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sdndsx的博客
  正文

朱元璋铩羽胜棋楼
 
 朱元璋推翻元朝后,建都南京,国号大明。这一日,与群臣来到时称“南京第一名湖”的莫愁湖,前呼后拥,好不得意。因遥见湖畔有人席地而坐,悠闲自得地驰车跃马,随行军士便要前去驱赶,朱元璋笑道:“休去扰他。佳景如画,画中行棋,一壶香茗在手,何等悠闲,何等自在,又是何等的惬意!”说着环视群臣,用手划了个圈,“我等均不及也!”重臣中,李善长、胡惟庸等纷纷附和,而大将徐达却含笑不语。
“朕好生羡慕哪,”洪武帝抚掌感慨,“朕年轻时也曾沉迷此道,还自创了一套‘霸王卸甲’的杀招呢!这一晃,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李善长忙说:“圣上智勇天纵,臣追随多年,竟不知有此神招,乞圣上赐教。”
胡惟庸也说:“皇上您就露一手吧,让我等也开开眼。”
适见前面有一绿瓦红墙的二层小楼,朱元璋一抬下颏,说:“那就上去坐坐,吃杯茶,歇歇脚。”
早有太监找来棋具,奉上香茗。不过,因为这楼太小,容不下许多人,故只有徐达、李善长、胡惟庸等少数几位开国元勋才能上二楼伴君,其余的有在一楼坐的,有在院子里站着的——也难尽述。
却说洪武帝面对棋盘,托腮凝思,回忆当年的棋势。几位重臣不敢靠得太近,只远远看着。李善长见徐达眺望窗外风景,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说:“你是我们哥几个里头棋最高的,怎么好像没兴趣呀?”
徐达附耳说:“早领教过了。”
李善长正想劝他两句,却见皇上春风满面,笑道:“众爱卿来看,就是这个图势(图1)。这象棋就象行军打仗一样,棋理如同兵法。朕当年数败元军,靠的就是变幻莫测的中华兵法。你们看,红也是双车,黑也是双车,黑卒且不去管它。红双车是一根棍子,黑双车却是一把剪子——两口刀刃是错开的。”



李善长装傻:“哎呀,黑方厉害呀!”
    胡惟庸卖呆:“是‘双车错’吧?
    皇上得意地笑道:“从表面上看是这样。但朕为红方准备了一着回旋春光、扭转乾坤的妙手!你们看——”
前车平五  将5平4
车五平六  将4平5
车二平五!车1进2
相五退七!将5平6
车六平四  红胜。
“这一着车二平五,看似明珠暗投,南辕北辙,无关痛痒,缓不济急,实际上却玄机深藏,锋芒内敛,是致黑于死地的断魂枪,”皇上兴致勃勃,眉飞色舞。“接下来这步退相——”
李善长恍然大悟,满脸敬佩地说:“霸王卸甲!”
皇上含笑点头。
胡惟庸忙凑上前去:“让臣把这棋抄回去,令儿孙世世代代详加研习,受用终生。”
不知是看不惯两位同僚的肉麻和溜须,还是瞧不上朱无璋的自得与轻浮,徐达终于说话了:“早年我也曾学得一个图势,叫‘花子脱帽’,不知皇上和列位有兴趣否?”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心里都是“格登”一下。朱元璋早年当过叫花子,这谁都知道。徐达现在这样说,不是故意揭皇上的老底吗?!
    徐达自顾走到棋盘前,把棋摆回初始局面,然后拿起黑卒说:“我的‘花子脱帽’和皇上的‘霸王卸甲’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图势、子力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只卒。”说着,“啪”地一声把黑卒打在红方的下二线上(见图2)。


  

 

