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游侠秦歌
  留言
暂无留言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市级水平
职业:房地产
现居:上海
家乡:安徽
    谈古论今天下事, 青衫磊落江湖行。
  分类棋谱
  个人资料

用户:金庸武侠令狐冲
网名积分:2120
实名积分:19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309831
关注粉丝:7
  好友
暂无好友
  正文
弈林闲话:棋帝谢绍刚 2015-9-15 23:52:00 类别:棋人

棋如人生多变幻。
世事如棋局局新。
自出洞来无敌手,
得饶人处且饶人。

棋徒老旱烟:第六袋烟:棋帝 (2010-11-11 07:15:12)

原文:业余棋坛生花妙笔网名叫“小外低脚康胜昔”的作品。
一:

当棋手把棋下到一定水平,对胜负看得自然重了,这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些棋迷生怕别人瞧不起自己的棋艺,便用贬低别人的方式来抬高自己。

我认识一个姓王的棋手,在我市象棋比赛中,成绩多次保持在四到六名之间。

棋赛得多了,差不多和所有棋手都下过棋,再高的棋手他也赢过或和过,所以每当人们谈起某某高手的时候,他便夸胜某高手时的光荣历史,而对输给某棋手的走麦城的往事却只字不提。

今天见着张三,说李四的棋艺差,明天见着李四,说王五的水平低,后天见着王五,说张三不会下棋,总之煤城棋手没有比他棋艺高的。

一来二去,他的话都传到那些对手的耳朵里,于是便有人找到他,提出挂彩下棋来决定谁是谁非。

 

结果经常是他胜了便开始拼命地讽刺挖苦对手,气得对手要揍他;他败了,嘴上却不服输,而且还脸红脖子粗地指着对手鼻尖说:“你赢我算什么能耐,有本事你打省赛,参加国赛,胜大师,当特大去啊!”因为这儿,无论输家还是赢家,都对他又气又厌,好好的棋友就这样变成了棋敌。
      谢绍钢的做法和王恰好相反,刚来茶馆时,任何一个和他下过棋的棋手,无论人前人后,他都夸人家棋艺精湛。

如台吉的张兴宏赢他了,他就说张兴宏是台吉棋王,赢他是意料之中的事;三宝的李显富输他了,他便道李显富是三宝棋王,输棋是不小心走了漏着。

我家住的地方以前有个臭水坑,即使现在已经改造了,但也被人习惯地这么称呼下来。

有一次我们俩下了盘和棋,他逢人便道:“今天我和臭水坑棋王下了盘和棋,真是荣幸啊!”

就这样几乎每个和他下过棋的人,他都根据对手的住处、身体特征等情况封成各路棋王。

因为在过去只有皇帝才有权封王,日久天长棋友们对投之以桃的谢绍钢报之以李,受其封王之恩,而以称帝相报了。

就这样,谢绍刚在人们的言谈中被黄袍加身,成了“棋帝”,以至于现在很多人都忘了他的真名。

 


      在我当初的印象中,棋帝是个很笨的人,他初来茶馆的时候,我已成了“小”字辈棋手中的佼佼者,对他这种混子级棋手根本不屑一顾。

那时候,他还不会下棋,蹩马腿、塞象眼这些小问题,他竟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弄明白,连被我让两先的“四大流氓”都可以让他一马,而且还赢多负少。每当棋品极好、输棋从不上火的棋帝一到茶馆,

这四个人便主动找他下连烟带水的彩棋,用他们的话说“棋帝谢混子如刚出炉的烤地瓜,又面又甜,外焦里嫩,深受广大消费者欢迎”。
      棋帝在茶馆下了半年棋,每月都输去半个月工资,棋艺却没长进多少。

有棋友劝他说:“别的棋手下这么长时间的棋,至少也长一匹马的棋力,而你也就才会走,看来你不是下棋的料,何必白搭时间学这玩艺,试着玩点别的吧,比如打打扑克,搓搓麻将……”

棋帝解释道:“我们厂长爱下棋,我学棋就是为了接近他,和领导搞好关系是一辈子的事呀!”

