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zznpxyy
  个人资料

用户:zznpxyy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24820
关注粉丝:0
  好友
暂无好友
  正文
有些愤恨 2015-12-14 11:44:00 类别:杂谈

  “你知道人死了事最悲伤么?”    “是再也不能相见。”    《七音符》    就像我再也见不到奶奶。    去年五月,奶奶离开了我。那时万物新生,繁花正开。我和表姐连夜赶回家,大伯匆匆迎上两步,满眼血丝地说:“姐妹俩怎么不早些回来?”就这十几分钟的间隙,我和奶奶便阴阳两隔。人来人往,格外嘈杂。爷爷靠坐在空地的长椅上哭的双眼无神,姐姐径直走去蹲下握住他的手,无泪也无言。我回到自己在家时的卧室,空无一人。常年在外的母亲尽进来拍怕我的肩,哽咽着说:快去看看你奶奶吧!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平静,甚至一度怀疑我的良知。然而,当我看见她瘦骨嶙峋的身躯静静躺在床上时,一切就像很遥远。姑姑伯父门围坐在床边,有人嘤嘤哭泣,更多的,是沉默。我就那样静静地站着,或是流了一些泪。我想摸摸她苍白的脸,告诉她我和姐姐都回来了,她一直念叨的我们回来了,然而就好像前面是无法跨越的人群,一切都成为了不可能。    我出去了,又进来。    人们将她抬至堂屋,麻纸盖在她的脸上,我和姐姐握住她的手时,才泪如雨下,以至决堤。因为一切,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真实。  直到他们把她抬进棺木,直到千里之外归来的她的小女儿后悔数前天的离开,知道我撒着纸钱随着队伍一路走去那清冷的山上,最后他们让她回归了尘土。    几天几夜的雨。    生活像是渐渐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不过氛围变得有些不同。一大家人聚在一起,时不时满面笑容讲起奶奶的往事,一起看从前拍的视频哈哈大笑,然后沉默,泪流满面。    我从一屋踱到另一屋,什么都没有变,但生活再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我知道看电视时不会再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星儿,吃饭咯!”不会再有那熟悉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然后门吱呀一声开了,瘦弱的奶奶穿着厚厚的棉衣围着自己做的大大黑色的围裙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我也来看一会电视,结果几分钟后就睡着了;她再不会在我从他乡回家时准备好美味的腊肉,返校时一个劲儿的忘我包里塞水果和牛奶再也不会了。    有时回过头看到山上她的坟茔,我的心就无比酸楚。我该去那坐着陪着她,一个人多孤单啊!晚上还风雨交加,她该有多冷?然而有些事也就只能想想罢了。我昨晚梦见她,她像个孩子那样笑着对我说:睡觉觉。有时她又无比愤怒,现实中是不会这样的。我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这种感受。直到清晨醒来,内心就像塞了满满的棉花,呼吸都很难过。    现在回想起爷爷悲痛到无力的样子,姑姑伯父们一时对他也没有多好的脸色。一个人年轻时所犯下的罪过到现在更难让人释怀,我总想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一个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心中总是会愧疚的,这种心情时常困扰着他,也是一种揪心的惩罚吧。话虽这么说,大家对爷爷却是不错的,只不过提及此事,内心深处总是不能原谅。    奶奶平生是困苦的,却很少抱怨,只把自己错弱的身子承担其家庭的责任来。爷爷年轻时是个会计,虽然双方家中由于革命清扫均家贫如洗,但生活照理也应不错,何况一个男人那时更应是家里的顶梁柱,奈何让奶奶如此艰辛?起初的两个女儿高烧不止,去了。后来育有三儿三女。老大老二皆是女儿,爷爷便没有好脸色,几乎不理家中生活。直至三个儿子出生,他更是把大儿子视作掌中宝,常常带去下馆子。兄弟姐妹们忿忿不平,努力读书,念及奶奶的辛苦,便常帮忙料理家中的事物,甚是懂事。姐妹们带着几个红薯抑或萝卜徒步几小时去上学,后来家中几个小体谅家中艰难,硬是退学了。抚养孩子们漫长的岁月里,爷爷带着宝贝般的大儿子处处游玩上酒桌,与此同时奶奶却用瘦弱的肩膀承担起家庭重任,起早贪黑挣工分,甚至于来了月事也要背着沙子抱着孩子涉水过河;为大女儿学医苦寻老师;二女儿眼睛不好,她就背着她沿着铁路线来回走了六七小时,不得治而后日日悔恨揪心。    生活就是这样,在别人眼中多么平淡的岁月是一个柔弱的女人艰辛的历史,苦痛浸润了她的青春年华,但她坚挺不屈,走了过来。她是中国母亲最卓越的代表,她一生勤劳,处处与人为善,用最真诚的心对待所有人,用最勤劳的双手谱写了生命。但她却没有享受过多少好日子,从青春少女到古稀老人,她都为了儿孙的将来费心操劳着。奶奶永远想着尽可能地减少孩子们的负担,烈日炎炎,刮风下雨,辛勤耕耘土地,种些菜赚取微薄的收入,以至于,以至于连寿衣也是自己买下的。    累得一身是病,常常痛到整夜无眠。    作为一个男人,爷爷没有承担起他的责任以至于女儿们心中有些愤恨,而大儿子怎么样呢?怕是他都不敢妄下定论吧。    有些事多说无益。    我们常讲,人在做,天在看。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然而生活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多少居心叵测的人时刻算计别人而活的潇洒自在,另一些质朴纯良的人却永远生活在困苦之中,难道不是么?我想说,人活着,要本着良心的存在,做一个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别人的人,也不枉走过这一生。    听他们说,奶奶走的前几天说真是不想再活。连带爷爷在那艰难的几日里都很少到床前慰问照顾,大概她也绝望了,回首一生发现生活是如此的不堪让人难过,一辈子的无悔付出换来的却是这般结果。我不知道奶奶是不是真这样想,但更怕如此。    生命短暂又漫长,不变的是脆弱。从孩提时代起,我们就怀着各种希望行走在世间,直到长大,直到成家,直到渐渐老去。弱冠、而立、不惑、耳顺、花甲、古稀,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期望,坚守着一样或不一样的信仰。    生命总要给人一种期待,才能支撑脆弱的灵魂能够继续走下去。    初冬时节,万物凋零,北方的风冷而干涩,间或有点小雨,总给人一种不愿出屋的感觉,是惧怕那样的寒冷。这个时节又不免惹人伤怀,怀念故人。我不知道奶奶在故乡的山中怎么样,儿孙们天各一方,她是不是也会感到孤单和寒冷?    有的人走了,但永远活在后人的心中。    我将一生牵念,我们曾共同拥有的幸福岁月。        仅以此文献给已故的崇高的奶奶  

  【责任编辑:雨祺】

  牛皮癣怎么治疗jbk.thmz.com/npxzmzl/

  开封牛皮癣医院jbk.thmz.com/kfnpx/

  周口牛皮癣医院jbk.thmz.com/zknpx/


阅读(622)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前一篇 倚在墙脚
后一篇 天上的风雨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