边几个王爷窝里斗,这边番使已是久等不耐,对张廷玉说:“泱泱大国,竟无一人敢与下邦寻常之士手谈切磋,实出意外。”张相爷正要解释,却听门外四爷哈哈一笑:“井底之蛙,安知天下之大?虚言夸辩,口出狂言。小李子,你就在宫里随便找个人,称称他的斤两,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那个叫小李子的太监回道:“御膳房有个厨子,姓刘,会走几着,但从不敢人前卖弄。不知可合王爷心意?”胤禛不耐烦地把手一挥:“会下就行了,不过应个景儿。你领他直接去大殿。”对张相爷投来的疑惑目光视而不见。
大殿上,桌椅早摆好了,那棋具果然精致,可那厨师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眉清目秀,不过二十来岁。听他一开腔,四爷故意说:“你是扬州人吧,你们扬州有‘三把刀’,棋上也有名声。我去过你们那里,‘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好地方呀。”
那番使见对手是个厨子,未免不悦,四爷打着哈哈说:“英雄不怕出身低嘛。想和我叫板,你得先赢了他。”
棋局既是番使所设,理应让厨师选择执红或执黑。小刘师傅挑了红方,一上来就走:
兵五进一!…………
这步棋把现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只有四爷微笑不语。在众人眼里,红方这只中心卒太重要了,怎么能说弃就弃呢?再说怎么看都不像好棋呀。有那一知半解的来到殿外,悄悄议论说,应该献车,走车五平六,让黑退车吃,红再落士解杀,可以争到一步棋呢。
…………  将4进1
番使上将,没吃兵!众人看时,才发现不能吃,黑如吃兵,前车吃象,连杀!
兵四平五  将4进1
前车平六  车4退5
仕四退五  车4进5
那先前说应该献车的人,现在看到红方终于献车,叹气说,晚啦,把老将弄上来有什么好处?厨师就是厨师,他们看的是菜谱,不是棋谱。
车五平六  车4退4
马一进三!…………
转眼间小厨师已连献双车,这步跳马入槽令人眼前一亮!显然,接下来这匹红鬃烈马就要马三退四杀将捎带着抽车了,原来红方让黑将上顶的意思在这里!那人又说了:小厨师棋谱看得不错,不知道菜谱看得如何?
观棋的慢慢地看出这步跳马的妙处来了,黑方不好办哪!黑如车4平6守住?兵九平八一横,黑将插翅难逃。那要是改走象5进3呢?没用,红方还是兵九平八,这棋没解。哈哈,没想到小厨师还真有一套!
观棋者紧张得手心出汗,心里如同揣了只兔子,那番使倒是不慌不忙——
…………  象5进7
马三退四  …………
黑方虽然躲过一劫,但车被生擒,只剩仨卒,而红方还有马三兵,看上去黑方虽然不是没有还击能力,但红方多一马总不是坏事。四爷拉了老八他们几个来到外面,小声说:“回去吧,你们也看不懂,在这还占地方,现教也来不及,这象棋里头的学问可大哩,资质差的学一辈子也白搭。”八爷他们眼看再呆下去也没意思,多半是和棋,悻悻地拂袖而去。
八爷他们走了,府里的家丁却来了。气喘吁吁地说,朱先生看了,说请王爷给他点时间……话没说完,四爷就打发他回去了:“告诉朱先生,没事了。”
大殿里,仍在鏖战。那番使已知自己占不到便宜,继续对弈,凶多吉少。遂对小厨师说:和了吧?这棋分不出胜负的。小厨师说:再走几着吧,这棋挺有意思的。说罢变了一着,把个底兵平了一步。这步棋,让番使托腮长考起来,足足一个时辰没有动子。
   观棋者大多来到了殿外,四爷早命人送了点心过来,就着茶,一边垫巴垫巴,一边谈论棋局。不但大臣们悄声议论,侍卫们,太监们,都有嘀嘀咕咕的。有的用手比划,有的用脚在地砖上点戳,示意这里走到那里,皇宫里千百年来哪见过这般光景!倒也是趣事一件。



一个下午过去了。眼瞅着天就要黑了,康熙爷也派人来打听,棋局进展如何。四爷命回:大有胜望。没想到后来康熙爷竟亲自过来了,也没穿朝服,就是寻常打扮,那番使站了起来,小厨师慌忙跪下,皇上笑道:“下棋嘛,不必拘礼。我在这看两眼就走,你下你的,坐,都坐。”也不知是分了神,还是研究不到家,那番使在图2局面时终于走出失着:
…………  后卒平5?
局后小厨师说,最顽强的下法是将6退1,还有漫长纠缠,但红胜券如握,不动如山。
马四退五!卒5平4
马五进六  将6退1
后兵平五!
   番使红着脸站了起来,示意认输,并向小厨师鞠了一躬。
   小厨师把自己家传的这副珍品象棋,赠给了他。对他说了一句话:两国以后要交兵,就在棋盘上交吧。没想到,这句话引得大殿里一片叫好,四王爷,张廷玉都点头称许,康熙爷也欣慰地笑了。

 

阅读(554)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