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无局
  个人资料

用户:无局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42213
关注粉丝:0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胡同高手
职业:自由职业
现居:广西
家乡:广西
    《推倒“胡规”》一部专门讨论象棋棋规创新的著作。无局 著
  推倒“胡规”

《推倒“胡规”》 在京东众筹了,网址: https://z.jd.com/project/details/66054.html

  正文
换汤不换药的新“胡规”可以休矣! 2015-12-5 20:00:00 类别:棋文

此文2010-1-9发表于中国象棋大师网

作者 无局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棋坛又有一件大事发生,“九城置业杯”2009中国象棋年终总决赛终于鸣锣开赛,此一赛事亮点十足,诸如冠军奖金最高、赞助商投入最高、赛事规格最高、参赛棋手等级最高(32强参赛棋手中含象棋棋手等级分最新排名前28位棋手)、数百万巨奖竞猜、象棋宝贝“场间舞”、娱乐明星助阵、现场开放式观棋(也不知道棋手们能否专心下棋)、“新”思路拓宽“老”平台(即所谓的独特的“平面、电视、网络”整合、“体育、娱乐”交叉的立体传播模式)等等,总之搞得是娱乐性十足、十分吸引众人的眼球,并号称吹响了“市场娱乐化”“象棋娱乐化”的冲锋号。

可以说,“功夫在棋外”方面的工作做得是有声有色(看来商人的加入其运作还是比纯棋人操作要气派一些),这里笔者绝无半点嘲讽之意,无论怎么说有更多的人支持和关注象棋都是件好事情。

但是,“功夫在棋内”方面的工作却是不尽如人意,原因是采用的仍是换汤不换药的新“胡规”竞赛方法(要使棋手能专注于功夫在棋内,一个根本保障是要有一个合理的竞赛方法,而非是让棋手存在撞大运心理钻规则漏洞)。该竞赛主要方法为“每轮比赛抽签决定先后走,先手方用时60分,后手方用时30分,每走一步加15秒,先手和棋得1分,后手和棋得2分,胜者得3分,首局和棋则加赛一局,加赛先后手及用时和首局相同,每轮先得3分者胜出”。

说它是换汤不换药,这里我们可没有冤枉它。先来看历年来新旧“胡规”的一些发展变迀。2006年7月在“威凯房地产杯” 全国象棋排名赛上首次推出预赛贴时贴分,决赛红和判负。同年11月在全国个人锦标赛上暂停红和判负,仅保留了预赛贴时贴分,决赛则回到加赛快棋的老路上。2007年5月全国象甲联赛通过引入竞叫机制,恢复了红和判负。同年9月在全国个人锦标赛上暂停慢棋红和判负,引入加赛快棋红和判负。2008年12月在全国象棋超霸赛上恢复竞叫,由首局判负改为次局再判负的新三分制。2009年12月“九城置业杯”中国象棋年终总决赛取消竞叫,同样执行由首局判负改为次局再判负的新三分制。

这里,可以明显看到“胡规”的一个发展轨迹:慢棋直接红和判负、竞叫红和判负、慢棋被反对只能在快棋红和判负、竞叫后次局红和判负、取消竞叫次局红和判负。在质疑和反对声浪中,“胡规”变化是有的,由一局制向两局制转变(一局制解决方案由于反对声浪太大被迫取消)、竞叫改为非竞叫(闹哄哄的竞叫讨价还价变为抽签决定先后走)。然而,不变的则是其核心:用时间对红方进行补偿,和棋黑胜。药还是那药,汤则由一局竞叫旧汤换成两局不竞叫新汤(红黑双方用时也有一些变化),棋手们喝下去就没有原来那么苦了(天知道,如果反对声浪再起,为减少阻力“胡规”的制定者们是否又来个三次和棋黑胜直至N次和棋黑胜的把戏)。

可见,“胡规”为在和棋结果出现时能判决出棋手胜负(这也是“胡规”的制定者们津津乐道的地方),不得不人为地对红黑差距进行平衡和弥补(在此问题上,“胡规”的制定者们却躲躲闪闪不能给大众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应该承认“胡规”在人们质疑反对声中不断改良,今天反对声音与以前相比似乎也逐渐小了一些(对红方棋手,给你充足时间两盘棋机会你都赢不了一盘让你出局你也没有什么话说;对黑方棋手,尽管用时少但两盘棋都守和的话你就可以胜出也别抱怨什么。此外,此规则用在棋类管理最高当局主办的赛事上,奖金又如此之高,相关部分人士也不便再说什么估计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然而,反对声音逐渐变小并不表明新“胡规”本身就合理。实际上,新“胡规”的硬伤还在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改善。不过,过往人们在质疑“胡规”时更多是从其实行效果不佳方面考虑,较少从它的理论基础是否具有足够科学合理性方面分析。这些因素(质疑和否定力度不够)导致“胡规”近几年来还不断在大赛中频频亮相扩大其影响力,因此我们有必要在“胡规” 的理论基础合理性方面进行一些深入的分析探讨。

