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无局
  个人资料

用户:无局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39715
关注粉丝:0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胡同高手
职业:自由职业
现居:广西
家乡:广西
    《推倒“胡规”》一部专门讨论象棋棋规创新的著作。无局 著
  推倒“胡规”

《推倒“胡规”》 在京东众筹了,网址: https://z.jd.com/project/details/66054.html

  正文

作者:马纯潇

发表于2008-01-29 

 

说明:这是一组关于“胡规”的系列探讨文章。由于是为我们的象棋版而写,每周只能发一篇,因此没有一气呵成。由于是陆续发出来,许多人只看到其中一篇或几篇,可能感觉不够全面。因此,在文章全部写完之后,发一个“全本”,以使朋友们更加全面地了解我的观点和认识。

    2007年象甲联赛已经落幕,最终上海队夺得冠军。然而与哪队夺冠何队降级相比,本年度象甲联赛最令人关注的还是关于“胡规”的讨论。所谓“胡规”,即是指今年象甲联赛实行的“贴时竞叫,和棋黑胜”的规则。尽管胡荣华本人对这一叫法并不认同,但是这一规则毕竟是他首倡,因此我们仍然沿用“胡规”这一约定俗成的叫法。“胡规”的效果究竟如何?这项规则到底合理不合理,是否应该沿用下去?在实施了一个赛季之后,我们有必要进行一番详细的探讨了。

一  取消和棋并非对症下药

    “胡规”是在象棋运动不太景气的情况下,为了促进其发展而推出的。判断这项新规是否合理和成功应该从两方面看,首先是不是找到了阻碍象棋运动发展的根源而对症下药,其次是要看实施后效果如何。那么,“胡规”是对症下药吗?我们认为不是。“胡规”的目的和指向很明确,那就是取消和棋。这一目的和指向本身就出现了偏差,因为象棋不需要也不应该取消和棋。

 

和棋不等于“消极和棋”

    提出取消和棋的胡荣华曾经借用下面的故事来证明取消和棋的必要性:

    八十年前,北京的几位大商贾出资邀请太极拳的杨掌门和八卦拳的董掌门来一场内家拳的决斗。消息传开,京都校场那天观者如堵。杨掌门在中央屏气蓄势,董掌门则用八卦步围着杨掌门转了8圈,然后拱手道:“无懈可击。”杨掌门也回拱手说:“毫无破绽。”于是这场曾轰动京门的比武就以双方没有肢体接触而告结束。那次比赛后,北京就再也没有好事者出钱邀请武林高手比武了。

    这个故事很生动,要是我是赞助商,肯定也不会再搞这样的比武了。但是,请注意,这场和局只是相当于象棋比赛中的“消极和棋”,并不能说明所有的和局都是不精彩的。相反,在《三国演义》中,“张飞夜战马超”和“许褚裸衣斗马超”两场都是著名的“和局”,你能说这样的“比赛”不精彩?关羽温酒斩华雄倒是分出了胜负,作为观众你更愿看哪一场?因此和棋并不都缺乏观赏性,而分出胜负的棋也不一定观赏性就强。我们需要消灭和限制的是消极和棋,如果因为要限制消极和棋而取消了所有的和棋,那就好比倒洗澡水的同时连婴儿也给倒掉了。  

取消和棋违背棋理

    象棋不但是一项竞技运动,更是一种文化,下棋的人都知道要讲究棋理。我们常说“人生如棋”,也说“棋如人生”,我们下棋不但是是要分出胜负,还要从中领悟和印证人生的道理。人生和下棋最大的共同之处就在于要在纷繁复杂的情况下作出最正确的选择。对于人生来说,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要努力生存下去,象棋亦应如此。象棋每方都是相同的16枚棋子,如果都不出现失误,和棋是非常正常的结果。如果按照棋理,能胜则胜,当和则和。但是“胡规”实施之后,对于红方来说和棋即负,生亦即死,那还有什么努力求生的必要?这就等于逼着有活路的人自己主动找死,大大违背了棋理,也违背了人生的规律。这使得象棋除了分胜负之外再无他用,其魅力不知要损失多少倍。象棋的魅力降低了,又怎么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从事这项运动?

