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忌一子调动次数太多:在开局阶段约十个回合内,双方各调动攻、守子,一般总在六、七个以上,才能把阵形部署得较为稳定。如果彼此调动攻、守子的数目相差较远,虽然彼此所走的着数相等,可是调动棋子个数特别少的一方,它的部署就显出不及多的一方为匀称和妥善。在走子步数多,而调动子数特别少的一方,必然是因为某一个棋子活动得太频繁,减少了其他棋子的调动机会,而让对方多动了子数。王著《梅花谱》的屏风马破当头炮一局的开局法:在十一个回合当中,黑方只调动双炮、一马、一车、一卒五个攻子,而一车竟走了七次之多。红方则调动双马、一车、两兵、一炮、一相七个攻守子,只有一兵走了两次,一马走了三次,结果红方便为中局厮杀(第十二回合后)奠定了胜利的基础。黑方失败的主因,就是在于在阵形向未部署妥善以前,便仓卒发动攻势,不惜让自己主力的车疲劳地走动达七次之多,而失掉了右翼子力的调动机会,以致造成弱点,使红马并改有遇到障碍,便从右翼乘虚而入,做成卧槽照、挂角照的攻势

 (2)忌炮轻发,马躁进,车迟开:“远炮勿虚发”和“势成方动炮”这两句古代棋诀,是说明在布局未稳时,炮不宜妄动,妄动易使子力涣散。这是由于炮的行动迅速、机动性较强,能够隔子打子,遥制作用较大,而防护障地也就最得力。如果开局时便移炮过河,冲入敌阵,这对于它的遥制和防护作用,显然会降低不少。一动炮便打掉对方的马,或把卒底炮一下子打掉对方的兵,这都属于轻举妄动的走着。

马因有受蹩脚的限制,如不辅以车、炮而即跃进敌阵,往往就会遭受对方的禁制。它虽具有面形的控制力量,但只限于中距离范围,并且行动迟援,机动性不强,容易为具有直线形、远距离控制力量的车、炮所扼制。因此,在未能和车、炮取得互相呼应、互相联系之前,独马躁进,是开局的大忌。

    车是速度最快、威力最大、控制范围最广的一个兵种,利于防守,也利于狙击。它在其他兵种的配合下,战斗力量更为强大,其他兵种得到它的辅助和配合,也更能发挥它的积极作用。要是部署各子而忽略车的及早调动,这就会影响到战斗力及的失常。

  (3)忌布子壅塞一方:布子要迅速排除障碍,让各子能处在活动自如的位置,乃是动员措施中的重点,如果三四个以上的攻子都集结一方,虽然另有其战略作用,但往往会做成子力壅塞、活动欠灵的现象。过宫炮和过宫敛炮的布局,都有这一缺点。要知道布子壅塞在一方,必须多费一些步数,才能把子路疏通,这就等子自己缚住自己的手足,增加了活动的压力,而且使其他方面出现弱点、反替对方扫除了障碍,给予进击的机会。

  当然,我们并不反对在一方集结子力来采取攻势,所反对的,只是子力壅塞在一方的现象,或者因此而忽略了他方的防御部署。匀称地调配各子,也并不是要要把各个攻子相等地分布子左、右两方,不要有所偏颇,而是指要升对对方子力动员的情况,在左、中、右三方面匀称地部署子力。譬如以当头炮从中路取攻势,一面调动三个攻子,准备分别牵制其左右翼,另一面调动两个攻子留守右方。这就是一般匀称地布子的原则。又譬如对方调集四个攻子于右方,有向我左翼威胁的动向,针对这一情况,部署子力就有两种措施:①调动一个攻子到左翼结合原有的子力,准备和对方在这一方面展开厮杀;②布置两个至三个攻子留守左翼,而集结三个至四个攻子在右翼,准备向对方防御薄弱的左翼展开对攻,这就完全符合匀称地调配子力的原则。