他在我市机械厂上班,他们的厂长我在一次棋赛中见过,那回比赛他得了亚军。

“老”字辈的老李心眼挺好,对棋帝说:“你这么下棋也不是办法,应该买些基础的棋书读读,某处有个象棋函授班,你应该报名,按我说的去做才会长棋。”

棋帝听完当场就买了一包“大前门”,硬塞进老李的兜里,然后问清报名办法后便兴冲冲地走出了茶馆。

      棋帝再来茶馆已是八个月以后了,此时的棋帝看上去瘦了一圈。

“四大流氓”看到棋帝,就像饥饿的人看见大烧鸡一样,争先恐后地向他挑战,王立新和歪嘴杨四为争到挑战权竟吵了起来。

就在他们争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棋帝突然石破天惊地说:“别吵了,我和你们四人同时下!”

他这话一出口,茶馆里顿时哑然无声,半晌,王立新才开口问道:“你说要和我们四个同时下,咱们玩啥的?”棋帝挺起胸膛大声答道:“玩啥的随你们的便!”

大概王立新也气恼棋帝竟如此藐视自己的棋艺,便赌气说:“咱们玩一条大前门烟的,谁输了不给谁是王八犊子!”

“好,一言为定!”棋帝说完便和“四大流氓”摆好棋子,下起了车轮战。

棋迷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棋子,挤到这边观战。

棋帝这次下的棋和以前判若两人,稳健而凶悍,机警又细腻,同时下的四盘棋中,哪盘都是不到二十着就锁定胜局,结果不到三十着就以绝大优势完胜“四大流氓”。

一向爱才的“老”字辈棋手路德桢惊异地说:“没想到‘小谢’的棋进步如此神速,看来要成为‘老谢’了!”

 

 

 

 三
      据茶馆消息灵通人士石白话小石透露,棋帝就住在离他家不远的独身公寓,自从他参加象棋函授班后,每天都打谱,摆弄棋子到晚上十点以后。

每当有不懂的问题就写在本子上,向函授班任教的几位大师请教,因他问题特别多,生怕大师不给回信解答,便给大师邮了许多钱作为劳务费。

后来他还向单位请了两个月假,特意参加了千里之外的函授班的面授,想尽一切办法和大师们过着,这才有了现在的棋力。
      在老尤家茶馆,只要棋艺高棋品好就能受到人们的认可。

已经成为“小谢”的棋帝挟连胜“四大流氓”的余威,把我们这些“小”字辈棋手统统杀败,终于坐到茶馆最里面的小棋桌上,和“老”字辈中最年轻的蒋瑞平老蒋决战。

此役他若获胜或战平,就会有资格挑战其他“老”字辈棋手,若再能旗鼓相当,按老尤家茶馆不成文的规矩,他将获得茶馆最高荣誉——成为“老”字辈棋手。

那天,他和老蒋下了三盘棋,一胜一负一和平分秋色,使人们更对他刮目相看,另一位“老”字辈棋手老李马上和他相约明天开战,出人意料的是棋帝竟失约了,而且从此以后竟很长时间没来茶馆。


      第二年开春,当他再次出现在棋迷们面前时,

人们差点认不出他了:原本微胖的身材如今已形如枯槁,眼眶深陷下去,目光黯淡无神,似乎大病初愈的样子,这次当他和“老”字辈棋手下棋时,尽管棋着仍像从前那样精彩,

斗得旗鼓相当,但总在关键时走出一两步不明显的软手,结果被那些高手抓住机会,步步蚕食,一盘未和,这样“老”字辈的称号与他无缘了。

在和“小”字辈棋手对弈中,从盘面上看也显得势均力敌,难解难分,中残局时,他看似不经意地走出一两手随手棋而致败,这样本来已得到“小”字辈封号,准备向“老”字辈冲击的棋帝,再次沦落为“棋帝谢混子”,

 

只能和“混”字辈棋手下棋了。和“混”子们下棋,居然也是或平或输,动不动就走出几个大勺子。用歪嘴杨四的话说“谢混子经过多年艰苦奋斗,终于修炼成为茶馆棋艺至低无上的棋帝”。

更令人不解的是,每当他的棋占优的时候,他都愁云满面,而一旦盘面出现劣势,他却面带喜色。每当有人问他,棋为什么变得和以前不同时,他便支吾着说:“去年得了场病,学的棋着都忘了。”
      后来,由于老尤家茶馆停业,我也忙着娶妻生子,十来年没见过他,

直到2000年,因单位破产已下岗的棋帝,在我市五一节举办的象棋大赛中,以十一战十一胜的绝对优势,一举击败经他册封的各路棋王,成为小城名符其实的“棋坛皇帝”,

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就在人们欲对他的棋艺探究原因时,他却在赛后第二天离开了北票,

去沿海城市卖烤鹅了。后来有棋友说,在国内有泰山北斗之称的两位特大,

在和这个沿海城市的棋迷一对多人的车轮战表演赛中,先后输给了一个卖烤鹅的人,震惊了整个棋坛,

那人操的还是北票口音。听到这个消息,老路肯定地说:“这个人就是棋帝老谢。

 四
      今年春天,我出差到了这个沿海城市,正巧遇上棋帝,我们是老乡加棋友,当然一喝就一宿。

那天,我们俩一人造了一瓶六十度的二锅头,酒桌上我问他:“是不是你胜了两位特大?”