事实上,象棋发展过程中不乏以和棋告终的经典名局,就连“七星聚会”“蚯蚓降龙”的等著名残局也都是和局,如果象棋规则最终取消了和棋,那这些经典何以保存下去?可以说,取消和棋从根本上动摇了象棋运动的基础。

 

和棋不是影响象棋发展的因素

    和棋的存在影响象棋运动的发展了吗?我们可以从象棋本身和其他存在平局结果的运动分别来看一看。

    上世纪80年代中日围棋擂台赛之前,三棋当中象棋的地位可以说是稳居老大。在中日擂台赛之后,围棋的地位超过了象棋;在谢军夺得世界冠军之后,国象热在中国兴起,象棋的地位只能退居老三。当围棋和国象职业联赛成功举办之后,这两项棋又通过良好的经营把与象棋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而无论象棋当“老大”的时候,还是当“老三”的时候,和棋始终存在。凭什么说和棋是阻碍象棋运动发展最主要的因素呢?

    再与其他项目比较。平局不止象棋一家独有,国际象棋也有和棋,被称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也存在大量平局。可是和棋没有影响国象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平局也没有影响足球世界第一运动的位置,那为什么偏偏说象棋的和棋成了阻碍这项运动发展的因素呢?

那什么才是影响象棋运动发展的因素呢?我们在以后的章节中再进行探讨,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并非和棋。既然“胡规”没有找症结,不能对症下药,那就决不能称其为好的规则,它的实施也就注定是要失败的。

 

二  不是对症药  当然没疗效

    我们在上一篇探讨“胡规”的文章中曾经指出,“胡规”的“和棋黑胜”并非是针对目前象棋发展存在问题对症下药。既然不能对症下药,当然就不会取得疗效。“胡规”已经实施了一个赛季,我们就来看一下实施的效果。

         “胡规”并不能真正抑制和棋

    “胡规”事实的本意是鼓励棋手争胜,从而减少和棋。可是从实施的效果看,不但不能减少和棋,反而有纵容甚至鼓励棋手下和棋之嫌。在“胡规”实施之前,尽管也有部分棋手不思进取,可是大多数棋手还是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争胜还是求和的战略。但是,由于“胡规”“和棋黑胜”的规则,导致后手方从一开始下就拼命要守和。因为和棋就是胜利,谁还会冒险去争胜呢?

    从2007一年的实施情况看,根据数字统计是没有和棋了,但这种把和棋说成分出了胜负,那岂不是指鹿为马吗?有人把没有(或者说几乎没有)和棋作为围棋的优势,认为象棋要向围棋学习。可是围棋没有和棋那是真正下出来的,而不是把和棋的结果非要说成分出了胜负。当然,由于和棋就算红方输,因此红方有时候不得不拼命,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和棋。可是这相当于本来还有活路的情况下却要应把人往死路上逼,尽管分出了胜负,但是棋的质量却大失水准。一些特大、大师时常走出让人大跌眼镜的棋,这都是“胡规”惹的祸。

    任何一项规则,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公平,要尽可能的使对弈双方在各方面都能公平竞争。“胡规”对先手方争胜要求过于苛刻,却鼓励后手方一味求和,这显失公平。有人说,因为可以竞叫,因此对每个人来说机会是公平的。没错,从分胜负的角度来说双方机会相对公平。但是象棋运动的目的不仅仅是分出胜负,如果单纯分胜负,抛硬币对双方来说也是公平的。对于象棋运动来说,不仅需要相对公平,也需要红黑双方尽可能的绝对公平。

          “胡规”的实施并没有取得积极效果

    有人说,“胡规”的事实毕竟引起了更多的关注。没错,但是请大家注意,引起关注的是“胡规”,并不是象棋运动本身。而且“关注度”并不等于“美誉度”,在整个象棋界,真正赞成“胡规”的有多少呢?“胡规”实施了一个赛季,除了胡荣华的弟子之外,哪位企业家因为实施了“胡规”赞助或准备赞助象棋呢?可以说,象棋运动员来存在的问题一点也没解决,反而差点引发了象棋界的矛盾。——在2007年全国个人赛前,吕钦曾说如果比赛使用“胡规”就拒绝参赛。

