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无局
  个人资料

用户:无局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42307
关注粉丝:0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胡同高手
职业:自由职业
现居:广西
家乡:广西
    《推倒“胡规”》一部专门讨论象棋棋规创新的著作。无局 著
  推倒“胡规”

《推倒“胡规”》 在京东众筹了,网址: https://z.jd.com/project/details/66054.html

  正文
转帖:弈林大势和象棋新规则 2015-12-12 15:55:00 类别:棋文

2010-1-12 11:50:00

作者 甘桐

 

浮生长恨欢娱少。这是宋朝的一个尚书说的,尚书是很大的干部了,还嫌欢娱不够,洒家一介布衣,自然更不能免俗,每回发帖,基本都奔着这个目标。然而,本帖将一改过去的半真半假亦庄亦谐的写作风格,不再用搞笑的表象遮掩苍凉的主题。总之,本贴将从一个伪棋迷的角度,说几句真话。

    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听惯了假话套话官话,偶尔听到一句真话不是皱眉,就是脸红,总之一百个不舒服。因此,洒家在发完这个帖子后,将骑上青牛,西出函谷关,把那些愤怒的唾沫远远地抛到身后。鉴于目前国内的网络环境,和本人说话爱跑题的毛病,洒家决计,不再去任何一家象棋论坛上添乱,偶尔潜水,必定装聋作哑。

    是为前言。

    下面先从弈林大势说起。

    话说天下万物,都是一个发生发展灭亡的过程。五十亿年前,地球并不存在,五十亿年后,地球也将彻底消失。人类的出现不过两百万年的历史,坦桑尼亚的南方古猿虽然享有五百万年的高寿,但他们只会直立行走,不会制造工具,因此不能算人,现在的网络世界里,也有那么一些似人非人的怪物,它们长期躲在暗处,专门通过羞辱他人来获得莫名的快感和虚幻的得意,这些个怪物虽然会制造工具,却不会在阳光下直立行走,因此也不能算人。

    象棋发轫于战国,定型于南宋,总共不过两千余年的历史,在这短暂的瞬间里,象棋一直是一种娱乐,一种游戏,三教九流的排行里,下棋的人总是比娼妓稍稍靠前,到了元代,则连娼妓都不如,娼妓排第八,知识分子排老九,乞丐排第十,下棋的则在第十之外,根本不入流了。自本朝太祖开万世基业之后,象棋这才成了体育,甚至成了文化,所以,棋界有一句套话叫作“国运盛,棋运兴”。二十世纪中叶以前,象棋名手大多穷困潦倒,“华东五虎”之一林荣兴,“粤东三凤”之一钟珍,“四大天王”之一冯敬如,“江汉三龙”之一吴淞亭,全都是饿死街头;镇江名手巴吉人,著名的《反梅花谱》的作者,流浪上海滩时,穷途末路,投苏州河自尽。1949年本朝立国以后,不少顶级棋手都进了体育运动队,生计顿时有了保障,“混世魔王”杨官璘甚至拉起了小提琴,日子过得好不悠哉。这样一对比,前面那句套话似乎一点也没有错。

    然而,真理总是相对而言。

    棋手的人生悲剧,在1949年之后,一直未曾停演。“江南七星”之一朱明华,1955年投水身亡;“华东五虎”之一李尚武,文革时跳河自尽;业余棋界第一人、革命军人马迎选,1993年自缢身亡;湖南省冠军谭才文,38岁就在贫困中病逝,时间是2008年,辉煌无比的中国奥运年。象棋圈子里,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不想再举,只想说一句,太多太多的江湖棋手,无名之辈,已经和将要,从我们的身边悄悄消逝,生前没有夏花的绚烂,死后也没有秋叶的静美,可以说,棋人的整体生态,一直相当恶劣,少数顶级棋手的衣食无忧,并不能代表全部棋人的丰衣足食。棋界的记者、作家、领军人物、人大代表们,如果你们的良知和羞耻感还没有彻底地麻木,请不要再重复什么“国运盛,棋运兴”的套话。这个群体智商不低,他们却活得相当疲惫,这个群体需要自强,他们更需要社会的关注。

    关于弈林大势,准确的表述应该是这样:国势越强盛,象棋越衰微。

    在全球化、一体化、数字化浪潮的冲击和挤压之下,传统文明将不可避免地破碎或衰亡,有专门从事传统文化保护的学者这样疾呼:在中国,每一分钟,都可能有一首民歌,一个剧种,一门世代单传的手工绝活彻底失传。

 

