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无局
  个人资料

用户:无局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42214
关注粉丝:0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胡同高手
职业:自由职业
现居:广西
家乡:广西
    《推倒“胡规”》一部专门讨论象棋棋规创新的著作。无局 著
  推倒“胡规”

《推倒“胡规”》 在京东众筹了,网址: https://z.jd.com/project/details/66054.html

  正文
新分先制规则向“胡规”宣战 2015-12-5 20:05:00 类别:棋规

此文2010-3-11发表于中国象棋大师网

作者 无局

 

棋规争论和改革已有几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当今棋界的一个大论战。然而,今天的“改革”结果却是令人大失所望,某些人在“改革”、“区分胜负”、“救亡图存”、“娱乐象棋”等幌子下胡乱改变原规则,象棋的传统和魅力受到极大的损害,对象棋不是改革而是破坏,名誉上是象棋的“改革者”实际上却是象棋的破坏者。

无可否认,传统象棋由于红黑差距不大,对弈棋手水平相近时,和棋也是自然结果之一,因而在一局制对弈中棋手胜负不易区分。但分不出对弈棋手胜负并非和棋之过,而是“改革者”的思维没有创新、没有了解公平规则要义和象棋本质之过!

象棋作为竞技项目大家族中的一员,区分对弈棋手胜负当然是需要的,但棋规仅仅只为区分胜负吗?棋规改革是需要达成一个共识的,没有共识相关改革将陷入困境而且争论将永不休止。在笔者看来棋规改革的共识应该是:一、对竞技双方公平。二、易于分出对弈棋手的胜负。三、能充分保证棋局质量,有益于象棋棋艺发展。四、可较好保持象棋的传统。

在公平竞争、棋手棋力都能充分发挥的前提下,分出棋手胜负才有意义和令人信服。也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才能最好保证棋局质量和保持象棋的传统,同时比赛才能更精彩、更具观赏性。遗憾的是,新旧“胡规”的出笼却是与以上共识严重相违背,有要人甚至声称就是要让棋手们在不平等环境下对弈逼他们分出胜负,也有人替“胡规”辩解说规则从来就是不公平的(似乎要营造公平环境就不可能分出胜负的氛围)。

多么可悲!今天世上不公平的事已经太多,棋规本是最应该也是最容易做到公平的,笔者对连棋规都不能做到公平深为痛心。坦白地讲,笔者一介布衣本非棋界中人,跟棋界也没有任何的利益瓜葛,加入到棋规讨论完全就是希望象棋界能拥有一个公平的棋规!

科学是最容易辨别真伪的。象棋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其棋规构建本质上还是属于学术方面东西涉及的只是技术层面的讨论,按理同样是最容易分出对错的。然而,“胡规”的制定者既不能给大众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也拒不接受别人的批评一意孤行地推行“胡规”(这可能与“胡规”制定者中的某些人缺少必要的科学素养有关),似乎惟有“胡规”才是正确可行的。在强大的权力、金钱支持下有持无恐,不但将“胡规”频频施行而且还美其名为改革探索。有人甚至将“胡规”吹捧为象棋改革的第一步,先不论它是不是改革的第一步(很可能只是吹牛而已,其实从历史上看象棋就是从一步步改革中形成和发展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错误的一步而且是极其错误的一步。

对于大众的广泛质疑和批评(更多人能够站出来对权威进行批评和质疑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尤其是对掌握重大资源的权威人物更是要加强监督,不能让某些权威人物随意错误的决策阻碍象棋的发展),某些“胡规”的制定者和支持者内心可能很不服,不服也可以就请摆事实讲道理让别人信服。这里,笔者倒是真诚希望“胡规”的制定者或是支持者有人能够站出来撰文系统说明“胡规”的科学性、公平性、棋局质量能够有坚强保障在什么地方,也让大众了解“胡规”出台所持的理论依据到底是什么。

遗憾的是,直到今天笔者也沒有能看到这样有份量的文章(透彻分析“胡规”缺陷的文章倒见得不少,可叹的是“胡规”的制定者手上虽握有重大资源,然而却连一篇像样的“胡规”说明文章都写不出来,更是不敢在网上与质疑批评者进行公开的辩论)。在笔者看来,棋规构建还不至于是什么重大技术机密不能公布于众,而且象棋也是普罗大众的象棋并非是某一个人或某个单位的象棋,强制推行“胡规”之下,如果“改革者”真有这项技术而不公布于众,那就是剥夺了广大棋手和棋迷的知情权。当然,也可能是笔者孤陋寡闻没能发现这样精彩的说明文章,那就请知情人指点一二好让笔者也能见识见识。

事实上,“胡规”不但漏洞百出而且也远远不是正确可行的规则。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以下就从技术层面进行一些分析。

由于传统红黑差距不大,加上现今众棋手也都很努力、高手之间水平也都相近,这样情况下对弈结果存在一定比例的和棋是自然合理的(这样情况下如果不存在和棋反而不正常)。理解这些,千百年来和棋能作为传统象棋的瑰宝之一也就不奇怪了。不过奇怪是现今却有人将棋手分不出胜负怪罪于棋手水平太相近(谁让你们太努力、水平太相近搞得我分不出胜负)及和棋上,对和棋欲去之而后快,于是乎新旧“胡规”粉墨登场。

看看最近出笼的新“胡规”, “每轮比赛抽签决定先后手,先手方用时60分,后手方用时30分,每走一步加15秒,先手和棋得1分,后手和棋得2分,胜者得3分,首局和棋则加赛一局,加赛先后手及用时和首局相同,每轮先得3分者胜出”。

这里,新“胡规”走的仍是“贴时贴分”的旧路,用的也还是“和棋黑胜”老创意(尽管规则在文字上不再写“贴时贴分、和棋黑胜”,但实际上仍是同一回事)。惟一有点改变是一局制变为二局制,不过这二局制的新“胡规”在笔者看来也只是“胡规”制定者的权宜之计,以平息部分反对声音、欺骗一些不明真相的棋迷而已。既然“胡规”制定者声称时间可以弥补差距,如果这是事实的话自然在一局制的旧“胡规”中应该也可以,但现在却偏偏再搞个二局制的新“胡规”,难道是制定者故意延长赛程浪费宝贵资源不成?当然,“胡规”制定者还不至于笨到要故意延长赛程浪费资源(这里顺便说一句,新“胡规”之下赛程更不好把握偶然性更大,如有些轮次的比赛一局就结束而另一些轮次的比赛则需要两局才能完成,给赛事主办方增添不少麻烦),作为制定者谁不希望自己所提的政策方案尽善尽美,宁愿冒着故意延长赛程的嫌疑仍要坚持这样做自然是另有用意(为使“胡规”能顺利出台执行下去,在对其所有损害中取较轻的一些,两害相较取其轻这样的道理某些人还是懂的)。可怜的是,新“胡规” 的某些支持者受到蒙骗而不自知,还认为其出台的一条强悍理由就是可以有效避免赛程的延长。