    “胡规”没有找对问题,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引发问题。如此新规,可以休矣。

                                       

三  规则改进的原则和一些设想

    在《关于“胡规”的系列讨论》前两篇文章中我们曾经指出,“胡规”没有找对病因,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象棋运动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很多读者和网友说了,你说得轻巧,那你说应该采用什么样的规则呢?因为我们是一个系列讨论,前两篇着力于“破”,这一篇则是“立”,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到底采用什么样的规则更合适。

    的确,破易立难。我的想法要使得所有人都叫好也许不可能,但是我们可以先统一一下规则所应遵循的原则。首先,任何棋规最重要的就是要尽可能的是参赛双方在各方面能够公平竞争。这种公平并不是简单的相对的公平。什么是相对公平?比如,拳击比赛如果规定第一回合一方选手只能用一只拳头进攻,第二回合另一选手只能用一只拳头进攻。这对于比赛双方来说是相对公平的,但是这种相对公平在整个竞技比赛过程中又是绝对不公平的。“和棋黑胜”的规则因为双方都有执黑的可能看似公平,但是这种公平就是相对公平,绝对的不公平。这一规则使得双方棋手从比赛一开始就在不公平的条件下竞争,而“费厄泼赖”则是竞技运动最起码的要求。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公平的?在象棋比赛中,比赛双方天然的不公平是由于红方先行造成的,要解决这一问题就要抑制红方的先行之利或者弥补黑方后走的损失。在围棋比赛中可以黑方贴目使比赛双方尽可能公平,象棋怎么办呢?我觉得“胡规”的“贴时竞叫”是一个很好的思路,不过应该改为红方贴时,通过减少红方的用时使得先后手在物质力量上更加平等。而红方到底用多少时间,可以用竞叫的办法来决定。通过“胡规”试行一年的情况来看,“竞叫”具有娱乐大众的作用,应该予以保留。

    规则应该遵循的第二个原则应该是允许多种棋风并存,鼓励棋手争胜。在象棋棋手中,有人棋风稳健,先求立于不败之地;有人性喜攻杀,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我觉得,好的棋规应该允许各种棋风并存,而不是逼得鲁肃也变成了猛张飞。在现实生活中也是这样,有的人积极创业勇于冒险,有的人则偏于保守乐于守成。你可以不喜欢后者,但总得给这些人活路啊。

    当然,好的规则还是应该鼓励棋手争胜。这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实现:

    1.积极采用淘汰制。因为必须要分出胜负,棋手无法通过消极求和谋生存,因此淘汰制应该是消灭消极和棋最有效的办法,目前在围棋和国际象棋世界比赛中被广泛采用。除了联赛外,像全国个人赛和其他杯赛等象棋比赛也应该积极引入、多多使用淘汰制,这比“和棋黑胜”更能解决问题,也使得比赛更具观赏性和刺激性。

    2.改革联赛计分方法。因为象甲联赛是循环赛,无法采用淘汰制,因此只能通过改变计分方法来鼓励棋手争胜,减少消极和棋。

    首先改变场分计分方法,由胜一场2分平一场1分改为胜一场3分平一场1分,从而鼓励团队争胜。

    其次实行场分局分相加计算每场比赛总分。在以往的团体赛中,经常出现一队已经有一人获胜,其他三人便赶紧收兵和棋了事,这是因为在团体计分中局分的作用不大。而在国际象棋的奥林匹克团体赛中则不存在这种现象,经常出现4:0这样的比分,因为这项比赛是以局分之和计算成绩的,但是这种计分方法又体现不出团体赛的魅力。我们可以将这两种记分方法相结合,采用场分局分相加计算每场比赛总分。比如甲队如以3:1战胜乙队,则甲队场分得3分,局分得3分,计总分6分;如果甲队4:0战胜乙队,则甲队得场分3分,局分4分,计总分7分,各队最后以总分相加计算总成绩,排定名次。这样既鼓励团体争胜,又鼓励了个人争胜,势必能减少一部分消极和棋。

    当然,任何规则都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我们只有在诸多选择种选择最好的,并不断使之更加完善。但是有两点必须坚持:一是公平的原则,二是不能动摇象棋的根基。

 

四 “胡规”实施的经验和教训

    我们在关于“胡规”的系列讨论前三篇指出了“胡规”的弊端。需要指出的是,任何一项改革,即使失败了也会留下一些经验教训。我们应该好好总结,否则就是白白交了学费。那么,“胡规”的实施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汲取呢?

