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zznpxyy
  个人资料

用户:zznpxyy
网名积分:150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15726
关注粉丝:0
  好友
暂无好友
  博文
伤心的记忆 2015-12-17 11:38:00 类别:杂谈

  家    关于家的概念算起来我已经思考快一年了,也不是无的放矢,原因很简单,因为失去,所以思考。我们对于家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比如时常都说今天我不回家,明天要不你来我家吧,等等。家的必备条件似乎就是一栋房子,一栋自己拥有的房子。是的,有一个可以避雨遮风的地方就应该是一个家了,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住所。这所房子,可以是别墅,可以是商品房,可以是一般的房子,也可以是瓦房,草房,甚至一个岩洞都可以算做一个住所意义上的家。一年之前,就想写写关于家的思考,可是一直没有成行,为的是今年寒假再次回家,不,也许应该是回去,家这个概念已被我们用得太频繁了,我不得已加以区分。回去干什么呢?自然是重新感受一下那已不再的家,虽说房子还在。    走到曾经的家门口,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知道这个地方我曾经待了十几年,最近的分别也只是半年不到而已。可是又是一种陌生的感觉,曾经阶前的密草也许随着主人的离去而消逝了,按理说这是不应该的,没有人应该是杂草丛生啊,怎么还光秃秃的呢,可能他们也是有情的吧,主人已经归于黄土,他们又何必再度眷念呢,留下的无非是感伤的记忆而已。顺着梯子上去,这几级石梯并不高,应该是外公好几十

值不值得 2015-12-17 11:35:00 类别:杂谈

  人的一生中难免不纠葛、失落、孤独、迷茫,甚至惆怅。悲喜夹杂的人生,我们遗失了太多的美好,又有无数次的机缘错落。时光匆匆地走过,情缘深几许?聚散离别两依依。

  落叶飘零的季节,被风尘卷起的些许往事,如一湖静水,一经触及,便泛起无数微澜,在内心跌宕。一直认为,生命的行程中,总会有一扇心门是虚掩着的,门里门外也徘徊着一份值得在意的情感。或许,是心中那些不愿舍弃的渴求,在岁月中释放着一种浅淡的忧伤,抑或,在风起花落的日子里,凝聚成一份牵挂,并深深浅浅的融合进光阴里,感受事过境迁的悲凉。也许,生命就是一种无怨无悔的承载,总有一种情怀如酒,在流芳的岁月里释放着隽永的醇香。

  行走在空旷的郊外,一个人的世界,一颗纯净的心,却也如此闲暇。空旷的天际,看鸟儿飞过,看野花盛开,一株翠草的葱绿都会让心轻松。山青青,浮云漫过山头,水幽幽,平静安逸。亭前芊芊细柳,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一股暖流穿透血液,一种莫名的小幸福不经意间涌进心底。远处,一条小路蜿蜒绵长通向远方,此刻,于光阴的一角,独自行走,并没有季节的薄凉,也没有岁月的沧桑,只有一颗心的陪伴,将幸福拉

无端之事 2015-12-16 12:07:00 类别:杂谈

  得失心中放,心态要正常,清风明月永相陪,花红柳绿永相随,生活,是点点滴滴加琐碎,生活,是磕磕碰碰才平安,人生,是悲悲喜喜的苦和甜,人生,是坎坎坷坷前行路,人的一生,成就了别人,坚强了自己,活着,都是为了追求幸福,累,是想日子过的轻松,无累哪来财富,痛,是想日子过得开心,无痛何来美好,岁月,以它流转的速度,更替着季节,季节,以它飘逸的姿态,轻盈着过往,人生,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我们只能一路向前,要懂得,随遇而安,遇事而淡,若支撑不住了,就为自己谱一首心曲,唱给坚强的自己,人生的路,深一脚,浅一脚,悲伤在路上,希望也在路上,疲惫是在路上,欢喜也在路上,没有谁的一生,一帆风顺,一路高昂,总有一些困难,一些痛苦,需要我们去经受,去承担,这就是人生。

  人生如河,苦是转弯,人生如叶,苦是漂泊,人生如戏,苦是相遇,思量和抉择,得到和失去,要拿得起,要放得下,平和的心态,平淡的活法,才是让心情走向绿洲的法宝,人生如戏,但戏不是人生,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每天在不同的心态下演绎,但是,不论你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都不是只有欢喜,钟表时时走,但时光不会倒流,日子天天过,但生活不会

物质的美好 2015-12-16 12:06:00 类别:杂谈

  人生一个梦,生活靠颗心,只要心态不老,只要信念不消,不管多远的路,都会有尽头;不论多深的痛,也会有结束。选择其实很简单,往自己心里感到踏实的地方走,静下心听自己的心声。