走上二局制就走上二局制,本来二局制就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采用分先的办法。实际上,国际一些优秀竞技项目在多局制竞技比赛通常就采用交换场地、交换先后手、交换发球、交换牌型等措施。可以说,这一些形式的措施和方法被世人普遍认为是公平、公正的。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如足球规则、篮球规则、网球规则、乒乓球规则、复式桥牌规则等。同样,对于象棋民间过去就常有这种形式的分先大赛,如一九五三年六月象棋名宿杨官磷与陈松顺在广州举行的十局分先大赛,也没有棋迷会说这种形式的比赛不公平。

就一盘棋而言,红黑差距是客观存在的,我们承认这种差距。这也是象棋的本质东西之一,不过以现今人们对象棋的了解和技术能力,还是无法确定这差距的具体值是多少,当然也就不可能对一方进行准确的弥补,或者说此种情况下任何形式的弥补都是欠严谨的。可见解决红黑差距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胡规”制定者有解决此问题的雄心,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并不具备这个能力。此外,是否有必要在一盘棋中解决红黑差距也是很值得商榷的,传统象棋中棋手都是在这红黑差距内比赛(尽管也有让马局之类的棋局,但这并非是传统象棋的主流),并没有给任何一方棋手弥补什么。由于这一些原因,一局制的旧“胡规” 触礁搁浅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尽管不能解决红黑差距问题,但我们还是可以让对弈棋手在相对公平的环境下竞争,那就是以上提及的分先办法,使得对弈棋手拥有相等资源(估且称为正资源)同时也面对相等的抵抗资源(估且称为反资源)。红黑差距让对弈双方棋手轮流承担,并无必要非要弄清楚红黑差距的具体值是多少,更无必要始终刻意给一方棋手弥补什么,这样对弈棋手的胜负惟一由他们的棋力高低决定而不是别的因素。

可是,“胡规”制定者却一再拒绝这一行之有效的措施,死抱“贴时贴分”不放一味进行弥补(不仅包括先后手差距而且还包括和棋黑胜这个更大的人为差距),一局弥补不行再来两局弥补,誓将不科学、不公平进行到底。

而对于分先制,有人站出来说风凉话(个别极力吹捧“胡规” 的人士甚至说什么“换先再来一盘,除了延长了赛程,本身也并没有消除不公。假如只是一盘棋,那么只有一方遭遇了不公,而假如换先再来一盘,势必让另一方也遭遇一次不公,通过两次不公来相对扯平,这是高明的解决办法吗?”,虽然此人文笔极好,写的不少文章也是文采飞扬,但思想却是十分的混乱,可以质疑分先制不公,但却对新“胡规”之下始终两盘棋都对一方不公这样的状况存在采取纵容和欣赏的态度,如此公平观也让笔者大开了一下眼界),分先制还是很难分出棋手胜负的,比如两局分先制中棋手对弈结果一胜一负、皆为两和怎么办?因此,某些人得出结论公平规则就是很难区分胜负,替“胡规” 的存在找理由(你看两局制的新“胡规”就很容易区分胜负)。

如果公平的棋规不能区分胜负,非要不公平的“胡规”才行,那么众多棋迷的信心无疑将会受到沉重打击。难道公平、公正、公开的竞赛原则在象棋上就行不通?难道多年来形成的价值观又要作重新的调整?这一系列问题一直在拷问我们,某些人甚至幸灾乐祸公然嘲讽“胡规”的质疑批评者:有本事你们就搞一个公平可行的规则出来看看?一些质疑批评者为之气诘(“胡规”有持无恐一而再,再而三的施行与此不无关系)。

公平棋规当真不能区分胜负吗?非也!事实上,公平的“新分先制规则”(需要加入一些合理的考核指标)不但能容易区分对弈棋手胜负而且结果也更让人信服。与此同时,棋局质量能得到有力的保障、象棋传统也能得到很好保持。当然,要做到以上几点,这其中要有新的思维、要了解更多公平规则要义、要挖掘象棋更多本质的东西。

既然是在公平的条件下对弈,对弈者也受完全一样的指标考核(所有选手从比赛开始到决出胜负自始至终全过程使用的都是相同指标考核,没有人能例外),棋力高者(棋力高不是说谁高谁就高,而是通过对局表现出来的棋力高)胜出是自然和合理的,这也是一个好棋规应该尽量做到的。遵从这一原则,一轮两盘分先棋中,有棋手两胜或一胜一和分出胜负无可争议(两胜或一胜一和的棋手当然是棋力高者),棋手一胜一负或两和同样可以看出棋手棋力的高低,此种情况下通过一些合理的指标考核同样可判棋力高者胜出。

理论上,竞赛规则所含考核指标越多,分出比赛选手(队)胜负的概率就越大,反之所含考核指标越少,分出比赛选手(队)胜负的概率就越小。如为人们所熟知的足球规则中就含有积分、净胜球、进球数、客场进球数等考核指标,其中的一些指标以前的旧足球规则并没有列入,而是后来为更好区分比赛球队的胜负才增加进去的。受此理论指导,象棋规则只要加入更多的相关考核指标分出对弈棋手胜负的概率就会增大。当然,这些相关考核指标需要是公平合理的。

在此,顺便再谈一谈“胡规” 的“和棋黑胜”这一指标的公平合理性问题。除了抽签抓阄定胜负这样的指标,对任何一个公平合理指标,一定时间的赛程后某些比赛选手(队)是有可能在此指标上取得相同成绩的,当然,使用这样的公平指标在此时间赛程内是不能判决出比赛选手(队)胜负的。