    从积极的方面来讲,最应该肯定的就是胡荣华先生本人,和他锐意改革、积极探索的精神。正如众多棋友所言,以胡司令的威望、成绩和地位,完全可以急流勇退,坐享棋坛泰斗的荣耀。他没有这样,而是冒着失败的风险,顶着众多人的口诛笔伐,为了象棋改革殚精竭虑,这完全是出于对象棋事业的热爱和无私。尽管“胡规”有重大缺陷,但是胡老先生勇于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尽管我反对“胡规”,但是我并不因“胡规”而减少对胡荣华先生的崇敬。相反,崇敬之情有增无减。

    其次,“胡规”实施过程中“竞叫”的方式值得保留。如今的时代是个娱乐时代,“竞叫”的方式给相对比较乏味的竞赛场面增加了娱乐的味道。就像NBA比赛中的拉拉队,在不影响竞技比赛本身的前提下,尽可能增加比赛的娱乐性是非常值得提倡的。

    那么,我们从“胡规”的实施过程中又有哪些教训可以汲取呢?

    首先,应该健全机制,完善程序。“胡规”从出台到实施,一直备受争议,甚至出现了了身为中国象棋协会技术委员会的吕钦都提出如果全国个人赛使用胡规就拒绝参赛。这不禁使人要问:“胡规”是如何通过并实施的?有没有经过有关人士的调研、讨论?有没有经过相关机构的批准?规则修改到底谁说了算?应该由哪些人、通过什么程序实施?从“胡规”的实施过程来看,我们象棋管理机制是不健全的,程序是不完善的。法律界有句名言“恶之花结不出善之果”,说的就是程序合法的重要性。没有合法的程序,今天推出一个“胡规”,明天就可能出现一个“X规”。变来变去,耽误的是象棋改革发展的大计。

    再者,象棋界需要开放,需要争鸣。“胡规”推出以后,除了吕钦、王斌等少数棋手明确反对外,很多棋手尽管心里反对,但是碍于胡司令的情面,都不敢或者不愿公开表态。这就形成了一种怪现象:棋迷在网上讨论得非常热闹,真正涉身其中的棋手却“失语”了。我曾经就“胡规”的实施试图采访一些棋手,但棋手们都表示,私下聊聊行,但公开表态不行,因为一边是胡司令,一边是吕钦,谁也得罪不起。

    多数棋手的集体“失语”一方面是他们“多虑”了:你反对了胡司令或者吕钦也未必就得罪了他们,他们若是连不同意见都不能包容,还值得大家尊敬吗?更重要的是,管理机构应该给大家创造一个百家争鸣的氛围,给大家发表意见的机会。试想,如果当初有更多的棋手公开站出来反对,甚至中国象棋协会组织所有棋手进行一次无记名投票,也许“胡规”就没有这一个赛季的施行了。

五 找准病症  对症下药

    我们用了四篇文章来探讨“胡规”的得失。之所以用了这么多篇幅,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批判“胡规”、否定“胡规”,而是为了探求影响象棋发展的真正原因,以对症下药。那么,影响象棋发展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我们说象棋运动发展不景气甚至日渐没落,这都有个参照,其参照就是同为棋类运动的围棋和国际象棋,所以我们探究象棋的“病因”,同样也要以这两项棋为参照。在比较之时,我们坚持这样一个观点:三棋各有各的魅力,并无高下之分。只有坚持这一观点,所做的比较才有意义。如果认为象棋高人一筹,那纯属夜郎自大;如果认为象棋先天具有缺陷,非要从棋规甚至棋子、行棋方法等方面加以改造,那还不如废除象棋或者另创新棋种,不在我们探讨之列。