    当回肠荡气百转千回的昆曲都成了遥远的绝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站在冬日的残阳里,为象棋的凋敝泪流满面?当北方的农民一有机会就把长城的砖卸下一块,扛到家中垒砌猪圈,当南方的农民抛弃传统的白墙黛瓦,盖起一幢幢不伦不类的尖顶洋楼,棋人应该庆幸:象棋还没有遭到全民的践踏。

    只有一种国粹,能够挡得住现代文明,这就是麻将。任何时刻,麻迷都是三阳开泰,镇定自若,泰山崩而色不变,黄河枯而心不惊。斜叼的烟卷,倦怠的眼神,脑门上细密的汗珠,桌子上整沓的钞票,是这个民族最好的写真。

    象棋不是麻将,投机成分少,实力成分多,所以,全民炒股和全民搓麻都是可以期待的盛世图景,全民玩象棋,则是痴人说梦。

    象棋的宏观格局大体分为两块,一块是作为竞技体育的高端象棋,一块是作为民间娱乐的大众象棋,前者不过是现役的百十来号人,后者则是数量上亿的群体。

    先说高端象棋。

    未来若干年内,中国体育不可能从奥运战略转向全民健身,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非奥运项目的象棋,前途黯淡是必然的,全运会上象棋的撤销,就是一个不祥的昭示,对于象棋界来说,这一事件,无异于克里姆林宫的红旗落地。

    四面都是楚歌,突围的方向在哪里?

    毫无疑问,要走向市场,要吸引眼球,要转换象棋理念。在这一伟大的转型过程中,象棋的传统下法和传统规则将遭到重创,甚至颠覆。

    怎么办?生存还是毁灭?

    形势的逼迫,居然把棋人推到了哈姆雷特的痛苦境地。

    洒家认为,救亡图存是第一位的。一个李文壅,胜过一千万个抱残守缺的书生。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市场策划,胜过十个棋坛作家的苦思冥想。下棋的人,脑子很活;下棋的人,脑子也很死。象棋年终总决赛的盛筵已经结束,笙歌已经散尽,娱乐象棋的理念开始深入人心,大多数人对质疑规则已经没有兴趣,他们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话题:明年还有没有超霸杯?

    然而,走向市场的过程是漫长的,不可能一两场大型比赛,就能培育起发达的市场。在此之前,如何改善高端象棋的存活质量,洒家在此献上一计,即:归口部门实现从体委的单一领导转为多家单位的共同领导。既然挤在国家体委的大宅门里,象棋已经受尽了冷落,刘晓放和郭丽萍何不勇敢地走出深闺,另寻婆家,向文化部,向国家非遗,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抛出自己最哀怨最无助的眼神。一个婆婆给的不多,三个婆婆给的就不少了。必须每年办几场红红火火的赛事,让高端棋手活得潇潇洒洒,盆满钵满,才能让年轻的妈妈带着学棋的孩子在象棋班的报名点停下脚步。

    以上说的是高端象棋。

    大众象棋,本质上是一种休闲,顺乎天而应乎人,不必强求,也不必哀叹。相当长的时间内,坊间象棋不会亡,更不会火。论惊险刺激,象棋比不过电子游戏;论感官愉悦,象棋比不过舞榭歌厅;论轻松舒坦,象棋比不过按摩洗脚;论风雅时尚,象棋比不过高尔夫和裸聊;论文化气息——算了,还是不说文化吧,文化早已沦落风尘,成了没有文化的同义语,恶俗颟顸的遮羞布。2009年,共和国华东地区的某座城市,公然提出了“大力发展洗浴文化”的发展战略,不知雷倒了多少国人。洗浴不就是那点事儿么,还能洗出中华文化来?前些日子,有个朋友要出几本美食谱,想请洒家从饮食文化的角度,写个卷首语,洒家踌躇了许久,还是没写。吃饭这件事,说到底,是和性交一样的,生理需要而已。能够咂摸出文化来,纯系现代人吃得太饱。

    好了,扯完了天下大势,回到本贴的中心话题,象棋新规则上。所谓新规则,到底是指什么?洒家认为,凡是一盘和棋,双方得分不一样的就应视为新规则。毫无疑问,和棋黑胜和3-2-1-0都应算是新规则。新规则有多种叫法,叫得最广的是“胡规”,其次是叫“和棋黑胜”,再次是叫“胡氏新规”,再再次是叫“新规则”。洒家择其善者而从之,下文均以“新规则”称之。

    有个叫“松下弈仙”的网友,拼命反对和棋黑胜,却不反对3-2-1-0,真是让人颇费思量。看他的名字和他文章的思想,洒家以为他是日本朋友,(只有日本人才喜欢叫什么松下,渡边,而且对中国文化有着一知半解的热爱。)年纪应该在八十上下。后来看了此君的照片,才发现洒家的猜想全然错误,此君十分年轻,一对老鼠眼,竟然和洒家长的一模一样,实在可气。鼠目无可厚非,寸光却要不得。附加一句,此君从不骂人,文章也写的行云流水,在反对新规则的人群里,他是比较不俗的一位。