此时解决办法只有两种,一是如果仍坚持使用此一指标判决胜负,就增加赛程直至在这一指标上决出胜负为止。如篮球的加时赛、网球的抢七、足球的加时和点球等;二是增加别的考核指标,加大判决出胜负的概率。如举重竞技项目,当比赛选手有多人举重成绩完全一样时,增加体重考核指标体重轻者胜出。此外,体操项目中“打破平分”的规则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里有一个小插曲,由于“红和判负”、“和棋黑胜”实在太难听,某位“胡规” 的支持者给其制定者出主意,将“胡规” 好好装扮一番改称为象棋的“打破平分”规则以转移视听。只可惜其它成功竞技项目的打破平分规则考核搞的都是单轨制,即对所有选手从比赛开始到决出胜负自始至终全过程使用的都是相同的指标考核没有人能例外,而“胡规”却反其道而行之,考核过程中对不同选手有不同的指标考核搞双轨制,如一方取胜方为胜,另一方守和即为胜。无论如何给“胡规”贴金,这些差别都无法抹去)。

但是,无论采用以上两种方法中的哪一种,从概率角度而言都做不到在一确定时间赛程内100%区分出比赛选手(队)的胜负(如篮球的加时赛,无论打多少次加时两队仍得分相同的可能性都存在,只不过是加时次数越多这种可能性就越小,但可能性再小也都不会是零)。确切地说,任何一个公平的规则,无论其包含有多少条公平合理的考核指标,都做不到在一确定时间赛程内100%区分出比赛选手(队)的胜负,只能说是一个好的公平规则可以较大的概率区分出比赛选手(队)的胜负而已。

然而,世界上任何公平规则都做不到的事,我们“可爱”的“胡规”却可以轻轻松松做到,仅仅一个“和棋黑胜”指标一出,就绝对在一确定时间赛程内100%区分出任何比赛选手的胜负,既不要再增加什么考核指标也不用再增加任何赛程。仅就此点,就知道“和棋黑胜”是不公平的,它是多么的荒谬绝伦,但时至今日仍有一些人和单位死死抱住它不放,这也说明“胡规”制定者中的某些人对公平规则的理解是多么的肤浅。

怪招“和棋黑胜”甫一出场就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结果(有网友建议此一题材应该上春晚,绝对笑翻场),“胡规” 制定者为此忙得团团转。

首先碰到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处理对红方棋手不公平的问题(“和棋黑胜”表明红方棋手已经贴分,现在该轮到黑方棋手付出代价了),为弥补这一巨大漏洞“胡规”制定者看来是绞尽了脑汁,甚至连闹哄哄的竞叫方式也登上象棋的大雅之堂(对于“和棋黑胜,贴时竞叫”,“新规则运气第一实力第二” 棋手汪洋如是说)。“和棋黑胜”这样的差距本质上是需要子力资源才能弥补的,这一点“胡规”制定者还是清楚的。在盘面上直接给红方棋手增加子力或在盘面上直接给黑方棋手减少子力?此招当然万万不能用,否则连三岁孩童都瞒不过这已不是传统的象棋,更不用说要瞒过眼睛雪亮的广大棋迷,“胡规”如果要这样做的话无异等同于自杀。

怎么办?既然不能给红方棋手增加子力,那只能减少黑方棋手子力,而明着减黑方棋手子力又不行,剩下惟一的一条路就是暗减黑方棋手子力。因此“胡规”制定者不得不将脑筋动在限制黑方棋手调动子力资源的能力上,通过时间杠杆减少黑方棋手必要的思考时间限制其棋力的正常发挥(有一救命稻草出现先抓住再说,这也是“贴时贴分”出笼的过程,至于是否科学合理制定者已管不了这么多了,在这点上“胡规” 的制定者却又是糊涂的),这样既达到了变相地减少黑方子力资源的目的(确切地讲只是部分达到堵住一些反对者之口的目的而已,你看红方棋手贴分我们也减少了黑方棋手的资源作为补偿),同时在盘面上也能勉强维持住看上去还像是象棋形式的比赛。尽管这也不是传统意义下的象棋(只是表面上像是棋,有人要搞的只是像棋而不是象棋),但暂时可以欺骗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尤其是那一些盲目崇拜和迷信权威的人。

按下葫芦浮起瓢,好不容易刚刚捂住前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又接踵而至,限制黑方棋力的正常发挥棋局质量当然就差,此一问题更难解决更让制定者头痛(看看“胡规”制定者的窘境,既然已亮出万年招牌“和棋黑胜”,不限制黑方棋力的发挥“胡规”无法在公平性方面自圆其说,而限制黑方棋力的发挥又怎么能保证棋局质量,可以说是进退维谷)。旧“胡规”之下,对局质量可以说是一地鸡毛惨不忍睹,一些大师级的对局甚至连普通棋手的对局都不如(“说真的,有些棋谱,如果不看对局者的名字,很容易让人以为这是省市一级的业余水平比赛。”一位象棋特级大师感慨道)。众多棋迷都看到了这一问题的存在,对“胡规”进行了广泛的质疑和批评。

为此,制定者采取一系列措施和行动妄图搪塞过去。

由于一局制旧“胡规”施行的结果实在是太惨民怨太大,只好将之改为二局制的新“胡规”,让在比赛中红方棋手在头一盘棋和棋后还有一次上诉机会再多赛一盘以减少强大的阻力;制定者有人自己站出来和发动一些人大造社会舆论,以自欺欺人的方式说什么采用“胡规”后棋局更精彩了改革成效明显云云(真是天大笑话,限制黑方棋手棋力的发挥也敢声称比赛更精彩);动用手中权力将“胡规”用于冠军奖金特高的赛事上以堵住部分参赛选手的批评之口(专业棋手的批评往往切中时弊)。为此,个别死硬吹捧“胡规” 的人洋洋得意说什么“年终大赛,在上海举行;规则采用所谓的‘胡规’。在很多象棋刊物竞相提出反对胡规的大背景下,竟然邀约棋手们全部参赛,无一罢赛,也没有一个公开提出对胡规的质疑。呵呵,真应了一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谚语,棋手不急刊物急,专业人士不急业余人士急,一流高手不急混混急”(说此话的某君自称是大学理科科班出身,按理应该是具有一定科学素养的,不过此君倒是忘了一个基本常识,即不科学的东西就是有再多的钱支持也不会就变为科学的。应该明白,权力和金钱只能遮盖真相于一时,但真相不可能永远被遮盖!其实,部分参赛选手对“胡规”的质疑批评此前已在媒体上公布出来,赛事举行过程中他们不出声并不表明他们先前的态度有任何的改变。不否认现实中某些人奉“有奶便是娘”为信条,但绝大数人并非如此。此君写过几篇文章,字里行间中显露自己盲目崇拜权威、迷恋权贵,对权威理论出现的重大缺陷不敢吭半句话倒也罢了,然而竟敢将勇于质疑批评“胡规”重大缺陷的广大棋迷诬蔑为混混,这样的行径除了自贱身份自降人格外还能得到什么,此举能将“胡规”理论的重大缺陷去除?能让“胡规”在广大棋迷面前顺利通过?白日做梦!奉劝此君先学学做人的道理再好好多读几年书,要真想为“胡规”辩护也不要再采取这样素质低下的方式,否则连“胡规”制定者都将视你为帮倒忙的。这里笔者要再多说两句,支持“胡规”也好反对“胡规”也罢,这都很正常,哪怕有人看问题很不靠谱也都没什么,因为归根到底这些争论对寻找到公平理想棋规是有利的,但任何人不应该也不可以对持不同意见的人进行辱骂,还是就事论事作君子之辩为好);对仍不停息源源不断的批评(在科学良知、科学真相面前权力和金钱仍然是苍白无力的),有要人不得不亲自出面辩解说“胡规”只用于高端象棋对原有象棋影响不大(殊不知当今象棋棋艺的提高和发展,相当大程度上靠的就是顶尖棋手的棋局表现,而不能保证棋局质量是“胡规”的硬伤之一,可见有人拿当代象棋棋艺发展当儿戏而不自知)。