那么新“胡规”理论基础是否具有足够的合理性呢?这里只须分析其核心理论“用时间对红方进行补偿,和棋黑胜”是否具有足够的合理性即可。先来看一个简单的问题,传统象棋红黑差距是否能用时间补偿?实际上,传统象棋中红黑差距到底是多少现今也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楚(就是最乐观的估计,时间再过个三、五百年也未必有人能说得清楚,仅就此点象棋的博大精深就可见一斑)。这里的不清楚至少有两个方面含义,一是不清楚用什么量来衡量这一差距合适(比如就是象棋相同的子在不同空间和时间作用大小值可能就不一样,还有多一子少一子之后各子相互配合综合子力大小值也存在很大不同);二是不清楚这个量具体值是多少。

不过,有一点却是十分清楚的,即红黑差距是与人无关也与时间无关,它是由象棋自身所决定的(棋手去不去下棋红黑差距都客观地存在在那里)。换句话说,红黑差距本质上并非是时间。也就是说,单纯用时间来弥补红黑差距在理论上是缺乏科学根据的。与此相适应,时至今日“胡规”的制定者们也还没有那一个人站出来说传统红黑差距经科学证明确确实实就是个某某分钟,否则的话一局制的旧“胡规”已经大为成功不会现今这么费力劳神又再搞个二局制的新“胡规”了。

奇怪的是,前面的问题还未解决好(解决问题的一丝曙光都还看不到),现在“胡规” 又再人为地制造出什么“和棋黑胜”这样一个大的“差距”来,又要对这一系列差距(包括先后手、和棋黑胜)来进行平衡和弥补,将问题搞得更复杂更难解决。笔者实在是佩服“胡规”的制定者们有解决如此宏大问题的决心,更令人诡异的是问题可以更大更复杂,然而方法用的还是连简单问题都解决不了的原方法,不知此一研究逻辑又是从何而来的。

其实,差距本质上还是子力资源上的差别造成而不是时间上的差别造成,尽管时间也是资源(正是此点“胡规”看上去貌似合理)但并非是严格意义下的资源。打个比方,两位棋神(可理解为每一步都不会下错的高手)对弈,一方如果有足够的子力他就能战胜对手,反之如果缺乏足够子力再给他增加个一万年也战胜不了对手。相关的例子还有,围棋就是贴目而非是贴时间。此外,如果单纯用时间可以弥补差距的话,看这样一个现实例子,红方棋手让黑方棋手双车、和棋黑胜,这样的差距也可以用时间对红方进行弥补。但是如果黑方棋手有足够时间应对,那么给红方棋手加多少时间都弥补不了这一个差距。可见时间在资源因素中定位是复杂的,单纯用时间并不可以弥补差距必须跟某些东西结合起来才有可能。

可能有人会反驳说,现实中棋手是人不是神,棋手思考需要时间走子也需要时间,因此用时间来补偿差距也是可以的。当然,棋手只要是人,不要说思考时间了走子按钟时间你总是需要的,如果连这时间都让黑方棋手紧张万分的话,黑方棋手棋力自然也就大打折扣。“胡规”制定者们动的脑筋正在这里,给红方加时间并非他们考虑的主要问题,他们考虑的主要问题是给黑方减时间而且是减到黑方不能正常发挥棋力以抵消差距。

确实在这一点上,“胡规”的威力又是巨大的,因为通过时间杠杆可以做到将黑方棋手棋力发挥降至几乎为零,哪怕黑方棋手棋力再高再强。不信?看看以下这则幽默故事:三岁男孩幼儿园放学回家后很自豪地告诉母亲,他今天下棋用时不到三分钟就战胜了全国象棋第一高手--棋王,孩子的母亲很纳闷,明明昨天晚上才刚刚开始教他学习象棋ABC,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棋力有如此大的长进,难道儿子是棋神投胎下凡不成? “你是怎么赢的?”男孩母亲问, “采用‘胡规’,我执红先行用时三分钟,棋王执黑后行用时五秒,结果棋王超时作负”小男孩轻松回答道。

问题是这样做科学、公平吗?先看科学性方面,在棋手棋力客观的量化标准、棋手棋力每少一个单位时间棋力会降低多少(随着时间的减少,棋手棋力发挥下降速度还不是线性的而是非线性的。比如,黑方棋手用时三十分钟减少一分钟对其棋力发挥影响不会很大,但当黑方棋手用时三分钟时减少一分钟对其棋力发挥影响却是巨大的)、“差距”具体值是多少等都没有能给出的时候,又如何可能定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补偿时间?