  用一颗美好之心,看世界风景;用一颗快乐之心,对生活琐碎;用一颗感恩之心,感谢经历给我们的成长;用一颗宽阔之心,包容人事对我们的伤害;用一颗平常之心,看人生得失成败。

  忙碌里,谁都有难处,现实中,谁都有苦楚,人生,总有太多的纠结,让我们无助;总有太多的奈何,让我们无可。所以,有些事,可以认真,但不要较真,心若轻松,路才顺当。有些事想不通,就不去想;有些人猜不透,就不去猜;有些理悟不透,就不去悟;有些路走不通,就不去走。生活就是一部百科全书,包罗万象,人生,由人不由天,幸福,由心不由境。活着的核心是健康快乐,健康是身和心的叠加,心健才能身健,身健必须心健。

  路在脚下,是距离;路在心中,是追求。有追求,就会有坎坷;有希望,就会有失望;风有风的方向,云有云的心情,别奢望人人都懂你,别要求事事都如意。平常一颗心,淡然一些事。与人相处,真诚一点;与人误解,宽容一点。。把尘事

不懂得分享 2015-12-16 12:04:00 类别:杂谈

  一撇一捺撑起“人”

  最深刻的道理,往往蕴含在最简单的形式当中,就像“人”字,一撇一捺而已。然而,世界上很多复杂的事情,其实是人搞出来的。

  来到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简直是个偶然,我们所能做的,也必须去做的就是把握好自己的人生。可是,人是最高级的群居动物,一个人的能力只有表现出来,才能得到大众的客观评价,一个人的价值也只有在大众眼里才能得到体现。对于人来说,他人就是镜子,也是尺子,还是天平……

  不能一叶障目,更不能一手遮天。没有哪一个人可以独立地完成任何事情,那些口里常说:“没有你地球照样转”的人多是狂妄之徒。他应该知道,没有谁,地球都照样转,这是永恒的规律。不同的是,人不能主宰一切,也不能改变一切。没有你、我、他,该发生的事情照样会发生,但我们没有你们和他们,恐怕工作就无法开展,事业无法推动,社会也无法发展,人类又谈何文明进步!

  我总觉得我们中国的文字,充满着太多的奥秘。很多道理,其实从文字本身就可以悟出来的,就像“人”字,一撇一捺,你说它像什么?是否像我们的两条腿?是否暗示着我们:要活得像个人样,就得大胆

恋人的思念 2015-12-16 12:04:00 类别:杂谈

  文/野旋花    我的老家在山的里面,那里住着年迈的母亲,母亲要守着老房子,和房子后那一大片竹林,说是老辈留下来的,要为我们守着。    当母亲还硬朗的时候,我们都觉得理所当然。后来母亲年迈了,还是不肯离开家,说住了几十年,一草一木都有感情了,舍不得走。我们都有工作,只有周六或有事的时候才能回去,那时就想给大山里的母亲买一部手机,可是山高林密没有信号。    一天寨子里的老周叔进城特意到我们家,说寨子对面的山顶上安了基站,还把在外打工的儿子给买的手机拿给我们看。手机不是很漂亮,很笨拙的那种,没有摄像头,但是周叔拿着像宝贝一样。我知道老周叔的意思,赶紧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他输进去,还教他怎么把名字按出来。现在,在家的门口就可以和千里之外的儿子说话,和想念的亲人们说话,这是在大山里住了一辈子,连车都没有坐过几次的老周叔没有想到的。    后来,我们也给母亲买了一部,母亲的喜悦也和老周叔一样。没事的夜晚,在城里灯火辉煌的休闲广场,在家的静谧中,想母亲了,就给她打去电话,我想象得到,当电话铃声在寂静的山村,清脆地响起时,母亲溢满阳光的脸。而我,无论走到哪里,看到那高高的基塔,都有一种来自

感情的创伤 2015-12-16 12:02:00 类别:杂谈

  孩子,你就在这一天出生了,你哭得很大声,你不断地挣扎,因为你知道,这个世界你将接受很大的挑战,你要勇敢地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这一点不容易,你很恐惧,但是你的表情只有一个,就是哭,你很单纯,因为你只是一个孩子。你的手紧紧地握着,只握着属于你的似水容颜。孩子,你终于长大了一点,你学会了笑,还流着口水的笑,但你依然会时常的哭泣。这时你的表情只有两个,哭和笑。你的眼睛,纯澈无忧,你是那样的清纯。

  孩子,你开始慢慢地张开了你的双手,你要抓住一切那些原本都不属于你的东西,然后变成是自己的。每当这个时候,大人们会把东西,从你的手上夺回,告诉你这些不是你的,你不可以这样。这时你也会哭得天翻地覆,你只知道,要与不要,并不是可以与不可以。孩子,你已经可以摇摇晃晃地走路了,你总希望走得很远很远,可是,没有人带着你,你会走丢的。因你很单纯,什么也不懂。在你的脸上,有了一种很傻很天真的素颜。