皇上面无表情地说:“换汤不换药。说法不同,杀法还是一回事。”
徐达说:“皇上想不想试试?”
“好啊,”朱元璋欣然应允,“那就摆几着吧。”
   李善长和胡惟庸对了一眼,不明白这徐达到底在搞什么鬼。就这么动了一个卒子,难道说黑棋就能大翻身了?他俩也是懂棋的,时不常的还下几盘,可看来看去,没看出这只卒子妙在哪里。
    正思量间,一君一臣,一龙一虎,已经分踞棋盘两侧斗上了——
前车平五  将5平4
车五平六  将4平5
车二平五  车3退4!
朱元璋还是照老方子抓药,行来轻车熟路,却不料徐达突然弈出一步退车献车!这步棋下出来,不光是皇上,就连李善长和胡惟庸也都是目瞪口呆。
皇上毕竟年轻时玩过象棋,加上本是人中之龙,定力超强,冷静细看之后,不免哑然失笑:“虽然不是杀局,但和棋也不错,皆大欢喜嘛。”说罢,接走:
相五进七  将5平6
相七退九  车3平4
胡惟庸抢先奉承道:“妙,太妙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糜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皇上于惊涛骇浪之中,安之若素,巧妙兑车,高,确实太高了!”说完剜了李善长一眼,心说:老狐狸,回回都叫你占了先,这一回我也得个头彩,气死你!
眼看棋盘上是单车对单车,黑方多个低卒,但红方还有残士相,朱元璋本想走车五进二保士,但又觉得太过委屈,一时性起,拿起车“啪”地一下就把黑士给剁了——
车五进八  车4进3
帅六平五  车4平1
车五退四  车1平6
朱元璋的棋虽然不如徐达,但走到这里,他还是看明白了,这棋红方不行了,九宫近卫没人啦,光凭单车怎么能顶住车卒联攻?便对李善长和胡惟庸说:“我干嘛吃他士?应该保士呀。”
李胡二人连连点头称是。
徐达把棋摆回到刚兑完车的形势(见图3),请皇上另走。皇上一边走车五进二保士,一边说:“这棋我有士又有相,你怎么赢我?和棋吧?”


 


   皇上说这话,透着心里虚。李善长和胡惟庸都听出来了,这是递话呢。你徐达要是明戏,马上说:可不和了怎么的,神仙来也赢不到了。可徐达这头犟驴,今天也不知搭错了哪根筋,好像就是要和皇上对着干。胡惟庸心说:你要对着干,也别明着来呀。你跟这棋盘上治哪门子的气呀?你要真恨他,到别的地方下手去。
李善长呢,心说:得,有好戏看了。这里头没我什么事,老夫就是个站干岸的。
不说各人心怀鬼胎自盘算,徐达手起子落,轻轻动了步车,走:车4平3。皇上想来想去,走帅六平五叫杀,希望黑车3平6回去守住,于是仕六退五,下步兑车成和。不料徐达走的是车3进5打将,再车3平6守住。这一来,皇上退仕兑车的计划就成了可望不可即的水月镜花。
眼看单纯防守是此路不通,朱元璋索性伸车打将,趁机吃士,以攻代守:
车五进五  将6退1
车五进一  将6退1
车五退四  卒2平3(图4)



 
走到图4局面,朱元璋一看,不好,徐达你这是要“逼宫”啊,下步黑车退一打将,红帅只能上顶,则卒3平4叫杀,红方就交代了。
车五平三  车6退1
帅五进一  卒3平4
车三退二
走到这里,徐达用手点了点棋盘,示意黑有车6退2叫杀,朱元璋定睛看时,心都凉了。李善长和胡惟庸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朱元璋仰天大笑,说:“徐爱卿武艺超群,棋艺也不凡哪!真是我大明的栋梁之臣。朕今天高兴,这园子,这湖,这楼,都赏你了!”
过了两天,皇上派人给徐达送来了亲题的匾额:“胜棋楼”,还有一副对子。联云:“烟雨河山六朝梦,英雄儿女一枰棋。”
但洪武皇帝从此不下象棋了。
不但自己不下,还不让百姓下。颁了禁棋令,建了“逍遥楼”。
过了若干年,徐达发背疽,医嘱忌蒸鹅,皇上偏偏派太监送去蒸鹅。徐不日身亡。再后来,有传说称,明太祖和徐达在莫愁湖下的不是象棋,而是围棋,局终时棋盘上还呈现出“万岁”两个繁体字呢!

 

阅读(96)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