然而,这一些所谓的措施和行动都只是治标不治本、粉饰太平而已,根本无助于解决总体棋局质量差的问题。

这里,笔者不得不说“胡规”制定者的研究逻辑是混乱的,他们的改革初衷是想使得棋局更精彩、更易分出对弈棋手的胜负,但却走上了限制黑方棋手棋力的歧路(“胡规”本质上不是给红方棋手加多少时间的问题,而是给黑方棋手减时间迫使棋手棋力不能正常发挥的问题)。同样是棋类,围棋先后手也是有差距的,围棋比赛先手黑方要给后手白方补贴(贴子或贴目),至于具体补贴多少现行几个主要围棋规则(中国规则、日韩规则、应氏规则)会略有不同,哪一个规则更公平合理也仍有争论,但无一例外的是这几个主要围棋规则都没有限制任何对弈棋手的棋力发挥(大家设想一下,如果围棋也来这么“胡规”一下,先后手差距以压制一方棋力发挥作为对另一方的弥补,这样的围棋是怎么一种情形),先不论胜负判别的合理性问题(此一问题在围棋中并不突出,但在“胡规”之下却是很突出),至少围棋棋局质量是得到制度保障的,而“胡规”之下象棋棋局质量则相反。滑稽的是,此背景下“胡规”制定者中的某要人竟然还声称:下棋就是精品创造。这里笔者倒想向该要人请教一个问题,限制黑方棋手棋力的正常发挥就是你们声称“下棋就是精品创造”的制度保障吗?

不幸的是状况连连,前两个问题尚未处理好留下的手尾还很多,第三个难题又已登场,此问题是象棋的优良传统无法很好地保持。象棋的优良传统能保持这么多年,是因为有两个基本前提保证,一是每一盘棋对弈棋手都只在红黑差距内对弈;二是对弈棋手棋力不受限制都可充分发挥(前人给我们留下众多的宝贵棋谱,就是这两个前提下的产物)。新旧“胡规”之下,对弈棋手不但要在红黑差距还要在“和棋黑胜”这样人为的差距之下对弈,黑方棋手棋力也大受限制无法充分发挥,这里维持象棋传统两个基本前提都已不复存在,更好保持象棋传统当然更是无从谈起。“胡规” 制定者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只是他们根本无法解决这一问题,惟有采取鸵鸟政策,千方百计淡化象棋传统的重要性,甚至于有人出面无端指责象棋传统的种种不是以为自己的规则开脱。

除了上面提及的几个问题,更多的问题也相继显现(如扼杀了象棋的艺术魅力),这一些问题同样都是“胡规”无法解决的。

所有这一切都是“贴时贴分,和棋黑胜”理论不科学、不公平造成的。事实上,在“和棋黑胜”招牌下,使用时间作为补偿惟一使用手段的局限性就显现出来,其不科学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使用时间来弥补差距本身就缺乏科学依据。其实,无论是“传统红黑”差距还是“和棋黑胜”这样的差距本质上都是子力资源上的差距而不是时间上的差距(比如“传统红黑”差距,棋手们去不去下棋红黑差距都客观地存在在那里,它与人无关也与时间无关),况且在棋手棋力客观的量化标准、棋手棋力每少一个单位时间棋力会降低多少、棋力与子力资源的关系如何、“差距”具体值是多少、时间在资源因素中如何定位等问题统统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怎么又可能定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补偿时间(还就是有人一拍脑袋就给出这一具体“准确” 的时间,尽管以上所提的因素个个都是雾里看花没有一个能准确把握,看来某些人不但要搞娱乐象棋而且还要搞模糊象棋。提到娱乐象棋,这里笔者也顺便再说两句,娱乐象棋也不是不可以搞,尤其是在棋外搞一搞娱乐象棋对吸引众人的眼球、对提高象棋关注度是有利的,不过最好还是由娱乐界人士来操作,比如名人周立波先生来搞就比较合适,估计不但没有几个人反对相反支持者可能还不少。而“胡规”制定者中的某要人执意要搞娱乐象棋、戏说棋规、戏说象棋,建议该要人还是先辞去象棋协会领导职务另成立一家像(是)棋协会并掌其帅印为好,这样搞起娱乐象棋更名正言顺一些,不但棋内、棋外都可以充分放开搞娱乐象棋,而且戏说棋规、戏说象棋还是本职工作,更重要的是不再有任何的阻力何乐不为);二是将时间作为补偿惟一使用手段来弥补差距其结果是不得不走上了限制黑方棋手棋力的歧路(见上面的分析)。而且“胡规”之下考核过程中搞的又是双轨制(如一方取胜方为胜,另一方守和即为胜),在差距无法很好平衡情况下,产生不公平也是必然的。

可见“胡规”既不科学也不公平,它与象棋的优良传统更是格格不入。尽管其制定者中的某些人曾经也棋艺高超,但在棋规改革这样的一大盘棋中,走出却是最臭的一步“和棋黑胜”,此着一出满盘皆输,不但“改革者”自己的改革失败而且象棋也受重创、辛勤苦练棋艺棋手的棋力也不能得到应有发挥和展示。俗话说,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胡规” 制定者作为棋规改革的“领军人物”,出台的改革方案却是如此的不堪,让人不知说什么好。须知有权有钱并不一定就能当好改革者,改革者首先是要有智慧,否则其手上掌握的资源对事物发展只能起反作用。

众所周知,公平、公正乃制度建设之要义,以“公平竞赛”为核心内容的奥运精神,必须首先保证公平竞赛规则的制定和实施。冒天下之大不韪,“胡规” 的制定和实施却与这些精神严重相抵触。在这里笔者要说,无论“胡规” 的制定者是何人或是何单位,也无论这些人和单位多有权威和权力,都必须改弦更张让规则回到公平竞赛的道路上来。笔者无意冒犯任何人,但对棋坛存在如此不公平之事却不得不言,不能任由某些人胡作非为。这里请大家一起重温《独立宣言》起草人杰斐逊的一句名言:“维持公正,哪怕天塌下来!”