 

他笑着点了点头后,向我讲述了他下棋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棋帝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机械厂前,父母嘱咐他要努力工作,和领导搞好关系,将来当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

 

几年过去了,尽管他努力工作,可还只是个技术员,而和他一起入厂的杨建华,因为棋艺高超,经常向嗜棋如命的厂长“请教”,如今已当了设备室主任。

为了步其后尘,从不摸棋的棋帝才到茶馆学会了象棋。几个月后,他找厂长下棋,数着一过,厂长便哈哈大笑道:“小谢啊,跟你下棋没意思,好好练几年再找我吧!”

为了让厂长感觉和他下棋有意思,棋帝想尽一切办法,终于使自己的棋艺提高了,那次在茶馆战平老蒋后,感觉有了底,于是再次坐到厂长对面连杀了三盘棋,把厂长杀得落花流水。

第四盘时,正杀得兴起的棋帝无意中抬起头,看见厂长脸上面带笑容,可那笑容却掩饰不住沮丧。

 

棋帝从棋书上读到过,有的高手输棋时会“含笑推枰”,不由心中一动,故意连走几手劣着,不料厂长摔棋而起道:“小子,你也太狂,太傲了吧!我棋差不假,可用你让吗?”说完摔门而去……


      棋帝此后一连几天头昏脑胀,苦思后终于想出了应付厂长的妙着。

于是花费了比当初学棋三倍的功夫,苦苦钻研棋艺,学习让棋的技巧。

要知道输棋不难,难的是不露痕迹地输给对方,这要有强大的实力,不仅要审时度势,随机应变,还要留有余地,不温不火,否则绝不能准确地控制局面。
      钻研一段棋艺后,再回到老尤家茶馆时,他养成了习惯,无论和什么级别的棋手下起棋来,

非要与对手斗得旗鼓相当,难解难分不可,最终或输或和,绝对不赢。他把每个对手都假想成厂长,因此当他望着对手获胜后的喜悦神情,心中便会感到极大的欣慰。


      虽然他让棋水平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多次找厂长请求再下一盘,好让厂长挽回面子,以后对自己有个好印象,可厂长总推托有事而对他退避三舍。

此时他已近不惑之年,而和他同期入厂的几个人,虽不会下棋,但也被岁月熬成了各部门的栋梁,他仍然是个技术员。

后来厂子破产,他下岗了,当发现自己“努力工作,想办法和领导搞好关系,将来弄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的梦想彻底破灭时,竟不可理喻地感到无比轻松。
      下岗不久,远在这个沿海城市的父亲让他马上回来经营烤鹅店,临行前,忽听到北票市的棋赛消息,他心中忽然一动,便把行期推迟了,像正常人一样下了回正常棋。

当站在领奖台上时,他似乎头一次发现,下棋原来是件快乐的事!

一个月后,在这个沿海城市的那次著名的比赛中,他战胜了两位特大,成了热门人物,报社、电台纷纷前来采访,许多棋迷前来看他,顺便买几只烤鹅,品尝后觉得非常好吃,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他的生意竟空前红火,几年时间,挣的钱比上班的所有工资加起来还多……
      “你能胜两位特大,说明棋艺不低,应努力做专业棋手!”

听了他的叙述后我建议。他把杯中酒倒满,摇摇头道:“这两位特大的棋艺我研究过,若一对一的下,我连和棋的希望都没有。”

他顿了顿又说:“这些年经历的事,让我感到自己有时是一枚棋子,让命运摆来摆去,有时又像一个棋手,对世间复杂的盘面,何去何从,一片茫然。我下棋时是在下棋,不下棋时也是在下棋,何必去当专业棋手?

在如棋的世事中,我们哪个人难道不是专业棋手吗?”
      杯中的酒被他一饮而尽,天 ,已经亮了。

 

 

 

阅读(1326) | 评论(1)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101.231.35.182:
写得好!写了我们象棋人的悲苦人生!继续写下去!赞一个!
2015-9-16 13:38:00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