    广东象棋网反对老胡及其新规则的帖子,多得如这个冬天的雪片,其中比较有分量的,是马戈的《象棋改革之路》。该文老成持重,严肃认真,没有冷嘲热讽,也没有低俗的谩骂,作者甚至弃用了“胡规”一词,表现出知识分子应有的修养和韵致。

    然而,马戈先生忽略了辩证二字,他对新规则的负面影响进行了又细又长的分析,正面作用却只字未提,他对否定的声音进行了认真地援引,肯定的声音一句也没有摘录。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新规则到底是好是坏,孰利孰弊,光听美国之音是不行的,也要听听CCTV,光听CCTV是不行的,也要听听美国之音。

    在进入这个极富争议的敏感话题之前,洒家首先要提醒各位,人类并不如我们想象的这般聪明。大地震来临之前,猪会拒绝进圈,癞蛤蟆会排成长队早早迁往异乡,人类呢,就连一流的地震学家都在蒙头大睡。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不如猪,绝非一句纯粹的搞笑。

    当时代进入涡旋状态,我们总是急于判断是非对错,急于给某人某事打上标签,急于拥护什么再反对什么,急于证明自己并不愚蠢,好像唯有自己的观点成了划时代的定论才能感到安全踏实,这是我们的悲哀,也是上帝的悲哀,上帝不仅让我们缺乏猪的前瞻性目光,而且让我们缺乏猪的豁达大度的胸怀,这就导致了争论的双方目眦尽裂,毁谤丛生。

    然而,世上的人和事,绝非简单的二元论就可以概括,对与错,好与坏,精华与糟粕之外,还有更多更大的空间。

    象棋新规则的功与过,利与弊,再过八十年再做结论不迟。到那时,新规则也许早已进了垃圾箱,也许仍然是备选的规则之一,也许出现了更新的版本,谁知道呢。95岁的郑惟桐,如果还没有老年痴呆,也许会记起曾经有过的这场公案。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象棋新规则的始作俑者是谁?似乎老胡无疑。有网友说,3-2-1-0是吕钦第一个提出来的,如系事实,则“胡规”应该更名为“胡吕新规”,因为吕钦的3-2-1-0与老胡的和棋黑胜,有一个本质上的共同点,就是取消了和棋。

    众所周知,戊戌变法又叫康梁变法,改称“康法”或者“梁法”都是不妥的。“胡吕新规”何以就成了“胡规”?广东象棋网上那些因为取消和棋而如丧考妣的人士,为什么只骂胡而不骂吕?嘿嘿,洒家真地搞不明白。

    在这里,洒家必须指出一点,和棋黑胜并不是老胡的创造性发明,并不是前无古人的伟大构想,并不是象棋界的一次思想解放。和棋黑胜,跟人类其他的思想一样,也是继承与发展而来,也有着自己的前世今生。

    早在1953年,北京的谢小然、冯锦诸两位先生就在所著《象棋精编》的“棋规”一节里,明确规定:“每一盘棋,胜者得一百分,负者得零分。同子和局,红得52分,黑得48分。”谢侠逊为该书题写了书名,许弼德等欣然作序。

    各位注意了,这里可是白纸黑字,和棋红胜。洒家并没有引错。

    须知那个年代,都是黑棋先行,1960年前后,官方以正式文本的形式,明确规定黑棋先行。一直到了1980年前后,官方又再次发文,规定红棋先行。可见规则也是一直在折腾的。折腾,并非自老胡始。

 

    想当初,洒家第一次在广东象棋网倡导“和棋红胜未尝不可”的理念时,众皆哂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弱智者的荒唐梦呓,不少人甚至产生了智商上的巨大优越感。

    然而,真正的思想者总是独自仰望着清冷的夜空,远离于喧嚣的人流之外,泥沙裹挟不了,巨浪吞没不了。

    为什么和棋黑胜的思想古已有之,并且至今不灭?这源于象棋与生俱来的一大缺陷,就是后走方少走一步棋却毫无补偿。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缺陷。

    有人说,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呀,换先再来一盘就是了。

    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两盘的结果恰好和了,怎么办?再来两盘?在生活节奏如此之快的今天,所有比赛的主办方,都害怕赛程过长。赛程一长,选手、裁判和主办方都会疲惫不堪,观众更会拍拍屁股,走人。2009年的广州市甲组比赛,为了缩短赛程,已经采用了八轮的积分编排,这样一来,已经越出了国际棋联规定的底线,完全丧失了积分编排的科学性。

    新规则出台的一条强悍理由就是可以有效避免赛程的延长。

     换先再来一盘,除了延长了赛程,本身也并没有消除不公。假如只是一盘棋,那么只有一方遭遇了不公,而假如换先再来一盘,势必让另一方也遭遇一次不公,通过两次不公来相对扯平,这是高明的解决办法吗?