在象棋界,随着“胡规”的出台,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大“科学”奇观,即在“差距”是个什么量、“差距”具体值是多少、棋手棋力如何具体量化、时间在资源因素中如何定位等问题统统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却得出个“差距”就是某某时间的关系公式,更不可思议的是现在更是“准确”地得出“差距”就是一盘棋固定的30分钟时间(为什么红黑用时是60/30而不是40/10或31/1?类似这些复杂的问题愚钝的笔者自然是不好问了,这里笔者只想向“胡规”的制定者们讨教一下,既然如此宏大问题都已经解决,那么请告诉笔者传统红黑差距这个“简单”问题红黑差距又是个几分钟)。

再看公平性方面,退一万步说就算时间可作为资源对这些差距进行补偿,但也仅仅是其中一个补偿因素而已,远非惟一的因素。为何这样说?因为至少还要再考虑棋手棋力这个因素才行。但现实中各棋手棋力不同(这也是公平棋规能区分出棋手们胜负的前提条件),下棋的效率自然也不同,不同棋手要弥补相同的差距所需要的时间当然也是不同的。

举个例子,甲乙两棋手对弈,甲棋手棋力高一些乙棋手棋力低一些,甲抽中签先走,如果给予甲的时间不足或超过补偿差距说明规则不公平,如果给予甲的时间刚好弥补差距,那么此一相同的时间如果乙抽中签先走自然弥补不了差距,对乙自然不公平(未曾下棋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人为制造一个差距后,又要用固定时间对所有选手进行弥补,这必然导致某些选手在起跑线上优势得到放大,某些选手在起跑线上优势却是缩小(一个公平棋规是要让竞赛双方优势尽可能地发挥出来,而不是将一方优势放大同时又将另一方优势缩小),最后出来的赛果自然也是失真的。

此外,还必须明确指出一点,一个公平的规则应该是对所有选手从比赛开始到决出胜负自始至终使用的都是相同指标考核,没有人能例外。而“胡规”却反其道而行之,对不同选手有不同的指标考核搞双轨制(如一方取胜方为胜,另一方守和即为胜),在差距无法很好平衡情况下,产生不公平也是必然的。

从以上的分析可知,单纯用时间对差距进行弥补既不科学也容易产生不公平。很不幸的是,“和棋黑胜,贴时竞叫”也好、“取消竞叫次局红和判负”也好,统统都是单纯使用时间对其中一方棋手进行弥补(笔者也非常纳闷为何“胡规”来来去去就仅此一招)。在科学性难保障的情形下,公平性也大打折扣。完全可以说,新“胡规”核心理论“用时间对红方进行补偿,和棋黑胜”是缺乏足够合理性的,它既不科学也不公平。

由于“胡规” 理论本身合理性的严重不足,实践中的实际效果自然也不会好到那里去。不少人士都曾谈论过其弊病,相关讨论文章可见《张强专访:胡规是有益尝试 长远看对象棋有害》、《王斌:多数人反对“胡规” 和棋太多非象棋命门》等。这里笔者也再进一步谈一谈它的弊病问题,前面笔者谈到“胡规”不合理主要是从它欠缺科学性和公平性方面考虑的,以下则从其它一些方面来谈。

传统象棋,尽管红方先行有一些优势但红黑差距毕竟不大,众多的棋局中棋手攻防转换是经常可以看到的,红黑棋手你来我往有攻有守,激战成和的情况也不少,鼓励双方争胜也容易一些。而“胡规”本质上不是给红方棋手加多少时间的问题,而是给黑方棋手减时间迫使棋手棋力不能正常发挥问题。这样在棋局中更多看到只能是红攻黑守,双方攻防转换局面很少看到,先不论谁胜出,观众更多看到只是一面倒棋局(更滑稽的是有时黑方棋手多几子也不愿进攻,因为守和即胜何苦去冒这个险),不但棋局质量差而且精彩性也大减。

一个公平理想棋规应该满足以下几个主要条件:一、对竞技双方公平。二、易于分出对弈棋手的胜负。三、能充分保证棋局质量,有益于象棋棋艺发展。四、可较好保持象棋的传统。将新“胡规”与以上几个条件遂一对比,新“胡规”仅仅是勉强满足第二个条件(人为制造出胜负的嫌疑还相当大),其它的条件都不满足。

这样的结局完全是“胡规” 制定者们的研究方向错误造成的,在原有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又再人为制造出另一个更大的问题,然而所采用方法却没有任何的改变(其实就是有更多的方法改变此种情况下也很难解决)。