今天,在棋坛维持公正有两件事需要做,第一件事是进一步揭露“胡规”的不科学性、不公平性以及对象棋的种种危害性,让所有关心象棋人们(包括支持“胡规”的棋迷)都能充分了解“胡规” 的荒谬和不合理(笔者自己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写了一篇名为《换汤不换药的新“胡规”可以休矣!》的文章,本文的部分内容也是这一个工作的延续)。第二件事是尽早建立起科学、公平、易于区分胜负、能保证棋局质量和保持象棋传统的规则并大力宣传,以尽快取代荒唐的“胡规”还象棋一个公平竞赛环境、也还众多苦练棋艺棋手们一个公道。

现在看来第二件事更为重要,近几年有人置所有质疑和批评于不顾,让“胡规”频频施行,就是欺负质疑批评者拿不出一个为大众熟识的公平可行规则。其实,公平可行的规则也不是没有(“新分先制规则”就是其中的一个),只是宣传力度不够不能为棋迷大众所熟知而已,本文要做的另一个工作就是这方面规则的宣传和说明工作。

以下就回到“新分先制规则”的构建说明上,“新分先制规则”具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规定对弈棋手轮流执红先行,以解决不公平性问题;二是含相关合理的技术考核指标(对对弈双方棋手都采用相同指标进行考核,无人能例外),以解决难于区分胜负的问题。新分先制规则与旧分先制规则最大不同是前者含较多相关合理的技术考核指标,这也是前者能易于区分对弈棋手胜负而后者不易于区分对弈棋手胜负的原因所在。

那么棋手在一胜一负或两和情况下判断棋手棋力高低的公平合理指标有那一些呢?它们的优先次序又如何?

一是步数指标,一定的比赛时间内,棋手棋力体现在每一步的应对准(正)确性上,终赛时达成同样目标的棋手中棋力高者所需的步数应该是最少的(取胜盘或后手守和盘步数比较)。步数作为棋手棋力考核指标是合理的,其实步数原本就是象棋考核指标之一(如在规定时间内须完成多少步数)。举个例子,某例胜局7步可胜,高手甲碰到这样的棋局7步完成而低手乙碰到这样的棋局15步方胜,这说明高手常以最少步数达成目标。

具体判例上,比如结果同为一胜一负时,甲选手在取胜的一盘中30步胜而乙选手在取胜的一盘中60步胜,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原因是甲棋力高于乙,因为甲乙同样的起点,甲取胜时只用了30步、落败时还周旋抵抗了60步;乙取胜时却用了60步、落败时也只周旋抵抗了30步,说明甲的矛更利盾更厚。又比如结果同为两和时,甲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25步守和,而乙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50步守和,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原因同样是甲棋力高于乙,这可从两个方面分析,从防守的角度方面上看,居于后手时,甲顶和只用了25步、乙顶和则用了50步,说明甲的防守质量更高;从进攻的角度方面上看,居于先手时,甲攻击了50步才被顶和,乙攻击了25步就被顶和,说明甲的进攻更积极、攻击质量更高。两个方面考核都是甲占优,因此判别甲胜乙负是合理的。

二是时间指标,棋手棋力首先体现在应对的准(正)确性上,但准(正)确性一样时应对的速度就是一个次一级的重要指标,而速度越快达到同样目标所需的时间就越少,或者说在应对准(正)确性一样时所需时间越少的棋手其棋力就越高。同样,时间也是象棋原有考核指标之一,比如棋手超时就判负。

  具体判例上,比如结果为一胜一负时,甲乙选手在取胜的一盘中都是40步胜,甲选手在取胜的一盘中用时23分5秒而乙选手在取胜的一盘中用时30分45秒,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又比如结果为两和时,甲乙选手后手守和都是35步,甲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守和用时12分57秒而乙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守和用时36分10秒,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三是资源(子力资源)指标,当棋手在步数指标、时间指标考核成绩都完全一样时,动用子力资源少的一方自然也是棋力高的一方。当然,如何衡量动用综合资源的多少可能有多种不同的方法,一个简易方法是:资源可依次这样比较总动用车的步数、马炮步数、兵卒步数、士象步数、将帅步数。

举个例子,比如结果为一胜一负时甲乙选手在胜的一盘中都是50步胜,甲乙选手在各自胜的一盘中用时都是48分12秒,甲乙选手两盘总用时都是80分5秒,甲选手在胜的一盘动用车20步、乙选手在胜的一盘动用车28步,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合理的考核指标当然还有很多,不止上面提到的三个,但笔者认为上述三个指标就已足够,实际操作中使用步数和时间指标就可以(由于步数、时间原本就是象棋的考核指标,这样对象棋规则改变是不大的)。在步数、时间、资源三指标中,最优先的是步数,其次是时间,再其次是资源。

这一系列象棋技术指标的确立,不但能够做到在区分对弈棋手胜负科学合理而且也能够促进象棋棋艺提高和发展(如对弈时,棋手需要考虑如何在最少步数内完成布局、入局)。可以说,以上这一些指标的提出是符合“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竞技精神的。

下面我们给出一个具体的规则(以前笔者称之为“主客场制式象棋赛规”,从今以后我们称为“新分先制规则”,这样更为贴切和容易让人理解):