    从三棋的发展来看,上世纪80年代中日围棋擂台赛之前,无论从群众基础、媒体关注度等各方面衡量,象棋的地位可以说是稳居老大。但是在中日擂台赛之后,围棋的地位超过了象棋;在谢军夺得世界冠军之后,国象热在中国兴起,象棋的地位只能退居老三。进入21世纪以后,三棋相继由专业化向职业化转变。在这一转变过程中,由于管理部门重视程度不同、市场开拓效果的差异,象棋与其他两棋之间的差距由越拉越大之势。从象棋的“衰落史”我们不难看出,缺乏国际对抗,是象棋热度下降地位降低的最主要原因,而市场化程度低、经营不善又使得象棋发展雪上加霜。

    找到了象棋衰落的症结所在,就可以对症下药了:首先在国际上培养自己的对手,大力促进象棋的国际化;其次改变经营理念和模式,积极推进象棋的职业化和市场化。

    我以前曾在其它文章中提到,中国象棋工作者应该借鉴日本围棋界上世纪的做法。上世纪80年代以前,只有日本围棋是辉煌的,中韩两国的围棋都很萧条。日本围棋界不断地培养着自己的对手,他们频繁派围棋代表团到中国交流访问,并在日本国内培养中韩两国的围棋才俊。通过不断的交流,终于形成现在中日韩三国围棋争霸的局面的形成。象棋要想辉煌,中国象棋工作者就应该把象棋的海外推广作为重要的、长期的、有计划的工作。比如每年都要把特大们派往各国交流授课,每年都定期邀请海外棋手来中国进行培训,甚至可以规定象甲各参赛队每队必须聘请一名外援等等。一旦国外(特别是日韩等经济发达国家)棋手水平赶了上来,形成了真正的国际对抗,每年国际赛事都有四五项,何愁象棋不受媒体和大众关注?有了媒体和大众关注,再加上无与伦比的群众基础,象棋取得应有的地位那就绝对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当然,象棋的国际化是一项长期艰苦的工作。与之相比,积极推进象棋的职业化和市场化却是迫在眉睫。有人说,象棋不是已经职业化和市场化了吗?不!象棋现在仅仅是披上了职业化和市场化的外衣。要想真正实现职业化和市场化,一是要有市场观念,二是要有职业化的组织机构进行商业化运营。

    象棋的市场观念是什么?象棋工作者首先应该明白,在市场化以后,象棋比赛不是为了比赛而比赛,象棋比赛就成为一种“商品”,需要把它卖出去。市场经济要求销售第一,生产第二,我们每年搞很多比赛,这些比赛作为“商品”卖出去了吗?卖的价钱怎么样?我曾经把许多高水平的象棋赛事也就好比歌唱家们在KTV包房卡拉OK,确实,大师们闷在一间屋里下了好多棋。可是这些棋如果不“卖”出去又有什么意义?这实际上就相当于生产过剩产品积压呀。

    怎样才能将比赛这种商品卖出去?那就需要有商业机构进行商业营销。比如象甲联赛就需要由专门的运营商而不是中国象棋协会直接管理运营。二者什么区别?运营商是商人,想的是如何把商品卖出去,为了盈利他们就要想办法推广象甲,为了推广象甲他们会积极对媒体和赞助商公关;而中国象棋协会(与国家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是管理部门,其工作人员是官员,他们不会去推销,而是习惯等着下面来申办各种比赛,他们别说向别人公关,就是别人请他们吃饭他们都要看看对方级别够不够。这与他们是否敬业以及个人品质无关,而是体制使然。

    当然,职业化、市场化对于三棋甚至对于中国体育来说都是新课题,到底应该怎么办可能也无路可循。正因为如此,对于象棋来说也是一个机遇。也许我们观念新一点,步子快一点,局面就可能有所改观。因此,希望象棋管理者们赶紧理清思路,改革体制,就不要把有限的精力放在改变规则上了。

 

阅读(969)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