这里,说得客气一点是制定者们研究方向错误造成的,说得不客气则是制定者们研究逻辑混乱造成的。为区分胜负“胡规”在红黑之间人为地树立起一道差距“和棋黑胜”,这就对红方棋手产生新的不公平,为补偿红方棋手惟有限制黑方棋手棋力的发挥(如果黑方有够时间应对的话,给红方加再多的时间都不能弥补此一差距,这也是“胡规”将时间作为补偿惟一使用手段的局限性),而限制黑方棋手棋力的发挥棋局质量自然就会大打折扣。公平竞争、易于区分胜负、保证棋局质量根本不可能同时兼顾,这就是“胡规”的真实窘境。而所有这一切根源都在“和棋黑胜” 这一创意(对象棋不是重大创意而是重创)上,不扔掉这块招牌“胡规”永远都不可能从这一窘境中跳出。

令人遗憾的是,今天新“胡规”在被迫进入多局制的情况下(由于就一盘棋来说和棋还是有相当大的可能,所以新“胡规”实际上就是多局制),仍然一味拒绝接受国际上一些优秀竞技项目的行之有效方法(即多局制竞技比赛通常采用交换场地、交换先后手、交换发球等措施)。

例如,足球比赛中对阵两队上下半场就相互交换场地同时交换开球,两个半场当然会有一些物理差别,如两边球场的框长、框宽、框高、场地凹凸(如下雨时一边积水多一些一边少一些)等会有所不同,足球管理者承认这种差距,但并不是给其中一队弥补什么(如果真要这样做不“累死”他们才怪)而是让两队换边都各自承担这一差距。此外,桥牌竞技项目中的“复式桥牌”规则也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当然,这里我们质疑批评“胡规”并不是质疑批评“胡规”制定者们的改革勇气和决心,而是质疑批评此一方案是不合理的、对象棋运动发展是起反效果的。对于笔者以上的讨论,可能某些“胡规”支持者会说,请你先拿出一个方案试试,否则别在这里质疑批评“胡规”这样不是那样也不是。

对此,笔者的观点是,任何人都可质疑“胡规”(因为“胡规” 的讨论本质上还是学术问题的讨论,而在学术问题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权威或凡人,相信“胡规”制定者们也有接受别人对自己学术观点批评的雅量),哪怕质疑者仅是三岁的孩童(有时孩童的作用也是挺大的,毕竟成人有时反而会有太多的顾忌,而童言则是无忌的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听过皇帝新衣的故事就好理解),而不要预先对质疑者设定任何的前提条件。

实际上,在棋规问题讨论中笔者并不是只有质疑批评,也有一些建设构想和方案。相关讨论见笔者近两年来的几篇拙文《关于中国象棋新棋规改动的一些建议》、《呼吁采用含技术指标的“主客场”制式象棋赛规》、《对“主客场制式象棋赛规”质疑相关问题的回应》。当然,对于这些构想和方案,同样欢迎任何人进行质疑和拍砖,笔者绝对不会对质疑者提出任何附加的前提条件。

由权威提出(不要以为权威就不会出错,伟大的爱因斯坦在与科学家玻尔关于量子力学的争论中就是落败的一方,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公开认错否定自已坚持多年的“黑洞悖论”就是一些明显的例子,希望“胡规”的制定者们也要有公开认错的勇气),在强大权力、金钱支持背景下新旧“胡规”这几年频频亮相,这一局势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然而,此一错误的理论一旦长期实施对象棋运动事业发展又是极其不利的。有鉴于此,这里笔者要说:换汤不换药的新“胡规”可以休矣!

 

 

 

阅读(1373) | 评论(2)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无局:
2008年1月至2010年3月,两年左右的时间里鄙人在“中国象棋大师网”发表过数篇批驳“胡规”的文章,其中就包括《关于中国象棋新棋规改动的一些建议》和《新分先制规则向“胡规”宣战》这两篇文章,在这两篇文章中, 鄙人构造了“新分先制”规则,此后又经过几年时间的沉淀、思考、完善,鄙人认为这一规则是切实可行的并撰写完成《推倒“胡规”》书稿,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一新规则。
2015-12-12 11:14:00
无局:
象棋,是大众的象棋,为使棋规改革向正确的方向前进,如果仅靠人微言轻的作者呼吁,作用当然是极其有限的,这需要大家的积极参与和推动,目前《推倒“胡规”》一书已放在众筹网上众筹,希望有更多的网友能够前去关注和支持。
附注:《推倒“胡规”》众筹的网址:http://www.zhongchou.com/deal-show/id-284746  
2015-12-12 11:12:00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