  孩子,你背着小书包去上学了。你很高兴,蹦蹦跳跳地去上学堂。那些孩子,都跟你一样,吵吵闹闹的,你会跟同学们吵架,你会跟同学们打架,你争强好胜。老师在黑板上教导着,我们要团结友助,不能

天上的风雨 2015-12-14 11:45:00 类别:杂谈

  生长的十四个年头,最让我难以言喻的就是家人对我爱。那爱,浓浓的深深的却也没得半点理由记得我十岁一个夏天的晚上,妈妈像往常拿着巧克力哄着我练习硬笔书法,而我早已抵不住这糖衣炮弹的百般诱惑,眼里哪有什么硬笔书法,全是巧克力在眼前招摇,恍然之间忘了横竖,纸上笔迹潇洒、龙飞凤舞。哪知妈妈见得之后怒发冲冠,那眼神几乎能吞我于腹中,之后,铁尺子便落在脸上,不折不扣的痛啊。

  妈妈心高,为我写得一手好字是煞费苦心啊,倘若稍有不尽之处,即便“就地正法”唉,妈妈她总是这样爱我心比天高,命如纸薄”啊。

  可万万没有料到妈妈手起尺落,那薄薄的脸皮上竟留下一枚血迹。哇哈哈哈,正所谓此时不哭更待何时,那眼泪便是自己的杀手锏!也罢,正是时候,边哭边暗自打量,看她哄不哄我不料妈妈非但不哄,却说:哭啥哭!男孩子家的

  大水尽演独木桥,巧克力幻想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哇已然调高分贝,震天的哭声唤来姥姥。这可不得了妈妈的妈妈,哈哈哈哈,后果不堪设想啊。果不其然,姥姥大声呵斥道:有话就好好对孩子说,干嘛要动手啊!看,孩子脸都出血了姥姥的出手搭救很是受用,边说

有些愤恨 2015-12-14 11:44:00 类别:杂谈

  “你知道人死了事最悲伤么?”    “是再也不能相见。”    《七音符》    就像我再也见不到奶奶。    去年五月,奶奶离开了我。那时万物新生,繁花正开。我和表姐连夜赶回家,大伯匆匆迎上两步,满眼血丝地说:“姐妹俩怎么不早些回来?”就这十几分钟的间隙,我和奶奶便阴阳两隔。人来人往,格外嘈杂。爷爷靠坐在空地的长椅上哭的双眼无神,姐姐径直走去蹲下握住他的手,无泪也无言。我回到自己在家时的卧室,空无一人。常年在外的母亲尽进来拍怕我的肩,哽咽着说:快去看看你奶奶吧!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平静,甚至一度怀疑我的良知。然而,当我看见她瘦骨嶙峋的身躯静静躺在床上时,一切就像很遥远。姑姑伯父门围坐在床边,有人嘤嘤哭泣,更多的,是沉默。我就那样静静地站着,或是流了一些泪。我想摸摸她苍白的脸,告诉她我和姐姐都回来了,她一直念叨的我们回来了,然而就好像前面是无法跨越的人群,一切都成为了不可能。    我出去了,又进来。    人们将她抬至堂屋,麻纸盖在她的脸上,我和姐姐握住她的手时,才泪如雨下,以至决堤。因为一切,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真实。  直到他们把她抬进棺木,直到千里之外归来的她

倚在墙脚 2015-12-14 11:42:00 类别:杂谈

  将过去的岁月,酸的、甜的、苦的、辣的,调成一副颜料,用它谱你人生的七色彩虹。

  题记

  轻推轩窗,蒙昧的月光缓缓倾洒。点点雨迹,斑驳了模样;思绪飘零,润泽了心房。

  远处,一个身影渐行渐远,恋恋不舍。熟悉的声音依旧徘徊耳旁,不肯逝去......我紧紧跟随,穿越千年的画廊,伴着那乡音,只为寻求曾经的万卷柔肠。

  远离了城市的阴暗与喧哗,小心抖落一生的尘埃,踏入久违的故乡。此时近黄昏,灯火阑珊。蛙声一片,蝉声绵绵。树与树相互依衬着,像一块黑色的幕布,紧紧的包裹池塘。幽暗、神秘。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将金灿灿的月光毫不吝啬的泼洒在故乡的池塘上。掬起一缕月光,泛起丝丝涟漪。恬静、唯美。月明星稀,残辉,照亮了一壁残垣。灰暗的灯光下,一位六旬老人,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哄怀里的婴儿睡觉。不一会儿,两人都进入了梦乡。我轻轻地、静静地 朝她们走去。转眼间,自己又被那熟悉的乡音带入画廊,想回去,却找不到方向。只好任思绪盈盈飘散。

  伴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又将我打入令一个时空。这里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熟悉的瓦片一块接着一块,露珠附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中国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