     有人说,和棋黑胜意味着士象全可以赢单车,光老将可以赢单炮,这似乎足以证明规则的荒唐,可是换一个角度,大你一个炮,却赢不了你光将,这就不荒唐吗?大你一个车,也赢不了你士象全,这就不荒唐吗?实战中要积攒出如此大优的局面,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凭什么判为和棋?祖宗的规矩就是万世不变的永恒的圭臬?

    有人说,和棋黑胜把棋手逼到了绝境,红的猛攻,黑的死顶,这样会损害对局质量。可是,传统赛制就能保证对局质量吗?慢棋分不出胜负,只好加赛快棋,快棋还有质量可言吗?快棋再分不出胜负,只好通过抓阄来决定冠军,这样的事情好像发生过不止一次,还想再重演吗?

    还有人说,和棋黑胜违背了国人“和为贵”的传统哲学思想,此说纯粹是穿凿附会。竞技体育就是要争个输赢,分个胜负。棋盘是战场的模拟,互相都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谈判桌上的“和为贵”,常常是权谋,是幌子,棋人念叨这三个字时,大体也差不多,谁要是当真,谁就是迂腐。

    有人说,老胡糟蹋了几千年的象棋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这个帽子扣大了。老胡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任何规则只能影响高端象棋,也就是现役的一百来号人。坊间象棋连棋钟都很少拍,跟规则基本没有什么关系。

    有人说,老胡的新规则,目的是要限制许银川的夺冠次数,这种说法实在牵强。第一,新规则对许银川极为有利。第二,许银川再拿100个冠军,也不会影响老胡的地位。吕钦的冠军数量已经超出了老胡,你能说吕钦比老胡伟大么?

    中国从来都不缺小人。一些跟规则毫无关系的马前卒,长年累月地营造一种全民批胡的虚假氛围,恨不得把老胡置于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的悲惨境地,实在是其心昭昭。如果只是为了取得某些人的垂青,也用不着如此拙劣地表演吧?

    客观地说,改革总有一些人获利,一些人受损。象棋新规则,到底让谁获利,让谁受损了呢?

    短期来看,所有的高端棋手全都受损,全都感到了不舒服,别扭,先手后手都难下;获利的是观众,因为比赛好玩了,刺激了,悬念增大了,先手一方的“策略和棋”没有了。

    长远来看,所有的高端棋手全都获利,因为观众把孩子送到了象棋学校,市场把钞票送给了高端棋手。

 

    蒋川大战李雪松,将近六百回合,才分出胜负,双方累计一千多招,史无前例,简直是“许褚裸衣斗马超”的现代版,这样的好戏,最为开心的是谁?是观众。有人说,那不是下棋,那是吃奶。话虽刻薄,却也道出了棋手的心态。如果是老的规则,早就鸣金收兵,翌日再战了,可是,翌日还有多少观众愿意再买票进场?

    最后,洒家想说说老胡其人。

    常言道,棋高人必诡。老胡这个人,没有一些人说的那么坏,也没有一些人说的那么好。他身上的地方主义,利己主义,只比普通人多,不比普通人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老胡多年来的表现,很少能跳出一个“利”字,而他巨大的声望,特殊的地位,压得很多棋手喘不过气来,无形中褫夺了其他人的话语权,这些也都真实地存在。网络时代,不平则鸣,老胡这样的泰山北斗,有人骂一骂,也是国民开化、时代进步的一个标志。全民都唱赞歌,与全民大批判,在一个健康的常态的社会里,都是不应该出现的。

    但是有些人骂起人来,毫无水准,还喋喋不休,时间一长,连他自己都真地相信老胡就是独夫民贼,祸国殃民了;有些人连什么是胡规都没有搞清楚,也在那里摇旗呐喊,骚扰视听;还有些人在抨击老胡的地方主义时,不知不觉间自己也露出了更加狭隘的地域倾向。

    其实,地域倾向和爱国主义一样,本是人之常情,但是,一旦过头了,就会让别的地域、别的国家感到不爽。

    洒家跟棋界毫无关系,跟规则也毫无关系,洒家感兴趣的只是棋民心态和棋坛生态,由于常常在象坛上看到某些伪精英架势,大批判情结,洒家就有了对抗的冲动,这样的冲动由来已久,终于形成这篇文字。

 

 

 

阅读(1073)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