采用分先制、一轮两盘,对弈的选手轮流执红先行(先行一方不准提和后手一方也只能下完一定的步数后方可提和、或双方都要在下完一定步数方可提和、又或认可和局最后决定权在裁判,以避免消极和局出现)且双方每一盘棋用时相等(至于棋手每一盘棋用时需要多少才能充分发挥棋力可以再进一步研究),这样可以避免强行区分红方优势的问题,最主要是该规则对对弈双方是公平的。每盘比赛的胜负跟以往普通的比赛一样(新旧棋规可以很好接驳),最后通过两盘棋的成绩来综合判定该轮胜负方。具体为(以每盘小分记分使用210为例):

A、两盘都取胜的一方为该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4分。与之相对应两盘都输的一方为该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0分。

 

B、两盘为一胜一和的一方为该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3分。与之相对应两盘为一和一负的一方为该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1分。

 

C、两盘为一胜一负情形,判定优先次序依次为(步数、时间、资源):

①、以胜盘中最少步数击败对手一方为本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比如甲选手在胜的一盘中30步胜,而乙选手在胜的一盘中40步胜,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②、如果①不能判定胜负,则以胜盘中击败对手用时少的一方为本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比如甲乙选手在胜的一盘中都是50步胜,甲选手在胜的一盘中用时32分5秒而乙选手在胜的一盘中用时35分45秒,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③、如果①、②不能判定胜负,则以两盘总用时少的一方为本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比如甲乙选手在胜的一盘中都是50步胜,甲乙选手在胜的一盘中用时都是48分12秒,甲选手两盘总用时80分5秒而乙选手两盘总用时87分6秒,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④、如果①、②、③不能判定胜负,则以胜盘中动用资源少的一方为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资源可依次这样比较动用车的步数、马炮步数、兵卒步数、士象步数、将帅步数(有如英文单词按字母优先次序排列)。比如甲选手在胜的一盘动用车23步、乙选手在胜的一盘动用车25步,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⑤、如果①、②、③、④不能判定胜负,则以两盘中总动用资源少的一方为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资源可依次这样比较总动用车的步数、马炮步数、兵卒步数、士象步数、将帅步数。比如甲选手两盘中总动用车69步、乙选手两盘中总动用车75步,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⑥、如果①、②、③、④、⑤都不能判定胜负,可以判定甲乙双方本轮作和,分别获大分1分、小分2分。

 

D、两盘皆为和的情形,判定优先次序依次为(步数、时间、资源):

①、以后手守和最少步数一方为本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比如甲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30步守和,而乙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40步守和,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②、如果①不能判定胜负,则以后手守和用时少的一方为本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比如甲乙选手后手守和都是50步,甲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守和用时22分57秒而乙选手在执后手一盘中守和用时36分6秒,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③、如果①、②不能判定胜负,则以两盘总用时少的一方为本轮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

④、如果①、②、③不能判定胜负,则以后手守和动用资源少的一方为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资源可依次这样比较动用车的步数、马炮步数、兵卒步数、士象步数、将帅步数。比如甲选手在以后手守一盘中动用车28步、乙选手在后手守一盘中动用车35步,那么此轮判定甲胜乙负。

⑤、如果①、②、③、④不能判定胜负,则以两盘中总动用资源少的一方为胜方,获大分2分、小分2分;另一方为本轮负方获大分0分、小分2分。

⑥、如果①、②、③、④、⑤都不能判定胜负,可以判定甲乙双方本轮作和,分别获大分1分、小分2分。

  

一定轮数比赛结束之后,棋手们的名次按大分、对手分(大分)、小分高低排序,大分高名次排前、大分相同时比较对手分、对手分相同时比较小分,小分相同时比较执先胜的小分、执先胜的小分相同时比较胜的小分、胜的小分相同时比较后手和的小分。这样做就是要鼓励进攻,如在小分上一胜一负也好过两和、后手和好过先手和、和好过输,对每一盘棋手都得重视不能马虎。

借助科技手段该规则完全可以实施,赛事中众多的技术考核指标都能得到准确及时的处理(通过这些技术指标象棋更多本质的东西能够得到很好展示)。它不但可用于淘汰赛(棋手每轮之间对弈几乎都有胜负)也可用于循环赛、团体赛。例如,大小分的计分方式就可以较好区分选手间的成绩,如循环赛中甲乙选手都在对阵许银川轮次时丢掉大分两分,甲两盘棋是一负一和虽丢掉大分但获一小分而乙是两盘棋皆负大小分全丢,在对阵许银川上甲取得成绩要优于乙。可见该赛规下单个选手的成绩是易于区分的,而在单个选手成绩易于区分时团体赛单位的成绩也会易于区分。 

新分先制规则有如下几个主要优点:

一、该规则对竞技双方公平。由于采用分先办法,每一位参赛棋手可动用的正资源和面对的反资源完全一样(双方比赛用时也完全一样),同时对弈棋手都受相同的指标考核没有人能例外,公平性是得到切实保障的。

二、此一规则是非常容易区分对弈棋手胜负的。比如,每一盘棋棋手比赛用时45分钟、棋手实际比赛用时在40分至45分之间随机取值,仅仅考虑时间考核指标,如果棋手用时精确到秒,一轮对弈中棋手分不出胜负的概率就小于1/90000,如果棋手用时精确到秒后一位数字,一轮对弈中棋手分不出胜负的概率更是小于1/9000000。围棋“三劫循环” 的概率约为万分之一,可见象棋对弈棋手一轮赛事分不出胜负的可能性要比围棋对弈棋手一盘赛事分不出胜负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如果再考虑其它考核指标一轮赛事中分不出对弈棋手胜负可能性则更小。

三、该规则下棋局质量可以得到充分保障。因为公平(对弈双方棋手拥有同等资源)且任何一方棋手棋力都不受限制可以尽情地发挥,这是棋局质量有保障的最基本前提。同时,由于步数是重要的考核指标,它能将象棋更多本质的东西表现出来,对提高棋局质量有着极大的帮助。

看以下的一些例子,先手在取得优势时还必须要认真考虑如何在最少步数内擒住对方的将(帅),原因是如果不这样做对手在取得优势时能以较少步数杀将或擒帅的话自己就会吃亏。高手之间对弈更是不敢犯低级错误,让对手以较少步数早早取胜,否则在该轮比赛更是难翻身。有人碰到高手想靠和棋胜出吗?你后手60步守和而高手棋力更高人家后手30步守和,你怎么办?这样任何人想胜出,惟有回去好好苦练棋艺提高棋力别无它途。加上时间考核指标的存在,在应对精准的前提下,双方棋手比拼的就是速度,这样不但会出现更多精彩对局而且还会提高观赏性。

四、使用此规则能较好保持象棋传统。采用此规则,一轮比赛中每一盘棋都可用传统棋规进行判决,就一局棋而言,对每一位对弈棋手同样存在胜、负、和三种结果,和棋还是有它应该有的存在价值(由于和棋可以得分棋手会少下一些违背棋理的棋,而且棋手下出高质量的和棋也可以从赛事中胜出,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和棋是真正下出来的,任何人想要消极和棋很难实现)。同时,每一盘棋对弈棋手都在传统象棋红黑差距内比赛,而不是在别的什么差距内进行,这也符合象棋的传统。此外,由于对弈双方棋手棋力都不受限制可以尽情发挥,近年来众棋局中红攻黑守单一局面将得到彻底改变,更多在传统象棋中常看到的双方攻防转换又将重新回到棋迷大众的视线之中。

除了以上提及的几个优点,“新分先制规则”的一些特点也与新“胡规”明显不同。同样是二局赛制,“新分先制规则”是基于公平的需要采用二局制,而新“胡规”则是基于权宜的需要采用二局制。同样是容易区分胜负,“新分先制规则” 是以增加相关合理技术考核指标在公平和对弈双方棋手棋力都能充分发挥的情况下实现的,是以对局本身的内容来判断对弈棋手胜负。而“胡规”则是以增加“和棋黑胜”考核指标在不公平和黑方棋手棋力发挥严重受限的情况下实现的,不是以对局本身的内容来判断对弈棋手胜负(对于“胡规”, 象棋特级大师王斌就表示:不以象棋对局本身的内容来判断胜负,这是我认为‘新规则’最不合理的地方)。同样是(一轮)二盘和棋,“新分先制规则”下任何对弈一方棋手都有可能在这一结果中胜出,只要在对局中表现出来的棋力高过对手即可。而“胡规”下只有持黑一方棋手才有可能胜出,哪怕红方棋手在对局中表现出来的棋力高过黑方棋手也是无用。

以上分析表明,“新分先制规则”与“胡规”比较优势显著,此一“新分先制规则”的出现,可见我们先前所说“胡规”不但漏洞百出而且也远远不是正确可行的规则并非虚言。象棋作为国粹之一,也作为竞技大家族的一员,完全可以让棋手在公平、公正、公开的竞赛原则下比赛。象棋的公平性、竞技性、严谨性、传统性、艺术性也是可以很好地统一起来的。通过挖掘象棋更多本质的东西,象棋仍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笔者和大多数棋迷完全一样对此充满信心。

虽然,“新分先制规则”由笔者独自一人首先提出,但是笔者并不想打上自己的标签,也不会占为己有,更不会声称它是象棋的某某步改革(纵使笔者认为它比“胡规”优越得多)。笔者倒是十分愿意它能成为反对“胡规”的利器,供反对“胡规”的人们进行研究和完善,同时也给“胡规”支持者一个再思考的机会,到底是“胡规”还是“新分先制规则”更科学、更公平?此两规则中哪一个更能保证棋局质量和保持象棋传统?

君子之辩,理性之争。笔者相信,绝大多数的“胡规”支持者是理性的,对支持象棋发展是出于真心的,在了解“胡规” 的种种弊病和对象棋种种危害性(“胡规” 的生硬简单区分胜负是以牺牲象棋的公平性、严谨性、传统性、艺术性等为代价的,这样在竞技性的体现上也大打折扣,欠缺公平、棋局质量差,所获得的竞技结果难令人信服)后是会放弃对“胡规” 支持的。

提起象棋改革,某些人总想要营造出改革就是“胡规” 制定者的专利,动辄给“胡规”的质疑批评者扣上反对改革的帽子。然而,事实是象棋的改革既不是从“胡规”制定者手上才开始也不是到“胡规”制定者手上就结束(改革将会不断持续下去),更何况“胡规”制定者所谓的“改革”对象棋运动发展是起反效果的,何来专利之说?暂且不说众多棋迷富有创意的改革建议,单就笔者本人来说两年多前就曾提出过改革方案(相关讨论见敝人2008年1月9日发表于中国象棋大师网赛制棋规栏目的拙文《关于中国象棋新棋规改动的一些建议》),笔者自认也是支持棋规改革的。

当然,改革也允许失误甚至失败,对于改革者而言,改革的勇气和决心是需要的,但面对改革的失败能够有勇气担当同样需要。传统的东西也不是不能改,但应是将传统中不合理的成分去除同时保留优良合理的成分,而不是不问青红皂白将传统通通丢弃,这才是改革的正确方向。人们为中华文明骄傲,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数千年来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持和发扬。广大棋迷如此珍爱象棋、深深折服于它的博大精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同样是象棋优良传统上千年能够很好地保存下来。可是,今天就有某些人以自己对象棋本质的肤浅认识却“勇于”任事,视象棋优良传统为敝屣弃之一点不可惜,反而视极不合理的“和棋黑胜”如自己的羽毛百般珍爱,任凭广大棋迷质疑批评抵死不改,还要将之打造为万年招牌,真是岂有此理!

另外,想要说明的一点是,笔者也并不是天生的“胡规”质疑批评者,这都是某些人的所作所为给逼的(实际上直到去年初笔者才真正开始着墨批评“胡规”,不是当初看不到“胡规”的缺陷,而是愿意给“胡规” 制定者留一些时间修正其理论)。请看以下事实,几年来“胡规”理论的重大缺陷得到真正改善了吗?没有!没有改善说明只是某些人的能力不足问题,也罢。那么“胡规” 制定者公开认错了吗?没有!没有认错说明也只是某些人的态度固执问题,也罢。那么“胡规”停止在国高手云集的重大赛事频频施行了吗?没有!面对如此公然损害象棋的行为一再上演,笔者还能再解释什么?一个竞赛规则竟然是以限制部分比赛选手棋力的发挥(但对另一部分比赛选手棋力的发挥又不限制)为立论基础,区分胜负是以牺牲公平性、传统性、艺术性、棋局质量为代价,这样的事还就是偏偏发生在国粹象棋的身上,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如此缺乏科学理论支撑的决策都能随随便便出台执行,那还有什么荒唐的事不能发生?任由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发生我等棋迷不感到羞愧?难道我们还要袖手旁观无所作为吗?

最后,就本文题目为何这样取作个简要说明。“胡规” 的荒谬性和不合理性非常明显,它既不科学也不公平。可以说“胡规” 完全是人为简单生硬判别胜负的规则,让红方棋手尽情发挥棋力却打压黑方棋手棋力的发挥,人为拉大两方棋手差距以区分胜负,不但(总体)棋局质量差而且也破坏了象棋的传统。在传统象棋中,和棋是象棋一个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甚至“胡规” 的制定者中有人也承认“和棋是象棋的内在规律,是不可避免的赛果”,但又声称要引导这一规律。

其实,规律从来就不是人们所能引导的(当然更不是人们所能消灭的),而是人们只能遵从和利用。“胡规” 的制定者宣称向象棋和棋开战,今天任何人如果胆敢向自然规律宣战无疑是当代版“堂吉诃德”式的人物,“胡规” 的制定者中有人执意要成为这样的人物只能是贻笑大方。笔者绝不敢向任何规律宣战,但向极不合理的“胡规” 宣战还是可以的,而且笔者也明白用公平可行的规则取代“胡规”是向“胡规”最好的宣战,估计这也是某些既得利益者最不愿意看到的,本文题目因此而来。

 

阅读(1860) | 评论(13)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无局:
爱自来先生,您好。
您的建议很好!谢谢支持和肯定!
2015-12-14 15:48:00
爱自来:
坚决支持新分先制,反对“胡规”!
建议“新分先制”换个名称,有点拗口,应叫“分先制新规则”!
2015-12-14 2:50:00
无局:
kk3319先生,您说得对,您在象棋界内有人脉,请您多做些工作。
步数考核指标是非常重要的,为更好说明这一点,我们先举一个例子,一象棋考官,用同一盘红单马对黑单仕的棋分别考甲乙两个学生,甲执红七步杀将,乙执红十五步杀将,如果您是象棋考官,您会认为哪一位学生的棋力高?
象棋俗语有“宁弃一子,不失一先”,很多精彩的棋局里,高手就比对方快一步取胜而已,可见步数的重要性。要重视象棋科学性、严谨性,一些合理的能够量化的考核指标就必须被应用,而步数、时间指标就在其列!
2015-12-10 17:31:00
kk3319:
首先,目前要破除“和棋黑胜”的戒律,写进“宪法”的东西要改,很难,要动员棋界人员来策反,靠民间力量作用有限;其次,必须要拿出新办法,“和棋看步数、用时、资源等判定胜负”虽有一定道理,但有偶然性,也不妥,10分、5分包干又过于简单了一些。大家再动动脑筋。
2015-12-9 15:50:00
无局:
游乐无边网友,您好。
笔者并非专业棋手,专业赛事是没有参加过,但笔者是象棋爱好者,曾参加过高校间的比赛。
如果旧分先制可以,“胡规”也就不会施行这么多年了,旧分先制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不易区分棋手的胜负(八十年代国际象棋大赛中,卡斯帕罗夫对卡尔波夫曾经激战48盘持续5个月没有分出胜负),理论上采用旧分先制的比赛是有可能无限进行下去的;二是棋局质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要不然的话,抑制消极和棋的呼声也不会有这么高。这些问题都是因为没有重视象棋的科学性和严谨性而导致的,要重视象棋科学性、严谨性,一些合理的能够量化的考核指标就应该被应用,而步数、时间指标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2015-12-9 12:37:00
无局:
象棋,是大众的象棋,为使棋规改革向正确的方向前进,如果仅靠人微言轻的作者呼吁,作用当然是极其有限的,这需要大家的积极参与和推动,目前《推倒“胡规”》一书已放在众筹网上众筹,希望有更多的网友能够前去关注和支持。
附注:《推倒“胡规”》众筹的网址:http://www.zhongchou.com/deal-show/id-284746  
2015-12-9 11:57:00
无局:
2008年1月至2010年3月,两年左右的时间里鄙人在“中国象棋大师网”发表过数篇批驳“胡规”的文章,其中就包括《关于中国象棋新棋规改动的一些建议》和《新分先制规则向“胡规”宣战》这两篇文章,在这两篇文章中, 鄙人构造了“新分先制”规则,此后又经过几年时间的沉淀、思考、完善,鄙人认为这一规则是切实可行的并撰写完成《推倒“胡规”》书稿,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一新规则。
2015-12-9 11:56:00
无局:
笔者回复:
kk3319先生,您好。
非常感谢您的肯定和支持!
不彻底推翻“胡规”的思想,象棋的科学性和公平性就得不到充分地体现。目前“胡规”的“和棋黑胜”还列在赛制棋规上,我们的工作还得继续,期望您和我们一道在彻底推倒“胡规”上再添一份力。
如果将“新分先制”改称为“反胡制”,估计一些死硬支持“胡规”至今仍不醒悟的人会气急败坏的,呵呵......
2015-12-9 11:53:00
游乐无边:
本人也反对胡规,但如你所说,和棋看步数、用时、资源等判定胜负,说明你没有参加过比赛,不堪一驳。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分先制,10分钟、5分钟,在不就3分包干,或者直接就5分钟包干,很快就分出胜负,很公平。至于水平就向踢点球,当然运气成分。
2015-12-8 18:38:00
kk3319:
这么好的评论,居然顶贴者渺渺,值得深思!
不要迷信权威,有时是很愚蠢的,徐天虹大师也是极力反对胡规的,但是个老实人,阿弥陀佛之人。上次到无锡来,我问起这个胡规问题,他居然避而不答。
2015-12-8 13:15:00
kk3319:
胡司令棋下的好,十连冠伟绩空前绝后!但是这胡规遭到如此反对应该好事为之。棋协的头头们也要面对现实,不要把象棋事业毁了,知错就改,大家理解就好。胡司令也要放下架子,改正错误,别人还是会崇拜你的,反之,会遭后人抛弃的!!!
2015-12-8 13:10:00
kk3319:
坚决支持新分先制,反对“胡规”!
建议“新分先制”换个名称,有点拗口,不如直接说“反胡制”!
2015-12-8 13:05:00
zhankc:
胡规要点:
1,红和判负
(名言:你拿红棋还赢不了,说明你不用功,你的棋不行)
2,3-2-1
3,1+1突死
4,贴时竞叫,和棋黑胜

查中华大词典中华文化没有“和棋黑胜”!小学生看到都脸红,胡规专家们不说中文在说日文吧?

早已被深圳老贫工批得“香名远扬”见《龙韬破胡》主编博客
八年了,胡规泡制人及吹捧者没能举出哪条符合中象规律,哪里符合科学发展观?
--深圳老贫工《龙韬破胡》主编
2015-12-6 10:20:00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